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牢里的15年,每天都想和你玩耍

2018-12-05 18:40阅读:
为了给妹妹报仇,15岁的他举刀劈向自己的亲戚
妹妹被送给了远亲,5年后,回到家的只是一具尸体。15岁的王潘决定举刀报仇。
故事时间:1997-2017年
故事地点:安徽安庆
一 再见到王潘,距离上一次已过去11个月。临走时,他对我说:“你不用再来看我了。还有几个月我就出去了。”
我说到时候去接他。结果我食言了,他出狱一个月后,我才从外地赶回来。
这一个月时间,王潘龟缩在家里,显然还没习惯外面的世界。约他出来,一路上我都感觉到他的局促不安。
15岁进去,30岁出来,他已和这个世界脱节。
我将他带到县里的一家饭馆,点了满满一桌子菜,要了两瓶白酒。一瓶酒下肚,我俩的话题内容,才从5岁下河摸
打开APP阅读全文
鱼,聊到了10岁上树掏鸟。
正准备继续往下聊,王潘话风一转,说:“叔,你看新闻了吗?现在国家允许生二胎了,而且还有奖励。”
我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摸了摸被酒劲冲得滚烫的脸,冲着他笑道:“你急啥,回头我给你张罗个姑娘,等你找着媳妇,咱俩再聊二胎的事。”
王潘怔怔望着手里的酒杯,不再说话。我瞧着神情呆滞的王潘,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会了他话里的意思,这家伙估计是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王潘比我大一岁,却叫我叔。只因为他的父亲算是我堂哥。我和王潘从小一起长大,一直用叔叔的辈分骑在他头上耀武扬威,我撒尿他和泥,我做皇帝他是坐骑。
为了给妹妹报仇,15岁的他举刀劈向自己的亲戚 作者图|村中小道
王潘满10岁那年的冬天,一天早上他爸爸开门,发现大门被一床抱被给堵了。
外面寒风呼啸,孩子裹在襁褓里横在那,像只熟睡的猫。
王潘爸爸对王潘说:你有妹妹了。这是王潘跟我说的,他当时笑得像朵蘑菇。
村子里的人都心知肚明,女孩是王潘姑妈的女儿。
他姑妈嫁到离我们村大概一百里外的另一个村,夫妻俩努力耕耘,一直想生个带把的,但皇天辜负有心人,王潘姑妈连生了三个闺女,家底被罚得泛白。
第三个女儿出生后,他们交不起超生款,思来想去,扔了不忍心,只好送人。
王潘的爸爸听到消息,骑着自行车日夜兼程地赶到妹夫家,表达了自己想要闺女的心愿。妹妹妹夫一听,比生了儿子还开心。
于是舅舅变成爸爸,王潘也从表哥变成亲哥。
二 那时候村里大人都忙,孩子有人生没人养,多是老大带老二,老二带老三。
王潘爸爸当时是我们乡的初中老师,在编制内,每星期只有周末在家,家里的田地平日全由他妈妈一人撑着做。
所以王潘入戏很快,对妹妹呵护备至,不管是摸鱼还是掏鸟,王潘的背上,都趴着妹妹。
转眼三年过去,妹妹茁壮成长,在五大三粗的路上一去不返。除了蹲着撒尿,没一个地方能看出她是个姑娘。
之后王潘再下河,怕看不住妹妹,都让她去村里玩。三岁的小丫头,在这家赖点东西吃,那家骗点玩具玩。终于引起民愤,只要滚子出现,大家都冲着她喊:“野孩子,给我滚。”
往往这时候,滚子会就地一滚,大声哭喊着召唤哥哥。久而久之,大家都喊她滚子了。
滚子的哭喊声就像王潘的出场BGM,在耳所能及的范围内,乐声响起,王潘准会出现,跟人干架。
我跟王潘唯一一次打架就因为滚子。那回我总算明白了滚子在他心里的分量。
由于记忆模糊,具体为了何事已想不起来,大概是我跟村里其他人一样,骂滚子:“你个野孩子!”
王潘轻轻摇头:“叔,她不是野孩子。”
听到王潘竟敢反驳,我顿时火冒三丈,跳起来指着滚子的鼻子吼。
王潘在边上默默看着,终于没忍住,将我指着滚子的手抓着往边上一拽,我猝不及防,被王潘按倒在地,扭打在一处,嘴里骂着:“你他妈竟敢打你叔叔!”
这一架,让我跟王潘绝交了5小时。晚上,他屁颠屁颠地跑到我家,塞给我几颗糖,一脸谄媚地说:“叔,我妹真不是野孩子,她就是我妹!”
