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心|中篇连载|《遇》第十八章·你的灵魂,又在出窍了

2019-01-09 23:26阅读:
水心|中篇连载|《遇》第十八章·你的灵魂,又在出窍了
(第十八章)
如雾,朦胧着心,却如雾,假装迷糊,原以为迷糊了眼睛,心智便不再清醒,从此也就混沌一片,天与地黏合在一块,而春夏秋冬搅和得分不出模样与色彩,爱与不爱是什么滋味,早忘却了,伤与完好还要在乎那感受做什么,一切的一切,就也无所无谓了吧。
东家把登山棍按在一处山地中,喘着粗气呼唤着像似走了魂的夏静:“你的灵魂,又在出窍了?要看好脚下的路,你看这大雾已经把整个森林都浸湿了。”
夏静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伸手扒着一棵粗壮的松树干,站在了树下,仰头看竖来横去的树枝遮挡着的天,乳白色,再看弥漫在一米开外的大雾,乳白色,一阵大风吹过,无数肉眼无法看清的细小水珠朝着脸部与身上打来,夏静稍稍打了个冷战,微微眯着眼。
“哭了?”东家问。
“没有,只是想到一位写诗的女子,她叫香,她写了句关于雾的诗句‘雾起时,我和你在一起;雾散时,我们各奔东西;这就是爱情的本质’,我在想,我曾经自认为遇见的真爱,讽刺的是,还没等到雾欲散去,便是各奔东西了,我就像是此刻背后的树,总也看不清森林与土地的本质,爱情本质是什么,我始终参透不了!”夏静说。
东家举起带着棉线白手套的手,扒拉了下头顶的发,然后背着手拿出放在背囊一侧的水壶,拧开了盖子,朝夏静递过去。
“喝几口热水,暖暖身!”东家说。
夏静看着东家:“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
“有些原因,你知道的。”东家说。
夏静说:“学习阿Q精神是没错,可要是一辈子都活在逃避之中,一辈子都在对一个人深怀愧疚,你,不觉得累吗?”
东家此时拿起另一侧背囊中的水壶,拧开盖子,摁下出水开关,把冒着热气的水缓缓倒在水壶盖中,然后一口一口小心地抿着热水,他的眼前及四周虽被大雾弥漫,但他的目光却是看得辽远及深邃,像似看到古老的历史,古老的变迁,起伏变迁中的人和事,当然,那个始终如一对他的女孩。
“我认为,一辈子的逃避,好过面对赤裸裸血淋淋的残忍事实。”东家说道。
夏静冷笑:“选择面对,只需
一个理由,而逃避,却有成千上万的说辞,爱,多缤纷瑰丽,而关乎不爱的种种措辞,要多晦涩就有多晦涩!”
东家很无辜:“夏静,说话别这样带刺,你知道的,我逃避是有很明显的原因,如果那点因素不曾存在,你知道,我不可能会逃避,不可能会放弃。”
夏静再次冷笑:“还是说辞!”
东家说:“你怨恨一个人,心会痛吗?我告诉你,在刻意逃开的那个人,不管出于哪种原因,多么不可饶恕也好,那个人的心,也会跟你一样痛!夏静,上天从来都是公平的,有所选择必须得有所承受。放下一些存在于你心中的怨吧!想想那颗星星,又或者再去寻找,寻找一个可以让你复活的人。”
夏静把水壶递给东家,自己开始往上小心翼翼地登着:“别在这半山腰,说这类煞风景的话,好不好!?自己都无法自救,还整天像个圣佛一样想普度我,走吧!山涧听风还等着我们去给它继续修饰呢,难得我放假一周愿意割舍这宝贵的光阴,陪你到听风,就知足吧你,还这么不适时宜地谈情呀爱呀的。”
东家笑了:“夏静,你真是个危险的女孩,我怕我自己也会爱上你啊!”
夏静还是一步步地登山,一字一顿地说:“不会,我相信不会,因为你心里已经装满了她,除非你愿意倒掉,可是,你舍得吗?”
水心|中篇连载|《遇》第十八章·你的灵魂,又在出窍了水心|中篇连载|《遇》第十八章·你的灵魂,又在出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