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偏执狂和一个伪君子,彻底的改变了“儒学”的模样

2019-10-08 08:52阅读:
无论承认与否、愿不愿意接受,儒学在我们中国人的精神和文化,乃至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留下深刻的烙印,并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现代中国人的观念和行为模式。然而,关于儒学的争论也是最激烈、最广泛的,反对者认为儒学不但要为近代中国的落后负责,还要对现在社会中存在的许多陋习承担后果,而支持者则表示,儒学是好的,之所以会带来种种弊端,是在传承中出了问题,并不是儒学本身有问题。
笔者认同那些支持者的说法——儒学的大多数问题和弊病,与其创立者孔子没有多大的关系,而是那些所谓的将“儒学”发扬光大的继承者,诸如偏执狂孟子和伪君子朱熹之流彻底改变了儒学的本来面目。
推荐一位00后嘻哈小歌手的中国风嘻哈《温室》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诵读《论语》,不难看出,孔子在谈论之时,喜好用疑问句,语气平缓,一派中正平和之气,是个智者在恬淡宁静心平气和的状态下与人探讨人生的道理,而其推崇的“中庸之道”,讲求不偏不倚,折中调和的处世态度,避免了矛盾的激化和走极端的情绪。其实,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适当的妥协和退让是一种生活的艺术,也从侧面验证了孔子的正确。
可惜的是,被称为亚圣的孟子,自幼丧父,而寡母又对他期望很高,家法森严,高压之下虽然勉强成材,但却在逆反心理的作用之下,最终演变成了偏激的性格,是个不折不扣的偏执狂。故而在《孟子》当中,
喷涌而出的是斩钉截铁的判断句,是不容辩驳、不容置疑的结论,是毫不留情的鞭挞和辱骂,孔子推崇的“中庸之道”已经踪迹全无。
“人若无志,与禽兽同类。”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
杨朱利己,是无君也;墨子兼爱,是无父也;无君无父,是禽兽也。”
“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
偏执狂改变了儒学的风范,但是儒学的基本内容还是没有改变的,或者说,还没有到大规模毒害人的思想、灵魂的地步,然而,等到了南宋,伪君子朱熹横空出世,彻底将儒学给带到沟里去了。
说朱熹是伪君子,原因如下:第一是他在获得宋孝宗召见之时,虽然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但对皇帝最关心的如何应对金国的威胁之时,顾左右而言他,要皇帝“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之学,反对老、佛异端之学。”好像皇帝只要“格物致知”,金兵自然就会灰飞烟灭一样。再者,道家和佛教思想,是他自己大规模引入儒学的,反倒贼喊捉贼,竖起反对的大旗。最后,一边打着“存天理,灭人欲”的旗号,一边却又贪财好色,引诱尼姑、丫鬟,确实算是一代伪君子的楷模。
南宋之后,明清两代,都将朱熹的“理学”,也就是彻底变了味的“儒学”奉为正统,造成的直接后果便是伪君子大行其道:明朝都要亡了,他们还要以大义的名分不准崇祯议和,可闯王一到,全部投降;面对西方列强的威胁,在朝堂上个个都是立场坚定的主战派,可一到战场,立刻抱头鼠窜,然后在奏折里不断的报捷。
这些都是饱读诗书的科举精英,不难想象,一门学说怎么可能依靠一群偏执狂和伪君子来发扬光大?至此,儒学已经彻底的变质了,以至于王阳明费劲心力捣鼓出来的“心学”也无法扭转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