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

2019-11-20 12:07阅读:
明朝皇帝朱由校,喜做木工活,人称木匠皇帝。他驾崩十几年后,明朝便灭亡了。明朝之亡,固有朱由检的种种原因,但其根,已在万历、天启时种下,木匠皇帝难辞其咎。
在日本,也有位征夷大将军,像朱由校一样,不爱管事却喜做甜点,也落下恶名。在他死后十年,德川幕府便被推倒,开始了明治维新。
不过,他比朱由校可怜得多。朱由校即位之时,虽然已在乱世,但好歹,脑子是正常的。而这位将军,却是脑子有病,在阴差阳错中,被推到了闭关锁国的日本与开放世界斗争的最前沿。
他就是江户幕府第十三代将军德川家定。

一、被下属嘲讽的将军继承人
他1824年出生在江户城,是德川家庆的第四个儿子,幼名政之助。
他是幸运的,比起前三位兄弟,他好歹没有夭折,而是长大成人了。
然而,跟他的兄弟姐妹们一样,他也是体弱多病的。后人从当时人们的种种描述,断定他得的是脑损伤性麻痹。
他脸色黑,脑子木,眼角还因得过天花,留下一道疤。尽管后来他的画像,与正常人无异,但人们都知道,政之助的长相与智商,使得他很自卑,沉默寡言,爱发脾气,难以沟通,无法胜任将军的重任。
只是,在德川家庆统治前期,日本政局还算安定,大家延续着几百年的生活方式,继续着自己的小日子。
政之助也没有太多压力,不需要抛头露面,不需要做什么决断。
他选择了一种最为简单的生活方式,那就是做甜点。
红薯、南瓜、红豆、豆沙包、蜂蜜蛋糕……蔬菜水果和面粉,不会跟他说话,不会向他要这要那,他想怎样铲就怎样铲,想怎样捏就怎样捏,他可以在做甜品的过程中,排除外界的纷扰。在工作过程中,他能忘记大名们对他的揶揄跟嘲讽——他们竟然恶毒地笑他是——庸才中最低级的庸才。
2019年11月20日(德川家定 画像)

好嘛,我做我的蛋糕,你们玩你们的政治,你们也别理我,我也别理你们,就这样,行不行?
可,他们还是不放过他。
他让家臣们试试甜品的味道,作为下属,哪怕不好吃,你也要装好吃吧?结果,他们竟让井伊直弼去进谏,求他别再让他们试吃了。
这不是故意找碴吗?太不给面子了吧?
实际上,就是说明,他们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在需要重视的时候,得不到别人的重视,然而,在想要置身事外的时候,他们却把他往前拱。

二、乱世中接下重任
1853年7月8日,美国海军少将马休·佩里率黑船闯进江户湾,把过惯了和平生活日本人,吓得够呛。
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前,身处大洋的日本,其实跟西欧海上霸主们做过很多生意。
从菲律宾而来的葡萄牙、西班牙船只,载着欧洲商品到达日本,又运走生丝等土特产。依着日本的“神州”思想,他们将这种往来称为“南蛮贸易”。
随之而来的,不仅是金钱,更是思想。很多日本人包括一些大名,对于西洋思想极有兴趣,甚至行皈依之举,这让居庙堂者十分害怕,他们不但以刀斧加诸国人,更轰然关上了大门,只留一条小缝,让荷兰人住在长崎的人工岛出岛上,让清朝的货船,只能定期到来。
他们确实把外国对日本的影响降到了最小,过着世外桃源般的日子,如此持续了几百年。
通过那条小缝,他们知道,1840年,偌大的清朝被英国打败;他们看到了清朝传过来的《海国图志》,引为奇书……他们也怕,这样的战争,有一天会落到自己头上。
当靴子终于落地,他们的慌乱,可想而知。
此时,十二代将军德川家庆,已经60岁了,身患重病,处在弥留之际。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会遇上这么一档子坏事。
颇可欣慰的是,反正,自己也快死了。随他们怎么去吧。
谁来处理呢?
他生了二十几个子女,活下来的,唯家定一人。
看着这个有点傻的儿子,家庆急在眼里,却没有乱在心头。他下令水户藩,将聪明伶俐的七郎过继一桥德川家,作为将军的继任之选。
之所以选七郎,并非仅仅因为他是个帅小孩,而是,德川家定的父亲,十一代将军德川家齐,也是一桥家过继到将军家的。
何况,他的老婆跟七郎的母亲,还是本家呢。
过继之后,七郎到江户谒见将军,获赐庆字为名。
这是6年前的事了,如今,一桥庆喜已出落得帅气英朗,既通汉学又懂兰学(经荷兰人传到日本的西方科学、医学),比起江户那些软绵绵的世家子弟,早早被送回本藩受教育的庆喜,实乃当时德川家的不二才俊。
相信,在幕臣与大名们的辅佐下,他能够妥善处理美国的入侵。
然而,事情就是那样吊诡,将军之位,却仍然由德川家定接任。
2019年11月20日(德川家定 剧照)
父死子继,这本是没问题的,可现在内忧外患,需要一个强有力而非连说话都结巴的人来主持大局啊。
在这中间,起了重大作用的,是老中首座阿部正弘。
数年之前,正是他到水户宣布由七郎入继一桥家。而这其实是折衷的结果。
本来,家庆是想让庆喜直接入继德川宗家,让自己的儿子靠边站的,但在阿部正弘的反对下而作罢。
但,几年之前的形势,跟现在完全不同啊。
那时只是内部问题,如今,美国的炮舰压力之下,已处在整个日本的生死存亡之秋,不止是德川家的家事了。
但他最终,仍决定由身体不好的德川家定当将军,或许,有保护一桥庆喜的意味?
毕竟,德川家定没有子嗣,在其后的大位之争中,他是支持一桥庆喜的。
不管如何,德川家定在1853年11月23日,当了将军。
虽然,他或许更想煮煮甜品。

