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更“文明”——中世纪欧洲与古代中国死刑比较

2019-10-09 08:37阅读:
第一级:凌迟(中国)与轮刑(欧洲)
“凌迟”俗称“千刀万剐”,是我国封建社会死刑中最残酷的刑罚,没有之一。“凌迟”主要是针对犯了谋反、犯上作乱、“口语狂悖”等“大逆”、“逆伦”罪的人设置的。也就是说,“凌迟”主要是用来处死危及封建统治阶级利益的政治犯的。“凌迟”的执行方式是将犯人零刀碎割,一共要延续三天,使其极尽痛苦而死。
“轮刑”,首先把受刑者的四肢分开绑在地上,同时在其各主要关节,如手腕,脚踝,膝盖,臀部和肩膀后面捆上木质的辐条。行刑者用沉重的包铁的轮子砸断其四肢和关节。等四肢的骨骼分别打碎,和血、肉混成绵软状态后,四肢被编到轮子的辐条上,然后正面朝外悬挂展示。痛苦的受刑者将继续保持该状态数日,他们一边遭受别人的辱骂、羞辱,一边奄奄一息慢慢死去。根据有文字记载的记录,犯人最长的存活记录是三天。
从上面的对比不难看出,由于欧洲的“轮刑”是一次性完成,后续的主要是成果展示,跟天朝上国比起来还是稍稍逊色的。
第二级,腰斩(中国)与挖心(欧洲)
腰斩,顾名思义,就是用重型武器拦腰将犯人从中间砍成两段,犯人在血流尽之前将在清醒状态下饱受痛苦的折磨,而这个过程通常会延续几个小时,民间传说最后一个受刑者沾着自己的血连写七个“惨”字,才促使将其废除。
挖心,不用说大家也明白,而欧洲最臭名昭著的一次行刑是以所谓的“与魔鬼和撒旦缔结了六年之盟”的名义,施加在一位叫布拉班特的市民身上的,当时他被活着挖开胸膛,刽子手摘掉他的心脏之后再拿着跳到的心脏抽打他的脸,让他在极度的耻辱和痛苦中死去。
开膛破肚之后,人很快会死去,痛苦持续的时间比起腰斩来要短的多,天朝上国在这个环节上再次胜出。
第三级,车裂(中国)对分解肢体(欧洲)
车裂(实际执行中基本上都是用马来拉)是将活人的肢体直接拉开的刑罚,场面极其血腥恐怖,统治者的目的是用来威吓百姓,不过对犯人来说,痛苦的过程可以很快的结束。
分解肢体,由于欧洲在行刑过程中,很少用马拉的方式,而是用职业刽子手用专门的工具来进行,故而犯人很难立刻死去,遭受的痛苦时间会持续很久,远远超过车裂。
中世纪的欧洲在这一级别的比拼上完胜天朝上国。
第四级,绞刑。
绞刑是通常来说的吊死,中欧的行刑方式相同,不过,中世纪的欧洲在基督教的控制下,特别的仇视犹太人,故而当犯人是犹太人时,遭受的痛苦和耻辱是加倍的——经常把他们倒着吊死,旁边再同时吊死两条狗,意思是说犹太人跟狗是一样的。因为倒吊的死亡过程极其缓慢,所以牧师会乘机劝说犹太人在此时改信基督教,则可以获得基督徒死刑犯的待遇。
由于额外多出了对犹太人的残忍折磨,中世纪欧洲再次胜出。
第五级,斩首。
中国与欧洲几乎完全相同,区别在于,中国使用的是大刀,欧洲使用的是重剑,双方基本处于不相上下的状态,但是考虑到剑不利于劈砍,一次斩首失败的概率高过中国,故而最终还是欧洲胜出。
此外,欧洲还有独具特色的火刑和水刑。火刑是专门来对付“异端”、女巫男巫、兽奸者、同性恋等群体的刑罚,目的是通过火来消除痕迹和净化。水刑通常是针对女性犯人的,就是直接把人装进笼子丢到河里,由于有执行时间的限制,再加上河水的深浅影响,经常会有犯人能活下来,故而算是最轻的死刑了。故而水刑和火刑一个加分一个减分,基本上不会影响双方的对比。
看文累了,听首不一样的歌
综上所述,不难看出,我们中国的封建时代,虽然大多数时间里宣称是用孔孟之道来治理国家,但在死刑的执行上,完全看不到儒家的“宽仁”,实质上是法家的一套,可谓挂羊头卖狗肉。
中世纪的欧洲,死刑的执行上同样很难看到基督教教义中的“仁慈、宽宥”,尤其是在对那些根本没有实质性的犯罪行为的异端、女巫等群体的处罚上,完全是宗教迫害。
两相对比,发现封建时代的中国和中世纪的欧洲,在死刑的执行上竟然是一对难兄难弟,没有谁比谁更烂,全都是残忍、野蛮、暴力的代名词,无怪乎文明的进程不约而同的相同的历史阶段停滞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