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水润芳华第五季云开月明(十四)撩动心弦

2019-06-04 08:04阅读:
露水润芳华第五季云开月明(十四)撩动心弦 (十四)撩动心弦
丁小香伸手关掉了收音机,靠在车座椅背上,闭上眼睛,轻轻哼唱起一首歌:
“那是一个夏日的早晨
葱郁的校园里寂静安然
他开着车来到学校门前
不知道为什么跑的那么远
来到这里就为了撩拨她沉睡的心弦
她睡眼惺忪一夜无眠
空旷的心房里忐忑不安
他的声音一直萦绕耳边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那么烦
坐在车里就为了等待他撩动我的心弦
他沉默不语神色凛然
狭小的车厢里呼吸困难
路上的车辆在你追我赶
不知道为什么开的那么慢
拥堵在车流里就为了左顾右盼步履蹒跚
风在街道上轻舞盘旋
路旁的树荫里情丝弥漫
清凉的空气在鼻息之间
不知道为什么爱说出口就那么难
停滞在时光里就为了等待你的只语片言”
戴维已经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丁小香娇软香甜的歌声里散发着暧昧迷惑的柔情让他不知所措。丁小香这是在向他示爱吗?还是单纯的就是一个歌而已,是在唱给他一个人听的?还是泛泛地只是在唱歌,适合所有人听?
今天是姜小新的大日子!戴维不想再节外生枝,生出什么事端,他不想顺着丁小香的诱惑再走下去,他觉得再被丁小香这样牵着走下去,他的生活可能就会像今天的交通状况
,被堵在路上。
戴维压制着内心里蠢蠢欲动的情欲,一只手紧紧地握住方向盘,一只手放在车档操纵杆上,眼睛紧盯着前方不时闪烁刹车灯的前车屁股,努力把被丁小香搅乱的心绪归拢起来,集中注意力好好驾车。
丁小香唱完了歌之后,不再言语,仍然闭着眼睛,小手却不自觉地悄悄爬上了戴维扶着操纵杆的手背,然后就停留在了手背上不走了。
随下来的一切都是条件反射式的反应了。戴维已经无法冷静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已经把相当大的一部分注意力放在了安全驾车上,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坚强地凝聚起新的力量去对抗丁小香无声柔软的诱惑了,他的心被融化了。
过了好久好久,……车子随着走走停停的拥堵车流开上了北四环,东方升起的太阳绽放出灿烂刺眼的光芒,向东而行的车流闪烁着红色的刹车灯,戴维终于不得不抽出了沉迷在丁小香手心里的自己的右手,放下遮光板,遮挡一下刺眼的阳光。
然后,这只右手还放不放回去原来的地方,成了一个问题。
戴维有点纠结,一双眼向前紧盯着路况,一颗心都放在了丁小香的身上,这只右手就停留在了方向盘上,一双耳朵紧张地倾听着丁小香的反应。
丁小香的左手竟然不依不饶地又追了过来,又放在了戴维握着方向盘的右手背上。
戴维短暂地闭上了一下眼睛,叹了口气,又赶紧睁开。
“别…..别再这样了!影响开车!”戴维终于说出来了心里最初的想说的话。
戴维感觉到丁小香柔软的小手突然变得僵硬了,温暖的手汗也变凉了。
丁小香像是受了惊似的,看了戴维一眼,突然就缩回了自己放在戴维右手背上的左手,两只手紧攥着放在自己的胸前,敏感的身体像一只被暴风雨打落在地的小鸟一样收紧蜷缩在座椅上。
戴维又叹了口气,眼睛的余光瞄了一眼丁小香,不再去想多余的事儿,集中注意力专心致志地开车。
戴维把车开进学校停好,然后归档熄火拉起手刹。时间还早。开车堵了一路,精神也高度紧张了一路。此时戴维松了口气,靠在座椅上放松了身体,转脸看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丁小香。
丁小香这会儿却又突然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她的心情又被校园里朝气蓬勃、活力洋溢的气氛所感染,情绪顿时活跃了起来,脸上又绽开了纯洁无邪的笑容,好像忘却了刚刚车上发生的一切。
“走吧!我们下车去转转吧,学校的环境真好。”丁小香兴趣盎然地说道。
女人心,海底针。
戴维真是搞不清楚女人心里到底是在想什么,他看了一眼表,“先去肯德基吃点早餐吧,然后再在学校里逛逛。”他提议道。
于是他们就去了附近的肯德基吃早餐。丁小香点了油条、煎蛋和一杯豆浆,戴维点了一个汉堡、一个煎蛋和一杯咖啡。两个人像情侣一样闲聊着吃完了早餐,然后又回到学校里。
俊男美女一亮相,自然又成为了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招来众多艳羡的目光。
