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联金灭辽”是指宋朝徽宗年间,宋廷趁着辽国衰落,与新兴的金国结为同盟,共同灭辽的国策。
宋廷期望能夺回战略要地“燕云十六州”的控制权,重建中原王朝的北方国防生命线。但是,由于在宋金联合灭辽的过程中,宋军北伐部队在战场上表现惨不忍睹,金朝统治者从中看到了宋廷内部的腐朽虚弱,极度轻视,非但没有按照盟约交割赵宋失地,反倒在灭辽之后,挥师南下,一举占领宋朝京师东京汴梁,掳徽钦二帝及宗室而去,北宋灭亡,是为“靖康之变”或称为“靖康之耻”。
由于“联金灭辽”与导致北宋灭亡的“靖康之变”在时间上相隔很短,又有内在的因果关系,故而遭到后世的广泛质疑和诟病,比较具有代表性的看法是:“联金灭辽”的战略因为没有看到其中蕴含的巨大风险而显得目光短浅。
首先,宋廷等同于撕毁了与辽朝之间签订的协议,从而导致了其他近邻国家的信任;其次,打破了宋朝北部边境保持了百多年的力量平衡;最后,没有认清金朝侵略成性的本质。
然而,这种观点最大的问题是典型的拿着结果来找原因,换句话说,就是马后炮,因为批评者都是后世之人,早已明了历史的进程和结果,作为旁观者,自然可以随意指点江山。
假如我们想更加客观的分析宋廷“联金灭辽”的战略,必须采用换位思考的方式,把时间拉回到最终决定做出之前的大宋朝廷,看看当时的宋朝所面临的具体形势和它所获取的信息,再回头来看这项抉择是否合乎情理,甚或是否为最优选择。

1114年,在完颜阿骨打率领女真人为主力的部落武装开始骚扰辽朝东北部边境之时,整个东亚大陆实际上只有三个玩家:辽、宋和西夏(高丽王朝按照自身的传统,将统治控制在朝鲜半岛,没有扩张的欲望。)而在这三个国家当中,辽朝军事实力最强,宋朝军事实力排名第二,但综合实力第一,西夏最弱。
但是,由于彼时的宋朝对西夏采取了扩张主义态势,持续不断的投入兵力争夺关键战略地区横山山脉的控制权,并且最终击败了西夏获得胜利,而西夏则不断的派使节到辽朝请求干预,虽然宋朝没有理会辽朝的警告,但辽朝积极的外交干预姿态还是拉近了与西夏之间的距离,两个国家保持了友好的关系,故而西夏全力支持辽朝反抗女真军队,一直持续到辽朝灭亡后的1124年。
简而言之,三国鼎立的局势当中,排名第一的辽朝和第三的西夏结成了战略同盟,与宋朝保持友好关系的高丽又不能提供任何实质上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之下,宋廷当然不会放过与任何具备相当实力的第三方结盟的机会,更何况第三方既在辽朝的后方,又能给其制造麻烦。
彼时,宋廷与女真人之间的陆路通道被辽朝领土所阻隔,只能从渤海湾的山东登州等地,通过海路来进行联络,如此一来,宋廷所掌握的有关女真部落的全部情报便只能有两个来源:其一,通过派往女真领地的使节窥探;其二,通过高丽王朝使节的分享。显而易见,这两种方式获得的情报都是极其有限的,并且由于无法得到足够的验证而容易带有严重的偏见,因此,宋廷对女真人真正的实力缺乏了解而严重低估了,当然,当时作为女真首要敌人的辽朝,同样也严重低估了女真人。
辽朝将整个女真部落按照生活的区域划分为三个部分:生活在辽朝疆域和边境附近,接受辽朝统治的称为熟女真,边境地区往外,辽朝管辖不到,但认可辽朝权威的称为顺女真,而深山老林中的那些过着原始渔猎生活的则称为生女真。由于辽朝的北面官管理模式极其松散,既没有办法阻断后两种女真与高丽、宋朝之间的联系,也根本摸不清他们部落的人口数量和战争资源。
从上面列举的事实不难得出结论,宋廷在决定与金朝结盟之前,对这个新崛起的女真人王朝的情报是严重匮乏的,了解自然是肤浅的,不过,这在交通和通讯技术极其落后的古代是完全正常的。那么基于以上有限的情报,宋廷得出的结论是,女真在辽朝边境后方,虽然骁勇善战,但推测其人口有限,没有争夺天下的野心与能力,与之建立同盟关系,进则合作攻灭辽国,退则平衡与辽朝和西夏亲近造成的战略态势。
此外,宋廷在同期进行的两场战争,即与西夏争夺横山和镇压方腊起义,都是获胜的一方,对宋军的战斗力自然还是抱有信心的。
综上所述,“联金灭辽”的战略,站在彼时宋廷的立场上,实在算不上多大的错误,至于其最终的失败和导致的严重后果(靖康之变),则是战术问题+偶然事件造成的,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十分勉强!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