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包养的女同学

2017-10-10 14:43阅读:
那个被包养的女同学
01
林一楠和多数大学生没什么不同,在一所女生众多的211学校中就读,穿着淘宝来的以森女风著称的衣服,不爱化妆以素面示人,清汤寡水的发型不加一点修饰,随意丢到人群中,任谁也不能在三分钟内找出来。
唯一使她变得有那么点不同的,是她在我面前说的这句话。
“一一,我被包养了。”
这句话简单的像是在陈述一个“明天不用上课”的客观事实,不带任何波动。
我死死盯着她的眼睛,渴望得到一个笑容,以证明这是一个无趣的玩笑。
可林一楠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拿起面前的星巴克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随即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重重的点了个头。
这是真的。
我的脑海中一时间闪过不少女大学生被包养的新闻,她们或家中贫穷,或年少缺爱,又或是突生变故,可林一楠明明不属于这其中的任何一类。
02
她家境优渥,父母都是公职人员,每月的零花钱可顶得上一个二线城市的白领收入。因为是独生女的原因,自小被宠爱至今,若不是天上的月亮太难摘,想必她的爸妈都会因为她的一句话想方设法给她弄来。性格温和,人缘自然也不差,不会落到一个被万众敌视的地步里。
“为什么?”
“他有钱,我有身体,一份工作,各取所需而已。”
没有太多难以言喻的原因,只不过是突然想去偷食那利益的禁果罢了。
林一楠告诉我,他们是在直播软件上认识的。无事之余,她会偷偷开个直播谈论一下游戏,她不够火,粉丝自然也不多,可却有一个人坚持给她送礼物,时间一长便加了微信聊了起来。对方是个五十岁的已婚男人,在利益场上勾心斗角了许久,难免有些寂寞,在面对鲜活
的身体时自然有些把控不住。
多个深夜的洽谈后,他们商定了一份包养协议,一个负责在生活费的基础上提供双倍的零花钱,一个负责每周献出自己的身体四次。为显隆重,两人还煞有其事地签了名盖了手印。
越了道德的轨,触了利益的门,除此之外,这和普通的工作也没什么不同。
“那他的老婆呢?”我将藏在心底的疑问脱口说了出来。
“我又没打算破坏他的家庭。”林一楠白了我一眼,像天鹅般骄傲地昂了下头。
这是成人间的一场交换游戏,以身体易金钱。
03
我看过那个男人一次。
西装革履,领带一丝不苟,全身上下的衣服没一点褶皱,尽管辨识不出牌子,也可以知晓它的名贵。脸上的皱纹依稀可见,眸子里透着岁月的沧桑,在一旁的林一楠挽着他的手,小鸟依人的模样。
从远处看去,倒像是一对和谐的父女。
走近了,林一楠大大方方地从他的臂弯中抽出手来,向我介绍说:“一一,这是我雇主。”吐出最后三个字时调皮地吐了下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用手摸了摸林一楠的头,宠溺的点点头,带着老男人特有的风韵。
“你是楠楠的好友吧,在学校多谢你的照顾了。”他向我伸出手来,握手的时候用拇指在我的手心摩擦。
林一楠看着这一幕,并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男人被电话催促着离开了,他皱了一下眉,便匆匆拎着包走了,临别时连句再见也没有。林一楠像是习惯了似的,安静的坐在位置上摆弄着手机。
04
“一一你快看我新买的游戏皮肤。”林一楠掏出她的苹果7,用食指划着页面向我讲解。这部手机是她的21岁成人礼物,爸妈给的。
林一楠像是看透了我的小心思,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不是用他的钱,这是我自己的。”
“一一,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为了钱?”
我猛地摇了摇头,又缓缓地点了点头。
我原以为我能听到一段关于心灵缺失的答案,林一楠会娓娓道来她内心的全部以及被包养的真实原因,哪知她竟突然笑了起来,伸出手揉了揉我凌乱的头发,自问自答的回了一句:“是啊,是为了钱。”
“不过,我是单纯为了钱。他的身体,他的家庭,我都没兴趣。毕竟,自己赚钱的感觉真的是太好了。”她又添上了一大段理由。
我不知该作何回答,只好不住地拿起眼前的杯子。
苦口婆心也无用,劝诫的这些话恐怕林一楠已经和自己说过无数遍了。
有错吗?我也不清楚。
“一一,我要给你介绍个雇主吗?”
