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八)听诊器去哪儿了

2019-05-15 05:49阅读:
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八)听诊器去哪儿了 内科病房
(八)听诊器去哪儿了
常新的听诊器找不到了。
常新问遍了科里的每一个医生,都不知道她的听诊器去哪儿了。
常新心里爱琢磨、嘴上爱碎叨的性格,在这次找听诊器的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每问到一个医生有没有看到她的听诊器的时候,她都跟人家碎叨半天。
“哎,你没看到,你说它去哪儿了?有没有放到抽屉里啊?我的抽屉我都看了,没有啊。你的抽屉里看看有没有啊?抽屉里没有,会不会去病房检查患者的落在病房呢?我去看了我那几个患者,也没有啊。你的患者也没有落在那儿吧?会不会落在更衣柜里呢,我的更衣柜检查了也没有啊,你的更衣柜不会有吧?会不会让别的科的人拿走了?是哪个科的人啊?怎么也不跟人说一声啊,就把别人的听诊器拿走了,这都是什么人啊……”
几乎在科里忙着的每个医生护士,常新都逐个碎叨了一遍,都说没有看到。于是常新情绪就有点失控了了,由开始在科里嘟嘟囔囔逐渐演变到大声嚷嚷起来了。
大家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出言相劝,唯恐话说多了被她怀疑上身,心想如果听诊器再找不到,这常新不知道又会折腾出什么动静来?
直到有个护士实在是受不了了,壮着胆子跟她搭了一句话,“常大夫,您要不在内科群里发个微信问一下?今天没来上班的人您还没问呢。科里在上班的人,您都问了一遍了,再嚷嚷下去,您也嚷嚷不出来啊。”今天就一个人倒休没来上班。
于是常新恨恨地说,“这是谁啊?都还有谁没来上班啊?什么人啊这都是
?不来上班拿走了人家的听诊器也不说一声,这不把人给急死了。”
大家都默不作声,心想,没来上班的人也不见得就拿你的听诊器了。
不过有的人心里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今天科里没来上班的人就一个,就是常新的小跟班,科里跟她关系最好的人—陆莎。而陆莎是科里唯一一个没有私有听诊器的人。
科里也有一个公用听诊器,不好用,也不卫生,所以很少有人用。别人都是自己买一个自己用,很少借别人的用,而陆莎不知道怎么想到,就是自己不买一个,老是借别人的用。
内科病房所有医生的听诊器都被陆莎借了一个遍。天天借,来回借,反复借,反正就是自己不买一个。听诊器就像白大褂一样,是每个大夫的必备器械。也像白大褂上的扣子一样,穿上了白大褂,听诊器自然就在兜里放着。每个大夫自己买的听诊器都是一上班就随身携带着。所以听诊器实际上就是每个大夫的私人物品。
可这个陆莎偏偏就不买一个,来来回回地跟别的大夫接着用,上午借这个大夫的,下午借这个大夫的。今天看这个大夫不在,拿过来用一天;明天又看另一个大夫不在,又拿过来用一天。
听诊器也是个娇气的诊疗器械,不爱惜着用也容易坏掉。肖羽的听诊器就被陆莎借走了给用坏了。
陆莎还的时候嘴上还说的特好听,“肖姐姐,对不起啊,给您用坏了,您看怎么办啊?要不我给您买个新的吧?”
肖羽郁闷地咬牙切齿,这可是她花了二百多元买的,可嘴上还不好说什么,“没事没事儿,我看看能不能凑合凑合接着用?”事实上还能怎么用?听诊器听不清声了,实际上也就废了。
陆莎倒也不客气,就此再也不提这事了,好像没有用坏过肖羽的听诊器似的,又继续借别人的用。肖羽看看陆莎根本就没有赔她听诊器的意思,也是无奈之极,只好又在网上买了一个同款的听诊器。
邸青看在眼里,也是打抱不平,跟肖羽发牢骚,“这陆莎太过分了,这么贵的听诊器,给人用坏了,也不赔。还好意思继续借别人的使。”邸青的听诊器跟肖羽的听诊器是一起买的,她知道这个听诊器的价格。
肖羽也只好自我安慰,“算了,为一个听诊器跟她生气也不值得。再说了,因为听诊器跟陆莎置气起纠葛,姜新说不定又要借机整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了。”
邸青直性子不管这个,站定了立场,听诊器至此开始就是不再借给陆莎了。
陆莎跟常新关系最好,但也知道姜心眼小、爱算计,所以平时也不怎么跟常新借听诊器,都是趁着常新休息不在岗的时候拿过来用。
可这次终于撞到枪口上了!
常新的听诊器果然就是陆莎拿走用的。
常新在内科微信群里发了“谁拿走了我的听诊器?”的讯息之后,过了一会儿功夫,果然不出大家所料,陆莎在微信群里怯怯地回复了,“常姐姐,对不起!是我拿走用了,落在我的白大褂兜里,下了班着急走,给锁到我的更衣柜里了。”然后还发了一个抹着眼泪委委屈屈的小表情。
科里的各个医生护士看到了回复,谁都不吭声。大家心里想,你们两个关系最好,你们自己就掰扯去吧。
常新看到微信之后,自己坐到座位上闷了半天没有出声,然后讪讪地走出了医生办公室不知道干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