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二十一)枷锁

2019-06-14 06:17阅读:
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二十一)枷锁 内科病房
(二十一)枷锁
常新买房了!
这是她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儿!她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房子了!她可以摆脱租房的漂泊日子了!至此,她才觉得她才是一个真正的北京人了。
这个房子是她刚生完孩子的那一年买的。二环里的一套老房子,面积只有57平米的一套小一居室。房子是80年代砖混结构、红砖砌墙的六层楼房的顶层。
这栋楼楼脚位置的红墙砖都已经被岁月侵蚀地有些凹陷了,用手一摸都往下掉渣。房子所在的小区自然也是一个拥挤不堪的老小区,自行车、电动车、三轮车和机动车停满了小区能挤出来的任何一点空隙,只留下一条能够勉强过的去机动车的车道,而且还是人车混行的车道,早先的人行道已经变成了机动车的停车位了。
这个老小区除了房子老以外,还有两个特点,老人多,养狗的人多。
这个时代的老人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都是经历过艰苦岁月的人,过惯了勤俭持家的日子,所以什么东西都不舍得扔,旧家具、旧家电、旧自行车等等各种废弃不用的居家生活用品,都往楼道里放,楼道里放不下了,就放在楼外的墙角,墙角放不下了,就放在小区里的树围子里。
小区早先建的自行车棚里一多半放满了破旧不堪的自行车,上面都落满了灰尘,都是长久没人骑的车。这些个破车占着大半个车棚,你还不能动,但凡要是推走了一辆破得都不能骑的自行车,不出两天立马就
会有人出来骂街。
养狗人多的老小区的特点就是到处都是狗屎狗尿。老小区的物业费不好收,所以物业管理也不给力。楼门口、树坑里、过道上到处都会有狗狗拉下的狗屎,每天至少都会有一个人走狗屎运,不留神踩上一脚狗屎,在道路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磨蹭鞋底狗屎的痕迹。
机动车的轮胎天然就成了狗狗们抬腿撒尿的地方,天天尿、月月尿、年年尿,尿骚味已经深深地渗入了这个小区机动车的轮胎里,车子不管开出去多远,浓郁的尿骚味都挥之不去。长时间停放不开的机动车,大都会在轮胎的边上放上一块木板或者瓷砖,让狗狗们尿在木板或者瓷砖上,减缓一下对轮胎的尿骚冲击。
小区里现在用木板挡尿的情况越来越少了,因为木板吸尿,长期浸泡下来,木板也就成了尿板了,骚气冲天,让人难以再下手去拿。所以现在用瓷砖挡尿的越来越多,瓷砖光面冲外,狗尿就会顺着光洁的瓷面流下去,不容易吸附在瓷砖上,瓷砖就可以长期使用。
常新买的这套一居室的卧室是最大的一个房间,除了放一张双人床、一个电视柜,还可以放一个大衣柜和一张书桌。
一间小小的客厅,只能放下一个沙发、茶几和电视柜,就剩下对着防盗门的一个过道了。
卫生间是个小小的没有窗户的暗卫,放个洗手池,留出淋浴的地方,也是没有额外的空间了,洗衣机只能放在阳台上。
厨房也是鸽子笼大小的一块地儿,安了燃气灶、洗碗池、操作台和橱柜之后,连个放冰箱和微波炉的地方都没有了。只好在客厅里又挤了个地方放冰箱,微波炉就挨着电视机放在了电视柜上。
这个房子是常新坚持要买的,“宁要城里一张床,不要郊区一间房”,常新有着浓郁的新北京人的情结,只有住进了二环里面,她才觉得自己脱胎换骨真正成了北京人。虽然同样的价钱可以在四环外买一套稍大一点的两居室,但是常新还是坚持买了二环里面的这套房。
这套房子有优点,也有缺点。优点就是地段好,在二环里面。缺点就是房子太小了,常新的公公婆婆和常新两口子,还有孩子,一家五口就挤着住在这个小小的一居室里。
常新的亲爸亲妈就常新这一个闺女,本来也是想着等常新买了房了,就过来北京和常新一起住,帮着看孩子。但是公公婆婆也是就有常新老公这一个儿子,关键是公公婆婆为了给常新两口子凑出买房的首付款,把老家唯一的一套房也给卖了,只能是过来北京跟着儿子住了。常新的爸爸妈妈只好退而求其次,时不常地过来住上个把月。
常新的爸爸妈妈每次过来北京的时候,也是常新最焦虑的时候。本来家里住着就挤得不行,勉强将将地能住下她们一家五口人,她和老公带着孩子睡在卧室,公公婆婆睡在客厅。客厅的沙发是在宜家买的折叠沙发,晚上睡觉的时候,把茶几挪开,再撑开沙发睡觉。常新的爸爸妈妈一来的话,这间小小的房子一下子就挤进了七口人进来,这下就连下脚的地方几乎都没有了。
