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2020-10-16 13:21阅读:

冰川思想库

政经领域撰稿人 微博签约自媒体

关注
冰川思想库研究员 | 任大刚
江西赣州61岁的黄女士,是影视明星靳东的粉丝。
自从在抖音上关注了所谓的“靳东”之后,获得了“靳东”每天“弟弟爱你”“您这辈子吃太多苦了”等层出不穷的“情话”问候,黄女士就被搞得魂不守舍。
在“靳东”的每一次直播中,这个“靳东”都能叫出黄女士的网名,黄女士认为这是“靳东”在全网向她告白。不久前,黄女士突然离家出走,理由是“靳东”约了她见面,并许诺给她100万元和一套房。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黄女士接受江西媒体采访(图/网络)
黄女士的儿子一路追母亲追到长春,找了当地媒体和警方出面劝说,甚至在家人约“靳东”当面对质无果后,黄女士仍坚持“不会放弃”,表示自己“没有真正享受过爱情,如今要勇敢追爱”。
10月13日,靳东工作室发布声明,表示“靳东”系列账号均非本人,严厉谴责并警告这种行为。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靳东工作室发文澄清(图/网络)

利用网恋行骗不可能杜绝

这件诈骗案这几天挺热的,但作为一名网龄20余年的老网民,老实说,其诈骗的技术含量,
并没有超出历年网络诈骗案多少。
黄女士被骗,不过是众多“从古至今”网恋骗局的最新一例而已。
在前网络时代,一个人要与陌生异性胡乱搭讪,甚至扯上几句闲篇是很困难的。但一旦进入网络时代,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基于“面子”防范和“男女之大防”的隔阂立刻被拆除了。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图/图虫创意
最早的互联网用户,不就是一些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的专家和大学生吗?但是在网络初年,不就有不少这些高素质的人很快就陷入“网恋”而不可自拔吗?
我们见过,通过网络认识,从而建立恋人关系并最终走向婚姻殿堂的人,并且不在少数;也见过,一边现实地谈恋爱,一边在网上再找个男/女朋友,每天嘘寒问暖的那种“脚踩两只船”。见过线上见“照骗”线下“见光死”;也见过通过网络婚介,靠结婚骗人钱财直到把人骗死的伎俩。
难道大家把这些林林种种或真或假的爱情方式忘得一干二净了?难道当年没有因为与异性网友说上几句话而心潮澎湃,或者表示惊诧的?都是05后的最新一代网民,怎么会没有多少网络见识?
不可否认,网恋可以成就一对对好姻缘,甚至一些趣味并不大众化的爱恋,也因此便利地找到归宿。同时,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迭代,当网恋作为一种骗术,也在与时俱进花样翻新。
我有绝对的把握,哪怕是下一代网络技术普及,利用网恋行骗也不可能杜绝。

奴隶知道自己被卖,现代人被卖而不自知

但这并不是网络技术天生的与生俱来的原罪。因为在前网络时代,同样存在以欺骗为目的的婚恋,也是影视作品津津乐道的话题。
网络技术跟其他绝大多数人类发明的技术一样,都是中立的,无善无恶。但是使用技术的人,特别是使用最新的、尖端的技术的人,却可以在善和恶的支配下,放大善和恶的程度。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山寨靳东的短视频(图/网络)
譬如基因技术。其他诸如促进医学进步不用说,单是用来寻找被拐卖的儿童这一点上,就做了以往耗费无数人力物力财力而无法做到的大善事。但人们依然时时刻刻担心它被滥用,我的朋友科幻作家夏邦博士就断言,既然可以在20多年前克隆出绵羊多莉,那么这个世界上,可以肯定已经有克隆人了,我听了就冒出一身冷汗。
网络技术同样如此。网络带来的便利毋庸赘言。但是网络技术带来的隐患,也正在成为共识。
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互联网正在走向它的反面》,其中提到,
“一个一个人,不再是活生生的个体,生老病死,吃喝拉撒,只是一串未开发、已开发或需要再开发的数据,它在商人和技术人员之间卖来卖去,这些数据实际上是你的身家性命的符号化,这种场景与近代的奴隶买卖似曾相识,只不过,奴隶知道自己被卖,而现代人被卖而不自知。”

平台官方应为名人的真实性背书

具体到黄女士黄昏网恋事件,骗子“靳东”无疑是一个娴熟的网络骗术行家。而黄女士作为一名受害者,难道只有一个骗子“靳东”这样一个加害者?显然不是。
跟微博等社交平台不一样,抖音注册用户是可以不认证的,像受骗的黄女士关注的那个所谓的“靳东”账号,就没有认证,这就给一些想蹭名人明星光环、并动了歪心思的网络骗子可趁之机。
骗子“靳东”使用“勒东”“东弟弟”甚至“靳东”这些昵称没有法律问题,这是他也应当享有的权利(当然,普通用户不能随便使用影视明星靳东的照片来做头像,尤其是用来牟利)。但是,在一个公共平台上,“靳东”作为具备经济价值的名字,应该有来自平台官方的真实性背书。
用户的详细身份平台不必向所有人展示,但是平台有义务为用户/创作者的身份真实性负责,而且在双方有比较频繁的互动,特别是涉及金钱往来的时候,就应该及时给予真实性提醒。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搜索“靳东”会跳出多个山寨账号(图/网络)
事实上,这也是作为名人,天然具有蛊惑性,从而不得不让渡其权益的不得已之举。
此外,现在不管是手机拍录还是平台的播出,多具有“美颜”功能,中国一款名不见经传的手机,就因为能够为黑人兄弟姐妹们美白皮肤,而在非洲成为第一爆款手机,实现双赢。
但不得不说,一些时候,因为美颜功能的使用,使得整个平台帅哥美女多如牛毛,勾引用户进入一个梦幻世界,打开这些平台,就是进入梦幻之旅。
这当然能够使人心情大好,不能自拔。

平台应为用户留出保持清醒头脑的通路

但反过来想想,美颜功能难道不也是一场欺骗?
既然是公开亮相,除了表演者自己化妆或戴面具之外,用户有没有向平台索要观看表演者在表演时刻的样貌的权利?
我认为是有的。
首先,平台的美颜功能,实际上是提供一种美丽的谎言。文字时代你写到“东施小姐貌若天仙”,人们会觉得受到蒙蔽,群起而打假或引发文字争讼,为什么到了视频时代,大家就可以一笑置之?
黄女士陷入黄昏网恋的骗局,加害者难道只有骗子“靳东”?
山寨靳东的短视频(图/网络)
其次,平台通过美颜功能,聚拢更多用户,实现更大经济利益。但是建立在欺骗基础上的梦幻,容易使用户成为潜在的受害者,譬如更加乐于接受表演者推销的商品等等。基于此,用户应该有选择观看美颜或不美颜的权利,平台应该为用户留出保持清醒头脑的通路。
再次,当软件开发和网络技术发展到人工智能阶段,人脸和声音模仿可以乱真,这将是一个比美颜功能还要大步跨越,并且更具有欺骗性的时代。彼时彼刻,你会发现,一切欺骗的根由,在美颜功能那里已经初现端倪。
以往的技术扩散,过程是漫长的,但晚近以来,技术扩散的速度大大加快了。善恶一闪念之间,可能已经造成很大的影响。
你利用技术来干什么?“科技向善”应该有怎样的路径选择?大概这些问题在任何时代,都没有像今天这样紧迫地需要明确答案。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