三、庸才将军的高光时刻
将军继位的纷乱与黑船来航的压力搅在一起,整个日本陷入混乱之中。
阿部正弘下令,各藩大名、高低武士甚至百姓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与建议,之后又让德川齐昭就任海防挂。几百年来,都是幕府决断,如今却让所有人都来吵吵嚷嚷;本已千疮百孔的幕府威信,更加一落千丈。
2019年11月20日(德川家定 剧照)
朝廷公卿们更是一甩近千年的低调,吼吼着要攘夷,把美国人赶到海里喂鱼去。
用什么赶?
祖宗们早已破烂不堪,满是虫洞的遗甲吗?
1854年,幕府与美国签订了神奈川条约,同意开两个港口让美国船来加水加煤,又同意在下田设美国领事。
德川家定看着这一切,他没有能力决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不过是块挡箭牌——如果日本真的亡国了,承受这一耻辱的,不是阿部正弘,不是一桥庆喜,而是他——谁叫他是征夷大将军呢?有权就要有责啊。
权是要打引号的,虽然他30多岁了,但只是个象征,只是个可以被抛弃的棋子。
象征当然也在意义,尤其,在美日之战不但未打起来,反而开始和平交往的时刻。
1856年,美国总领事哈里斯到任,他要求向“天皇”递交美国总统的亲笔信件。幕府本不愿他到江户,看到将军的“丑态”,丢整个日本的脸。但又害怕人家的坚船利炮,最终松口,这也使德川家定成为日本历史上第一个正式接见美国人的将军。
哈里斯在日记里是这样记载——
家定起初用力将头后仰至左肩后方,同时踱响左脚。重复了三四次同样动作,再以清晰稳定的声音说:“以使节身份远渡重洋地送交书信,我很感谢贵国的深情厚意,满足至极。请你回去转达,我国和美国的关系将持续万世”。
将军确实是在美国人面前出丑了,他那些标志性无法遏制的动作,让哈里斯知道,这个将军真如外界传言那样,是有些病的。但“清晰稳定的声音”,无疑使他觉得,将军的智商有问题,并非实情。
这或许可以说是德川家定的高光时刻了,他做了很多日本人不敢做不想做的事——接见洋人——给哈里斯留下还算不错的印象——从而创造了历史。
2019年11月20日(德川家定 剧照)
然而,也仅此而已了。
他还没死,拥立一桥庆喜还是德川家茂的两派,就已斗得势同水火。
继嗣、攘夷、倒幕……刀光脸影,血雨腥风……
1858年8月14日,35岁的家定病逝。
在此之前,南纪派获胜,德川家茂将成为新任将军。
8年之后,年仅20岁的家茂病逝。一桥庆喜,终于做了征夷大将军。
此时的日本,已经风雨飘摇。
大政奉还,戊辰战争,幕府倒台,斗了十几年才当上将军,却在两年后成为过街老鼠。
德川庆喜的命,其实比家定还背。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波哥谈古说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