常新老公想着在附件的宾馆包间房,让常新的爸爸妈妈晚上住在宾馆,白天再过来家里。可常新不乐意,让公公婆婆过去住宾馆,也不能让自己的爸爸妈妈去住,再说每月的房贷还贷压力也特别大,也很难再拿出钱去支付住宾馆的费用,总不能让爸妈自己掏钱住宾馆吧。
常新的爸爸妈妈也不想去住宾馆,一个原因是觉得太费钱,一个月住下来就得五六千元,另一个原因就是觉得传出去让人笑话,自己去北京闺女家,闺女有房子,竟然让自己住宾馆,感觉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儿。
那就只能再挤一挤住。常新和婆婆、亲妈带着孩子住卧室,常新老公和岳父、亲爸住客厅。老人们打小就吃苦吃惯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只要能有躺着的地方睡觉就行了。
可常新两口子就感到非常难受了,觉得家就不像个家了,住的比大学的集体宿舍还要挤,没有一点夫妻两个人的私密空间。
老人们和年轻人也没有聊天的共同话题,每天下了班回到家里,就是六个大人面面相觑、了无生趣,只有孩子还能让人能感到一丝的放松和欣慰。
常新老公也是另外一个医院的医生,每天上班也是和常新一样,忙得不行,下了班回到家里就想歇会儿。可如果常新的爸爸妈妈过来北京住在家的时候,常新老公就不爱回家了,他觉得回到家比上班都累。坐没地儿坐、站没地儿站,面对着岳父岳母还老得端着个劲儿,神经老得绷着,放松不下来。于是就经常加班到很晚才回家,或者是干脆就住在医院了。
常新其实也是不想回家,可母性使然,即使你不想看孩子,你还得给孩子喂奶。更何况自己的父母是过来看自己和外孙子的,自己不回家的话,父母怎么还能好意思一直住下去。
这个结果是常新买房时不曾预想过的。买了房了,以为是有了家了,可怎么还是觉得这家就不像个家,房子不像是自己的房子,还是老有一种漂泊在北京的感觉,而且还是背着一个重重的房子贷款漂泊在北京的感觉,比起买房之前的日子,反倒是觉得更累了。
买房之前,小两口跟另外一对情侣合租一套两居室,各住一间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共用。虽然合住着有稍许不方便,但过的还是很轻松自在的日子。卧室的门一关上,就是常新和她老公两个人的空间了,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没人管没人问,也不用去管别人。想在家吃饭,就去厨房做点。不想做饭了,就去外面饭馆吃点或者点个外卖。两个人男欢女爱、浓情蜜意,过的快快活活、好不自在!
现在买了房了,生了孩子了,应该是生活更精彩了,更有奔头了,但实际情况反倒是更压抑、更憋屈、更累得慌了,反倒是体会不到半点美好生活的影子了。理想中的生活似乎曾经触手可及,可现实却是遥不可及,这种压抑憋闷的日子不知道要过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常新现在满脑子里想得都是家里的四个老人和一个孩子的身影,他们不仅挤占了家里的空间,也挤占了她内心的整个空间,整天里都让她堵心地不行。她的心里、她的脑子里被这种憋闷抑郁的情绪占满了,曾经亲密无间的老公不仅在家里没有了位置,在她心里也渐渐地没有了位置。
常新甚至是懊悔找了她这个老公,她把这一切困苦的根源都归罪于她的老公,她觉得她老公就是个窝囊废,没有本事,没有能力,不能给她提供一个丰裕的物质生活,不能给她买上一套大房子,以致于让她过上了现在这个苦日子。
曾经的风花雪月、曾经的蜜语甜言、曾经的山盟海誓,在现在的常新看来,只不过是一个蹩脚的笑话,生活调戏了她一把,让她迷失了方向,掉进了这满是泥泞的坑里。她想从这个污浊不堪的坭坑里爬出来,她想要摆脱这种困苦不堪的生活,她觉得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郁闷不堪的日子,她觉得这不是她应该要过的生活,这不是她的人生。
她的生活应该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泛舟逐浪、轻舞飞扬,而不是现在枷锁缠身、泥泞不堪、步履艰难的生活。她想要突破、她想要改变。可生活一旦给你套上了婚姻、孩子、还有房贷的枷锁,想要摆脱这一切,又怎么能是那么容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