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的空巢青年,被这些人治愈了

2019-01-17 15:46阅读: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的商务酒局中杀出
有一群人支撑着城市的日常运转,迎风迎雨,从一个目的地到下一个目的地。如同城市的水与空气,以至于让人忽视,他们是生活空隙里陪伴我们最多的人。
社交降级的时代,他们帮助我们在陌生的城市搭建关系,拓展我们的生活半径。他们稳稳坐在驾驶位,让每一段路途不再冷清,温暖我们前行。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杀出

半夜的三里屯就像一座孤岛,每回我都会估算时间,提前打车,避免回不了家。
最绝望的情况是遇到商务酒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脱身。一次车已经到了,但客户软磨硬泡,我只好抽空给司机师傅留言,简单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请他稍等。
没想到半小时后,我才从酒吧出来。当时还下着雨,正为回不了家发愁,我突然发现前方一辆车正打着双闪。牌号有些眼熟,上前一问,原来司机在凌晨夜里等了我半小时。他说,这灯红酒绿的,担心我不安全,就没走。
下车走了一段路,才意识到现在是凌晨两点,小区的路灯早该熄灭,但路上的水坑都被照亮着。回过头才发现,司机一直开着车灯,可能是怕我踩到水坑。直到我打开单元门口,那盏车灯才熄灭。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的商务酒局中杀出 作者图|三里屯
现在凌晨回家
,我还会看一看路口。
——一兜

高考路上,他逆转我的命运

高考前,我焦虑得一夜没睡,第二天我的命运将被这场考试改变。但令我措手不及的改变,竟然发生在考试前。在考场检查文具袋时,我才发现自己忘带了证件。坐上车,我尽量清晰地跟司机说:要回家取证件。
缩在座椅上,想到复读的凄凉,我忍不住大哭,司机坚定地说:“姑娘别怕,听说就算迟到,在15分钟内还可以进场。我开快点!”
他一路见缝插针,赶到我家。我拔着发抖的腿飞快爬楼梯,拿到证件往下奔时,司机已经掉好头等我。我一坐上车,他就猛踩油门。
当我甩开车门冲向考场时,司机也下了车,对着我的背影喊:“加油!加油啊!”感谢他在绝望的一小时里,逆转了我的命运。
黄心鑫

“你出去玩,我给你殿后”

那次远行到非洲,要将停留近一年。我带着超过30公斤的箱子,背上旅行包,一个人出发了。
终点是机场,和司机哥哥聊到目的地,他关切地询问去非洲是否方便,我才敢说出心中的忐忑,其实担忧行李太多有超重的风险。他脱口而出:“我在停车场等你办托运,如果有超重的行李,帮你送回家。”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的商务酒局中杀出 作者图|飞机上拍的照片
以往过安检,我孤零零地夹在有一家人送行的人之间,心情难免失落。但这一次,看着那些妈妈们哭得依依不舍,我突然想到,也有人在停车场等我。
——沉沉的未晓天

进不了门,半小时送回钥匙

凌晨一点,我还站在家门口苦思冥想钥匙的下落。
那天下班后,我打车去朋友家聚餐,散场时朋友送我回来,走到家门口,我摸了半天,也找不到钥匙。
我猜钥匙或许拉在了司机车上。于是,我拨了客服电话,请打车平台协调。当时司机已经睡下了,在我解释了大致情况后,他还是决定穿上衣服,下楼去帮我找钥匙。司机师傅边和我通话,边在车里翻找,钥匙还真在车里。
事情得到解决,我正准备挂断电话,那边突然问我的住址,坚持要现在把钥匙送回来。
半小时后,司机又返回到我家楼下。我准备加微信给他发个红包表示谢意,他摆摆手拒绝了:“这都是小事儿,别客气。”
——张棋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的商务酒局中杀出 作者图|夜晚

但行好事,仍然说抱歉

一天放学后,操场被雨浇成了一片汪洋。从教学楼跑到上车地点,衣服被淋湿大半。司机见我湿透了,给我递纸巾,我以为他怕我弄脏座椅,结果他说:“小兄弟,擦擦头,别着凉。”还把空调开大了一些。
车子在雨中缓慢地开了一半,司机突然把车停了下来。我以为是车出了故障,司机开门下车,用一只胳膊挡着雨,迈大步往前走。原来是在我们前方,有个井盖斜躺在路中间。
他蹲了下来,用力把井盖推回原位。回来时,我发现他浑身湿透,却满脸歉疚:“对不起啊小兄弟,耽误你时间了。”
我回:“没事儿,您是好人。”他笑笑,没再说话。
——思源

失业后,他给我停顿的两小时

34岁,我被裁员了。前一周我还在熬夜加班,手上跟着重点项目,现在我却成了失业潮中的一员。
交接完工作,坐在工位上突然不想挪动,连开车回家的力气都没了。这个时候,我最不想面对的就是家人。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的商务酒局中杀出 作者图|平时回家的路
我叫了一辆代驾,司机很快到了,询问我需要开快开慢。这是头一回我不着急赶回家,答复他“慢点吧”。坐上副驾驶座,看着窗外流逝的车水马龙,我突然觉得:奋斗十载,我终究还是不属于这个城市。察觉到眼眶湿润,我把头向车窗更偏了偏。
可能是注意到我心绪不佳,司机一路平视前方,没有转过来找我搭话。不知不觉我睡着了。醒来一看,已经是晚上十点。
我疑惑地看向司机,他一脸抱歉:“看你睡熟了不好意思喊,没误事吧?”我摇摇头。
虽然只是在车上睡着,但对那天的我来说,这两个小时的停顿让我缓了过来。
——泽平

爆胎后,他给我打了40分钟气

走夜路时车突然爆胎,不会换备胎的我只能将车挪到路边,叫一辆车继续赶路。
心里惦记着这件事,一坐上车,我就向师傅请教如何换备胎。师傅知道我的车爆胎后,又调头返回原地,主动帮我更换备胎。当时天气冷,师傅蹲在地上,换得格外吃力。
我看师傅手冻得通红,不好意思麻烦他,几次试图让他停下来,但师傅一心在轮胎上,对我的劝说不为所动。
40分钟后,他终于把轮胎换好,没要报酬就离开了。
——凡迪

他倒车入库的样子,真帅

第四次考科二,我再次卡在了倒车入库上。如果第五次还没通过,得交几千元重新报名,这对学生党的我,无异于晴天霹雳。
驾校的教练不但没有耐心,还常常大声呵斥,打击我的智商。坐在回学校的车上,我越想越气,默默流泪。
凌晨两点,他带我从三里屯的商务酒局中杀出 作者图|当时练车的地方
司机愣了一下后,忙给我递纸巾,关闭了车上欢快音乐。等我平静些,才小心地问:“姑娘怎么了?”我一股脑地倾诉了出来,司机一边听一边重重点头。
下车前,他突然说,如果我愿意的话,可以按步骤教我倒车入库。他以极慢的速度演示了几遍,边操作边讲技巧,远比我的教练教得仔细。
后来每次看到那本来之不易的驾照,想起他倒车入库的样子,真帅。
——L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