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小年是哪天无所谓,反正我家几天前已进入过年模式了

2020-01-17 19:13阅读:
农村有俗话,大人望插田,细人几望过年。
细人几,也就是小孩。
今日北方小年,朋友圈里祝福不绝于耳,但我无感。
因为身处南方,明天才是小年啊。
7岁多读一年级的女儿,早在课文里背过了——
二十三,糖瓜粘;
二十四,扫房子;
二十五,磨豆腐;
二十六,去买肉……
一早,她就讲了,明天是我们小孩子过年,奶奶说好了会给压岁钱,你们呢,不能打我和弟弟……
平时虽然因为辅导作业的事,红过很多次脸,但,没打过吧?
哎,现在小孩,真是碰不得。
想我们那时候不听话,父母的口头禅是——
你怕是要打一餐过年哦……
很多时候,就真打了。
更多是时候,是被骂了……
比如,邻居家杀年猪的时候,没用开财宝三字,而是用了“杀”……
南北小年是哪天无所谓,反正我家几天前已进入过年模式了 (小猪)
便会被骂,你怎么这么蠢呢,早几天就教过你了,要给人家讨个好口彩……
说起来,这些都会是小年前后的事。也是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的时代的事。
有了网络之后,争的不是这些玩意儿了,而是:
为何北方二十三,南方二十四;
为何北方要吃饺子,而我们好像就像平时一样炒几个菜……
当然,也不可能有个所以然,中国这么大,南北东西,风俗各不相同。
而且,尤其是咱们南方,具体点吧,我们湖南,十里不同音,五里不同俗,甚至,我家比起邻居来,都早几天进入过年模式。
为何这样讲呢?
很多朋友知道,过年一件大事,那就是祭祀。
祭祖宗与各路神仙,请他们保佑一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读书的成绩好,打工的挣到钱,泥工木匠都安全。
父亲已六十了,年轻时没有学建房起屋,做不了砌匠也不会砍木头,但是,包工头们喜欢喊他做小工。
挑砖啊,和沙啊,父亲都干得很溜,吃得苦,霸得蛮,不争奸。
所以,每年
十二月二十,我家都会杀只公鸡。
南北小年是哪天无所谓,反正我家几天前已进入过年模式了 (祭鲁班)
祭搂板阿公。
搂板阿公是土话,很多年来,我一直不知道到底一杯酒一只鸡,祭的是哪位。
一直在想着,搂板,鲁班,搂板,鲁班……是不是呢?
今年一查,才知道,确实是鲁班。
他作为中国土木工的鼻祖,受到建房子做柜子的工匠们的崇拜,每年他生日之时,便要杀一只公鸡来纪念他。
南北小年是哪天无所谓,反正我家几天前已进入过年模式了 (鲁班画像)
前面我说过,过年除了吃吃喝喝,最重要的,是对祖宗及圣贤们的怀念,诚如很多人堂屋里所挂的对联写的——
蔬食不忘天地德
布衣常念祖宗恩
虽然从文学性上讲,这对联很朴素,但确实讲出了一番大道理。
邻居们呢,家里没有做工的,所以啊,他们也不祭鲁班。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屏山石时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