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燕云十六州”所造成的最大危害,没有几人真正明白1

2019-08-14 08:22阅读:
首先简单的科普一下“燕云十六州”的地理位置和由来:
燕云十六州包括燕(幽)、蓟、瀛、莫、涿、檀、顺、云、儒、妫、武、新、蔚、应、寰、朔,共十六州。其中幽、蓟、瀛、莫、涿、檀、顺七州位于太行山北支的东南方,其余的云、儒、妫、武、新、蔚、应、寰、朔九州在太行山的西北。
公元936年,后晋的开国皇帝石敬瑭(后唐河东节度使)叛后唐自立,向契丹求援。契丹出兵扶植其建立后晋,辽太宗与石敬瑭约为父子。公元938年,石敬瑭按照契丹的要求把燕云十六州割让给契丹,使得辽国的疆域扩展到长城沿线。
对于失去“燕云十六州”对以汉族为主体的中原王朝所造成的危害,比较流行的观点认为集中在两个方面:
第一,失去了抗击北方游牧民族侵袭的地形优势。理据是从秦汉到五代十国,沿长城一线的险峻地形始终是以步兵为主的中原军队抗击北方游牧民族骑兵部队的天然屏障,而“燕云十六州”恰好就处在这条重要的军事防御线上——其中幽、蓟等十二州位于河北北部,云、应、寰、朔四州位于山西北部,长城要隘山海关、喜峰口、古北口、雁门关都在这一带。失去了“燕云十六州”,便处于乎无险可守的境地。
第二,失去了战马的主要来源。“燕云十六州”及其附近地区,从唐代中期开始,便已经胡汉杂居,属于从游牧向农耕生活方式的过度区域,既能出产战马,也能通过边境贸易的方式为中原王朝提供战马,而失去这一地区,直接导致赵宋的战马严重不足,骑兵比例过低,与大规模使用骑兵的辽、金、蒙古的对战中处于不利的位置。
然而,笔者以为,上面的两个观点既有失公允,也有开脱之嫌,先批驳如下。
首先来看看所谓的失去了地形上的优势。笔者曾经在《都说逐鹿中原,可关键点却在山西!》一文中专门讨论过中国的地形,争夺天下的真正意义上的关键优势地形区域是山西,“燕云十六州”虽然失去了,但包括太原在内山西南部地区仍然在中原王朝手中,而历史已经证明,争夺山西的战争,基本上都是围绕着太原来进行的,只要配置适当的兵力,将领指挥得当,完全无惧游牧民族的侵扰。李渊能够依托太原为根据地夺得天下,占据此处的晚唐节度使们均能依靠自身的实力击退游牧民族,足以证明。那些想当然的以为占据了“燕云十六州”,便能居高临下势如破竹的,不过是马谡之流,凭空臆想出来的而已。
再来看看所谓的失去战马的主要来源,按照笔者的理解,这里的“来源”有两层
意思:其一是中原王朝自己掌握的官方马场,其二通过边境互市的方式购买游牧民族的战马——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那么回事,但实际情况却截然不同!
后周的柴荣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场征战的对象是后汉,是契丹人的辽朝扶植起来的傀儡,自然是没有理由缺乏战马的,而后周的军队既然能战而胜之,说明包括骑兵在内的军队整体战斗力方面没有明显的劣势,而继承了后周的宋朝,在刚刚平定江南之后迅速挥师北上,再次战胜了后汉,并在前面的几次小规模战斗中击败了辽军,由此可见,要么是后周和赵宋不缺战马,要么骑兵对战斗力的影响没有后人想象中的大。此外,即便是到了南宋,通过与西夏(不稳定)、大理、吐蕃、甚至朝鲜的贸易,依然能获得战马,当然,只是数量和比例不可能达到与辽、金、蒙古相提并论的程度。不信的话,看看《宋史》记载的宋辽、宋金之间的战斗,宋军的骑兵突击随处可见,显然不是北军的专利。而蒙元对南宋的征服,与其说是骑兵对步兵的胜利,不如说是北方汉人为主力的步兵击败了南方汉人步兵。襄阳攻防战、丁家州水战、崖山海战、钓鱼城攻防,这些影响战争进程的著名战役之中,你能看到骑兵起了多大作用吗?
读者看到此处肯定会问:“燕云十六州”的丢失既不会造成地形优势的完全丧失,对战马和骑兵的影响又不是致命的,那岂不是没有危害了?非也非也!
笔者的观点是:“燕云十六州”的丢失,最大的危害是大大的增加了北方游牧民族的生存空间,提高了生活水平,从而导致了其人口持续性增加,叠加效应之下,最终完全打破了与中原王朝力量对比的天平!
“燕云十六州”总面积在十万平方公里左右,且处在草原游牧经济向农耕经济过度的地带,土地肥沃四季分明,一年能收获两季作物,其生存条件比起漠北和辽东那简直是天渊之别。游牧经济与农耕经济相比,由于技术含量和劳动生产率低下,生产的剩余相对比较少,而剩余的畜牧产品又都是难以保存的,而中原王朝在大部分时间里都不愿意进行正常的贸易,故而导致其生活水平非常低,严重限制了人口的增长。石敬瑭把“燕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契丹人大举南迁,由于南部有后晋在山西做缓冲,让契丹人慢慢站稳脚跟并发展壮大起来,再融合、同化杂居的胡汉不同民族,实力与日俱增。
然而,契丹部落的南迁,客观上又增加了北方其他民族的生存空间,故而当契丹在与宋的对峙中锐气渐失之时,白山黑水间的女真人又悄然崛起了,而等到女真人建立金朝,获得了整个黄河以北的广袤领土之后,除了少数不愿意南迁的生女真,大部分熟女真都跑到了中原来讨生活,草原上的蒙古人又乘机填补了女真人的空间,发展壮大起来。
假如没有“燕云十六州”额外提供的生存资源和空间来反哺塞外,契丹也罢、女真也好,还是蒙古,都无法实现人口的大幅度增长,难以获得压倒性的优势,很大的可能是跟以往一样,继续进行疯狂的生存斗争,完全无暇南顾!
原文链接:http://www.lieshutu.com/archive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