丁小香竟然又没心没肺地拉起了戴维的手,把戴维的手臂抱在自己胸前,头靠在戴维的肩膀上,慢慢悠悠地随着戴维往前走。清香顺滑的长发不时被早晨的轻风吹起,轻柔地撩拨着戴维的脸庞,丰满柔软的胸部随着走路的步伐颤动着,起起伏伏磨蹭着戴维的手臂,戴维眩晕不已,坚贞不屈的信念已经碎了一地。
学校里到处都是一派毕业的景象,一群群的学生穿着黑色、蓝色的学士袍、硕士袍,间或有几个穿着红色博士袍的大龄学生身影闪现。兴奋的学生们披着各色的垂布,戴着黑色的方形学位帽,耷垂着红色或者蓝色的流苏,喧闹着在学校里到处拍照,要留下对学校最后的也是最好的回忆。有的学生或者独自一人或者三两相伴神色伤感地抱着大包小包,低着头步履匆匆地行走在路上,似乎不忍心抬头再看学校里的一房一屋、一草一木,每一次的抬头,都忍不住泪水盈目。
戴维看着眼前的景象,感慨万千,好像又回到了他的大学时代,想起了他大学时的女友,想起了他们的分手,是伤感还是温情的复杂情绪涌上了心头,一时理不出个头绪来。他顺势抓住了丁小香的手,紧紧地握着,好像是在握着他大学时女友的手,莫名的冲动让他抓起丁小香娇软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唇边摩挲了一会儿,然后轻吻了一口。
丁小香也是和他一样,看着校园里一张张朝气蓬勃、年轻靓丽的脸庞,让她不由地沉浸在对大学生活的回忆里,曾经最美好的过往让她流连心伤,现在孤单落寂的日子对照着眼前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脸上的笑容难以掩饰内心的失落寂寞,孤单的灵魂在这个欢声笑语的喧嚣校园里依然找不到可以停泊的港湾。
戴维抓住了她的手,厚实温暖的大手让她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她的手心里开始冒汗,孤单落寞的情绪随着手心里的汗水汩汩地涌了出来。她软软地任由戴维抓着她柔弱的小手,忘却了孤独,美丽的脸庞沐浴着早晨的阳光神采飞扬。
姜小新没有告诉父母都有谁来,也没有告诉戴维和丁小香她的父母也要来。对于姜小新来说,公务繁忙的父亲能来参加她的毕业典礼,完全是个意外的惊喜。除了七年前新生入学的第一天,爸爸妈妈送她入校,参加了她的开学典礼,此后,她亲爱的爸爸就再也没有踏入过她的学校半步。
姜小新和爸爸妈妈比戴维和丁小香稍晚一些到了学校,她还要先回宿舍穿硕士袍。
今天的宿管阿姨态度出奇地好,虹远楼的门禁大开,似乎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这栋平时戒备森严的女生宿舍楼。
这是姜小新的爸爸妈妈第二次进入到姜小新的宿舍楼,第一次还是姜小新作为大一新生入校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宿舍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就像那个时候的姜小新简单清纯,白纸一张。
现在的宿舍则是满满当当塞满了东西。宿舍里面放着四张高低床,上层是床铺,下层是书桌。每张床铺上还都拉着一个小布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少女的秘密。开放的书桌上清一色地都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书桌上面都堆满了大大小小的书,书桌下面都放满了各式各样的鞋,书桌旁边挂着花花绿绿的衣服。
宿舍里住了四个人,另外两个女生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艾晓在房间里收拾东西,她还准备在这里一直住到学校要求离校的时间,她还没有想好怎么在外面租房子住。
艾晓已经穿好了硕士袍,就帮着姜小新穿她的硕士袍。姜小新先换上白色的衬衫,扎上红色的领结,外面穿上肥大厚重的蓝色硕士学位袍,套上粉色饰边的三角兜型垂布,戴上方形的黑色学位帽,把蓝色的流苏系挂在帽顶的帽结上,垂在学位帽右前侧帽檐下。又脱了斯凯奇休闲走步鞋,换上了暇步士黑皮鞋。收拾妥当后,毕业典礼开始的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顾不上再喘口气,陪爸爸妈妈坐在宿舍里聊会天,姜小新和艾晓就着急麻慌地带着爸爸妈妈下了楼奔着礼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