我连忙摆了摆手。
对与错的边界我尚且不清,但这深渊,我怎么也不会去跳。
我不愿,让这时代的悲哀,成为我人生的悲哀。
05
大抵是物质生活太过丰腴的缘故,林一楠很快找了个男朋友来填满内心的空虚。
在收到她的邀请,约我去吃脱单饭时我是有些惊讶的。内心疑惑不减,等到了酒店才算彻底放下了心中这块大石头。
这是一家五星级大酒店,一餐饭大概能抵上林一楠一个月的生活费。
她没有逃脱那段雇主关系,只不过为自己的内心找了个情感下家。
林一楠的男朋友是大我们一届的学长,典型的程序员,上身是一件白衬衫,搭配着洗得发白的蓝色牛仔裤,眉眼俊俏,算是长得不错。他坐在林一楠旁边,紧紧握着她的手,清秀的脸庞上刻着紧张。才子佳人,倒是一副岁月静好的绝美画面。
见我前来,林一楠连忙起身,拿起纸巾拭去了我脸上的汗水,拉着我的手走到位置上。她的男朋友急慌慌地起身,一不小心弄泼了桌子上的一杯水,手忙脚乱地拿来纸巾擦拭干净。我站在林一楠旁边,她眼中的不满尽收眼底。
但这种不满很快便消失了,转换为温柔的模样,细声细语地来了一句:“我来吧。”顺手接过纸巾,将它丢到垃圾桶里。
她的男朋友感激地笑了笑,有些局促。
吃饭到一半,众人都有些累了,便开始了传统的八卦时间,吐槽好看的校花A,笑话农村土姑娘B,不知是谁突然转换了话题,将焦点引到了被包养的问题上。
在座的女生居多,好事的男生便忙着一个个询问意见,大家都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并不愿多谈论这个话题,眉眼间带着不屑,像是逃避某种恶性病毒似的,唯有平日里不爱说话的陈琳开了口,三言两句间尽是批判。在她看来,被包养是十恶不赦的小三行为,是会遭天谴的。说到激动处,她站了起来,言辞激励,一副要为民除害的英雄模样。
大家笑她太过认真,哈哈几句就将话题扯向了别处。
我清晰地看见林一楠蹙起了眉。
06
没等结束,林一楠便声称有急事要先行离开,大家见是她请客买单也不好多阻拦,开着玩笑便放她走了。她的男朋友仍坐在原处,紧张的情绪堆满在脸上,就像是一只误入狼群的小羊羔,时刻做好任人宰割的准备。
这是林一楠会喜欢的人,没有任何侵略性。
回宿舍之后,我刚巧看见林一楠的微信消息。
“跟同龄人谈恋爱,像是在养孩子。好累。”
我看了看四周的人,确定无人关注后连忙删除了这条消息,想了许久打出了一行字。
“今晚你还回宿舍住吗?”
许久没有回复。
07
因为忙于毕业实习,我已经很久没见林一楠,偶尔微信聊上几句彼此的生活,她过得不错,在两个男人间完美的周旋着,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所以,对于林一楠突然跑到公司找我这件事,我是十分疑惑的。
她还是一副素雅的模样,戴着黑色的口罩。她约我出来,在楼梯里来了一句。
“我可能得性病了。”
林一楠向来有这样的能力,能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说得无比寻常,但你又能从她平淡的语气中感受到无尽的绝望。
“嗯?”我昂着头示意她将事情说清楚。
“下体好像长了什么东西,很痒,我百度了一下,可能是得病了。”风轻云淡,像是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那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我想让你陪我。”
“你究竟是怎么得病的?”“你的男朋友呢?那个男人呢?”这些问题在我的嘴边盘旋,最终硬生生憋了回去,化作了两个字。
“好的。”
我突然想起茨威格的一句话:“她那时候还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我想,命运是时候让林一楠付出代价了。
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可生活不是电视剧,画外音的剧本会告诉你一个人生道理,再将所有坏人都处以死刑。现实世界的残酷在于,灰色地带是最常见的颜色,难辨黑白,也难分善恶。
命运的报复,谁也不知能否看得见。
08
林一楠拉着我站在医院的门口,过了好几分钟才下定决心走了进去,跟随医生的指示完成一系列检查,像被抽干了似的瘫在凳子上。
我想起医生那不屑的目光,突然想问上一句:“你后悔吗?”但我还是没问出口。在这种时刻,在心上扎上一刀并不是个友善的行为。
结果出来后,她舒了一口长长的气,随即抱紧了我,眼中隐藏的热泪终于落了下来。她拿出手机,给那个男人报了平安,又约了男朋友晚上出来吃饭。
她又转变为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乐活少女,谁也不知道在短短的几十分钟里她思考了什么。
离开的时候,林一楠低着头和我说了一句谢谢,转身粲然一笑,眸子闪着光,可能是新买的美瞳的作用。
后来,我回了实习公司,继续做着自己的小文员,时不时被挑剔的老板骂上几句,随即又和同事偷偷躲在茶水间里议论。
林一楠也是一样,借着关系找了份清闲的工作,出入各种高级场所,偶尔也会给我带上几份价值不菲的小礼物。
这才是生活,谁也没有羡慕谁,因为它只关乎自己。
你可能想听一个善恶有报的故事,可我那个被包养的女同学,过得真的挺好。
但我总在想,就算获取金钱可以投机取巧,我也不想让生活变成复杂的形状。
本文发布在我的公众号:
烟袋斜姐(ID:yandaixiejie1)
有更多狗血、窝心、震惊的现实,出轨、性侵、恨父母都是最真实自我,你也可以来坦白。
本期故事推荐《我被男朋友强奸了》。微信公众号“烟袋斜姐”后台回复关键词【02】自提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