我品着糖的甜味,狠狠对他点点头。
三 滚子五岁时,村里人传,其实滚子是王潘他妈在在外地偷偷生下的。他爸怕因为超生被学校开除,才玩了出偷梁换柱。
流言四起后,乡里的计生办开始在王潘家进进出出。
那时我和王潘已在镇里的高中念书,每星期只能回一次家。
我家里养了只大黄狗,周五下午,它都会在村口准时等我。老远看见我身影,它就像看见一根行走的骨头,冲到我跟前摇着尾巴迎我回家。每次大黄狗的身后,都会跟着一个圆滚滚的小身影,就是滚子,她在村口等着王潘。
这个场景在高一下学期的某个周五戛然而止。
那天我和王潘远远地看见我家的大黄狗向我俩冲了过来,但后面没跟着滚子,王潘明显有点失落。
回到家里扔下书包,王潘开始满村子找滚子,却被自己的爷爷告知,滚子已经被送人了,爷爷警告王潘,不准再提滚子的事。
那句话就像四面密不透风的铁墙般,轰隆一声将王潘罩在里面。
为了给妹妹报仇,15岁的他举刀劈向自己的亲戚 作者图|王潘的爷爷家
王潘还是在家里大闹了一个周末,不去放牛喂猪,还绝食了一天。后来在去学校的路上他对我说:“不想上学了,我要去打工,把我妹接回来,他们不养,我养。”
然而王潘的计划还没实施,就因为他爸的一顿胖揍夭折了。他爸正常上班,他明里正常上学,暗地继续打听滚子的下落。
两个月后,王潘终于从他妈嘴里套出滚子的去处:她被送到了外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家。王潘套出这消息,我想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因为他妈在我们村有一个外号:犟B。如果王潘的妈妈能犁地,他家就能省一头牛。
但王潘怕妈妈骗他。他跟学校请了一天假,借了同学的自行车,骑去那位亲戚家。在村子里晃悠了半天,他终于见到了滚子。
滚子没什么变化,看上去还长了膘。
王潘忍着上前抱住她的冲动,怕传到那位亲戚耳里,滚子估计又得被送走。
四 知道滚子的下落后,王潘终于松了口气,开始详细计划用什么稳妥方法将滚子接回来。既不让自己挨揍,又能让爸妈心甘情愿地将妹妹留下。
我们商量了一个月。最后发现,大人世界里决定的事,要想将自己的想法融入进去,除非自己也变成大人:自己挣钱。
王潘决定,读完这个学期就辍学去打工。当时去沿海的纺织厂,一月据说能有一千的工资。
又是一个周五,我和王潘像往常一样,准时出现在村口,没见着我家的大黄狗,我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暗想:难不成也送人了?
进了村,发现王潘家门口围了一圈人。王潘妈妈的哀嚎声,像一把利剑劈开水泄不通的人群,刺进我和王潘的耳朵。
我感到心跳加速,一种不详的预感冲到了嗓子眼。正想跟王潘说话,他已经三步奔到了家门口。
他拨开开人群挤进去,又很快被人群淹没,我赶紧跟了进去。滚子陷在王潘爸爸怀里,脸色煞白、双眼紧闭,像是一滩烂泥。王潘在边上摇着滚子,几近崩溃地嚎:“妹,妹,怎么了!”
王潘妈妈瘫坐在地上,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哭喊:“吃了老鼠药,要了我的老命啊!”
原来,滚子被送到远房亲戚家后依旧照样顽劣,加上她经常哭闹着要回家,那家亲戚慢慢也懒得管,由着她到处野。
滚子跑到隔壁一家去玩,发现地上有几个削好的苹果,拿起来直接塞嘴里吃了。谁知道是邻居为了灭鼠,扔在那里的。
等发现时,滚子已在地上翻滚抽搐。他们赶紧给滚子灌了几口肥皂水催吐,见没有效果,又怕担责任,不敢让滚子死在自己家,迅速将滚子送了回来。
滚子还有气息,被王潘的爸爸叫来的车拉往县城医院。
车子很快消失在路的尽头,西边的太阳悬挂在地平线上摇摇欲坠。晚上十点多,滚子被拉回了家。
第二天,王潘家门口“砰砰乓乓”地响,木匠在给滚子做棺材,我过去看了一眼,棺材很小很小。
五 王潘瘫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边上放着一张门板,门板上盖着一块白布,滚子就躺在那块白布下面,和王潘当初跟我描述滚子被送到他家时的情形如此相似。
下葬那天,那位收养滚子的亲戚来到王潘家,给王潘爸爸塞了300块钱。
王潘去到厨房,拿了把菜刀,朝那位亲戚劈了过去。这是王潘最后一次为滚子出气,被判了20年,那年他刚好15岁。
王潘被抓走后的七年里,他的爷爷,母亲和父亲相继去世。亲人中,只剩下年逾九十的奶奶。
为了给妹妹报仇,15岁的他举刀劈向自己的亲戚 作者图|王潘的家已无处下脚
这位老妇人不寻死也不觅活,眼里常年布满血丝,浑浊的眼睛才有了一丝颜色。
奶奶跟我说:“他出来的时候一定得有亲人在家等着,我身体健康,能活一百岁,还想抱曾孙子呢!”
作者严简,新媒体从业者
编辑 | 张舒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