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2018-03-12 10:13阅读:
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中国农村正处于再次发生伟大变革的前夜,而其第一步,就是宅基地的国有化。
撰文 | 任大刚
中国大陆的交通越来越便利化,不管出于旅游探亲,还是短暂居住,呼吸新鲜空气,吃一点可口饭菜,人们来往于城乡之间将会越来越多。加之工作时间越来越碎片化,这种进程恐怕会加速度展开。
但是去往农村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是,汽车开到村口或山口,再进一步,你遇到的兴许是房倒屋塌,庭院荒芜,根本留不住人。一干人等都在呼吁乡村振兴,呼吁“乡贤”降临。
但恕我直言,在农村人口仍将不断往城镇迁徙的潮流中,这些呼吁都是徒托空言。
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2017年我国主要城市人口增量
乡村要振兴,“乡贤”要降临,需要很多前置条件,诸如便利的交通、通讯、水电气,高水平的教育、医疗等等,总之,不能与城市生活有太大落差,不能让人过“忆苦思甜”的生活。

但这些仍只是表面,更深层次的核心难点是住房权利。
中国大陆的土地性质只有国有和集体两种——城市是国有的,农村是集体的;农村土地要上市交易,需要城市政府办一道国有化的手续,这块土地才能被外地的公司企业或个人合法取得,在这个过程中,城市政府获得不菲的收入,这就是土地财政。
而农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不管是村民的民宅,还是村集体开发的“小产权房”,都没有卖给外村人的的合法资格,只能在村内交易,实际上就是不准买卖。
而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产品不能交易就没有价格,也就不值钱或“无价之宝”。一路之隔,建在国有土地上的商品房可以卖到1平方米1万元,而路对面的小产权房完全可能1平方米不到2000元,甚至还可能陷入法律纠纷。
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多达数倍的利益之差,我想根本原因在于:
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决定了土地公有制的性质。但是由于国土广大,农村土地的用途太过于复杂——既要用于生产粮食蔬菜肉蛋禽,又要用于居住休闲,还有水土保持生态涵养……因此,全面“国有化”农村土地,事实上无法推行,更不利于土地效益最大化,而必须因地制宜,把土地交给“村”为单位的集体,灵活经营管理,发挥最大效益。
从历史的教训看,中国的每一次大规模社会动荡的前奏,总能看到“土地兼并”的魔影,因此,“耕者有其田”,人人有饭吃,也就成了一代又一代革命者总结的教训,而目前这种土地由“村”集体掌握,毋宁说是这种教训的逻辑衍生品。
就现实而言,保证有足够数量的土地不被城市化浪潮占领,守住“耕地红线”以确保“粮食安全”,避免关键时刻被他国卡住脖子,也是为政者的长远担忧使然。
基于执政理念、历史教训和现实考量,尤其是后两者,决定了农村土地的功能是解决全体人民的吃饭问题,吃饭不仅事涉营养,它在历史上,几乎就是最大的政治。因此说同样一块土地上的房子,价格相差数倍从而有所不满,那显然是政治站位不高的表现。
但随着工业化进入后半段,中国已经从城镇化率不到20%,一跃成为城市化率将近60%的经济体,且仍在快速增长,已经从一个农耕社会,急速向后工业社会迈进。今天的土地所有权分布状况,怎样决定或影响国家命运和社会稳定,一定与传统农耕社会大不一样。
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中国城镇化率及城镇人口数量变化
毋庸讳言,防止“土地兼并”,实行“耕者有其田”,既是一种对农耕社会千年理想的承认,也是保卫革命果实,同时也保证失业农民回乡之后有地可种,不至走上极端道路。因此,现阶段实行耕地集体所有,是对历史和现实的尊重,是“平均地权”这一革命理想的新形态。
但就粮食生产而言,今天的另一个现实情况是,中国大部分农耕地区,种地的都是中老年农民,身强力壮的都外出打工了,保证粮食安全的内涵,就不再是想方设法把农民束缚在土地上,而是变为守护“耕地红线”,借助机械化和其他现代农业技术实现粮食安全。
因此,只要有耕地,而且农业人口人人有耕地,一可以保证国家安全,二可以保证社会安全。也因此,要守住的,是“耕地红线”,而不是“宅基地红线”。
而在过去的土地性质划分上,将宅基地和耕地这两类性质很不一样土地混为一谈,笼统地称为“农村集体土地”。
实际上,宅基地和耕地两者占有情况和使用性质千差万别:一者在过去很长时间很少变动地界,一者经常变动地界;一者事实上拥有相对的永久使用权,一者使用权时限最长也就30年;一者占全部土地的极少数,一者占全部土地的多数;一者用于生活,一者用于生产。
因此可以说,宅基地既不承担“耕者有其田”的革命道义,也不承担“耕地红线”的现实需求。
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在土地确权后,农村家庭拥有的土地,何者为宅基地,何者为耕地,已经相当明确。借助现代科技,相关数据的掌握和及时变更,更不是古代登记土地变更记录的“鱼鳞册”所能望其项背。
由于宅基地和耕地已有明确划分,宅基地事实上已经可以从笼统的“农村土地”中游离出来,具备了上市流通的可能,而障碍只在于土地性质——集体所有。
其实宅基地具有的独特性以及经过确权,其集体所有性质已经没有多少实质性内容。变更宅基地的土地性质便于其上市交易,应是题中应有之义。
那么,土地确权之后,宅基地应该变更为何种性质的土地?我认为,在宪法范围内,应该自动变更为国有土地,实现城乡土地同权目的。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农村宅基地可以上市流通后,将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局面:
其一,毋庸置疑,农村居民的房产必定获得极大的增值机会,农民将第一次获得城市化的巨大红利。
其二,城市资本将有序下乡,不仅为农村发展带来资本和就业机会,而且更为先进的居住理念,更为文明的现代人文理念,房屋和公共设施的建筑风格必将逐渐在农村发芽开花,衰败的农村,完全可能重新焕发生机。
衰败的农村重获生机第一步:宅基地国有化
其三,由于住房市场有更多的供给,必定对平抑城市房价起到巨大作用。
第四,城市居民可以有更多的的投资渠道。
第五,在城市商品房已经上缴了70年土地出让金,实际上已经相当于缴纳房地产税,要再次征收房地产税困难重重的情况下,向转变为国有土地的农村宅基地在其转让环节征收房地产税,更有合法性和正当性。
第六,农村小产权房尽管被视为非法,但毕竟是社会财富,而不是毒品,也不是坑人的假冒伪劣产品,且数量惊人,随着农村宅基地的国有化,它应当获得合法化的机会,也可以合法地上市交易,但前提是缴纳房地产税。
在这个过程中,谁是利益受损者呢?没有。它既可以维系和发展革命道义,也使参与各方——政府和城乡居民从中获得巨大利益。
我相信中国农村正处于再次发生伟大变革的前夜,而其第一步,就是宅基地的国有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