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二十三)她的人生她做主

2019-06-25 19:25阅读:
内科病房之女医生手记(二十三)她的人生她做主 内科病房
(二十三)她的人生她做主
这天午饭后,内科病房的各个医生有的在值班、有的在休息、有的出去遛弯。连湘就把常新叫到了她的办公室,想着跟常新好好聊聊。
中国式的沟通交流,向来是心里想的一套、嘴里说的一套,心里怎么想的,嘴上不能直接说出来,而是要采取或者蜿蜒曲折或者蜻蜓点水或者隔山喊牛等等各种千转百回的方式委婉隐晦地表达出来。明面上不说破而让对方心领神会,双方合意,则握手言欢,其乐融融。即使不合意,双方还可以顾左右而言他,也不会伤了和气。这才是中国式谈话交流的至高境界。
“家里孩子怎么样?最近老不听你说你家孩子的事儿了。”连湘以孩子作为切入口开始了这次的谈话。
“哦!家里有四个人带着呢,我爸我妈和公公婆婆,也不用我操心。”常新心不在焉地说。
“小孩子最好还是做父母的带着好!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容易溺爱孩子,让孩子养成不好的习惯。”连湘还是继续试图从孩子的角度试探常新的心思。
“可不是吗?我孩子现在是一口烂牙,都是让爷爷奶奶给吃糖吃的,这都往口腔医院跑了多少次了,还没治完呢。就不能说爷爷奶奶的事儿,给孩子惯的一身的毛病。”常新启动了对公公婆婆的控诉模式。
连湘一看谈话的势头要跑偏,赶紧地往回拽,“那孩子的牙病治疗得怎么样了?都是谁带
着去的?你带着去过吗?”
“我没带着去过!都是孩子他爸找到关系挂的号,我也不认识。现在口腔医院太火了,不找关系或者号贩子,很难能挂上号。而且口腔医院看病,每次就看一颗牙,多一颗都不给看。这都去了5次了,还没看完呢。你说孩子他爸这都是找的什么人啊?我看也不咋地,就不能找个靠谱的人一次给看完了。”常新虽然一次也没带着孩子去看牙,但是也没忘了埋怨老公办事不力。
连湘听着感到哭笑不得,真是干活多的人,落得埋怨也多,常新一次都没去过,竟还埋怨她老公,真是没地儿说理了,连湘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
“我觉得下次孩子再去口腔医院看牙的时候,最好你带着孩子去。男人都比较粗心大意,照顾孩子不够细。孩子还是得当妈的来照顾的好。”连湘继续往回拽常新。
“我这一天到晚忙得哪有时间啊!一天都恨不得掰成两天来使。”常新长叹一声,感叹自己分身乏术,青春易逝,容颜易老,再不抓紧时间玩,就没时间享受生活了。
“哎!你跟你那个师弟怎么样了?”连湘抓住机会引入了她的师弟,慢慢地往正题上引导。
一说到师弟,常新立马两眼放光,神采发亮,“我师弟,人家过得那才叫生活。咱们过得这都叫活着。跟人家没法比。”
连湘说到了常新心里最记念的人,勾起了常新的兴致,“连主任,我下个月要和师弟一起去韩国。你如果想让我帮你代购什么东西,尽管说话,我不给你加价。”
“不加价我也买不起。我这一年要还十多万的房贷,给孩子报班一年也得五六万,孩子爷爷奶奶又都一身的病,我可没钱再去买奢侈品了。”连湘叹气道。
“你看看你!你这就叫活着,累不累啊?你也就比我大个几岁,比我可显得老多了。你给自己整那么多压力干嘛呀?”常新略带轻蔑地说。
女人就烦别人说自己老,听到常新说自己老,连湘不爱听了,也不想再费劲巴拉地拐弯抹角地劝常新了,“我这不叫压力!叫责任!你,才应该考虑考虑你对家庭应尽的责任和义务!不要一天到晚地往外跑了,一个家里不能没有女人,一个孩子也不能没有母亲。该收收心了!”
“我有什么可收心的!房子那么小,人又那么多,站都没地方站,家里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常新还是没有听进去,还是满腹牢骚。
“这个房子不是你坚持要买的吗?你不说过你老公当时想买个四环外面积大点的,是你坚持要买这个小房子的。”连湘连番问道。
“是啊,当时只想着地段好,没有考虑实际居住人数。现在房价涨得太厉害了,想换房也换不起了。这个房子的房龄太老了,当时买的时候,就贷不了多少款,都是我和我老公想办法借的信用贷和消费贷,利息高不说,还得一年一清还,然后再续贷。而且这个顶层的房子也不好卖,冬天冷、夏天热,住的人又多,每天下了班一想到要回家,我就头疼。”常新听到房子就心烦。
“既然这样,你干嘛还要跟你师弟去韩国玩去啊,这一去半个月,至少也得花个八千一万的,你日子过得也挺紧张的,把这个钱省下来多好啊。”连湘苦口婆心,终于说到了正题。
“哎!我去韩国可跟我们家没关系啊。一切费用支出都由我师弟承担。再说了,我这不是双人游,我是跟着他去考察韩国的高端医疗服务。”常新解释道。
“那我觉得吧,也不太妥。你跟你师弟关系到了哪一步了,干嘛要花他的钱呀?”连湘有点听不下去了,她的话也越说越直接。
“我……,我师弟那边能走账,都算进考察的费用里了。”常新辩解道。
“我劝你好好考虑考虑。家里面住的再拥挤,那孩子终究还是自己的。而且咱们科里也很忙,你这一去半个月,也得耽搁不少活。不说你出国的费用,还连累你当月的奖金也得少一半,不划算。”连湘家里家外把能想起来劝她的理由都说了。
“行程都已经订好了,我不想再改了。这次如果去不了韩国,谁知道下次在哪儿呢。而且,将来的事儿,谁知道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常新仍然一意孤行。
“那好吧!那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咱们都是拖家带口的人,不管做什么事儿都要慎重!很多事情,要想好了再去做!有些事儿吧,一旦做错了,就再也无法回头了。”连湘觉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也没什么可再说的了,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她的人生她做主!她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就由她去吧。
常新最终还是毅然决然地跟着她的师弟出国了。
常新出国期间,大家都惴惴不安,唯恐她老公跑到医院里来要人。可直到常新回来上班了,她老公还是没有来过医院找她。
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生活的湖水一如以前一样平静,潜伏的风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破水而出,还是女人的柔情如水,能够化万物于无形之中;或者还是男人的胸怀似海,能够容得下任何的悲欢荣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