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种司法体系冤枉了更多的无辜者——中世纪欧洲还是古

2019-10-11 11:18阅读:
首先声明,这里的比较是按照无辜者的比例来进行的,而不是按照绝对数量,要知道,咱们国家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当中,人口的绝对数量都保持在全球的四分之一左右,用绝对数量对比的话,显然是有失公允的。
古代中国在成文律法的编撰和法律体系的建设应用是相对比较完善的,再加上儒家强调“宽、仁”,尤其是对死刑采取格外审慎的态度,必须要皇帝亲自核准,客观上减少了冤案的制造。但是,古代中国的司法体系也有明显的弊病,诸如对刑讯逼供的依赖,法医的理论和实践的滞后,以及审判过程中程序正义的缺失等等。
中世纪的欧洲,法律体系不够完善,很多时候都是依靠《圣经》来做判决,缺点非常明显,但由于解剖学的实践提升了证据的搜集,又相对比较重视程序正义,故而整体来说,与古代中国处在同一个水平线。
一首中国风的RAP,很耐听
然而,在中世纪的欧洲司法体系中,有两个更加巨大的缺陷,从而使蒙冤的无辜者比例大大高过古代中国的:第一,宗教法庭,或者叫宗教裁判所的存在,使其不但多了一个完整的法庭出来,而宗教法庭审判的对象是所谓的“异端”,就是那些不信教、信奉其他教派的、还有涉嫌亵渎神灵、巫术的人,而这些在古代中国是基本上是不存在的;第二,世俗法庭里的“异端”罪指控,其审判对象与宗教法庭相同,自然又加大了无辜者的范围。
可惜的是,古代中国的刑罚中,又有个专门用来冤枉无辜者的判罚“连坐或者叫株连”,罪行严重时甚至往往会“族诛”,就是俗称的“株连九族”,而明朝的朱棣为了表达对方孝孺的切齿痛恨,竟然“诛其十族”。
不过,虽然“株连”的办法扩大对无辜者的打击面,但在明代以前的古代中国,这种判罚的使用频率并不是很高,并且几乎都是专门用来处理“谋逆”大罪的。由于谋
逆的罪行极其严重,并且被指控的人还要“够资格”,故而在正常的年代,要隔上数十年才会遇上一次。
当然,其中也有例外——明太祖朱元璋开了个大范围株连的头,他儿子朱棣将其发扬光大,虽然朱家的后世子孙稍微控制了一下,可等到满清入关之后,为了压制汉族的反抗意识,大兴“文字狱”,“株连”用得频率又高了起来,迅速达到帝国时代的顶点,将数不清的无辜者处死。
综上所述,在没有大规模“株连”的时期,中世纪的欧洲法庭,被冤枉的无辜者比例远远古代中国,而明清两朝,则制造了更多的无辜者。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