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水润芳华第五季云开月明(十六)终究要来的相见

2019-10-22 16:13阅读:
(十六)终究要来的相见
毕业典礼结束了。
姜小新和艾晓忙着和同学、老师们拍照合影留念。她们宿舍的另外两个女生有点落落寡欢,这两个女生在北京找到了工作,但是都没有实现户口留京的愿望,她们迫不得已决定搭乘天津市放开落户的新政,把户口落在天津。
天津市上个月也大开落户之门,出台了“海河英才行动计划”,加入各大城市的抢人大战。出台的第一个政策异常宽松,只要具有本科学历,就可以在天津落户。政策刚发布的第一天,就成了在北京工作的有本科以上学历但是没有北京户口的上百万北漂人的不眠之夜。有的人连夜赶往天津。天津各个人才服务中心机构天还没亮就排起了长队。第一天据说就有30万人要申请落户,有很多人顺利地拿到了准迁证,成了第一批搭上政策落户快车的幸运儿!
各大媒体敏感地捕捉到了这条信息,开始大张旗鼓地报道此事,从各个角度发掘这条政策所蕴含的价值量。全国人民这个时候才惊讶地发现天津竟然才是真正排名第一的“高考天堂”,天津竟然是全国高考一本录取率最高的省市,而不是大家一直误以为的北京或者上海。
越来越多的外地户籍人员开始涌向天津。在天津各个人才服务机构排队办理落户手续的外地人越来越多。这个政策的实施效果远远出乎了天津当局的意料,也远远超出了天津当地的承受力。于是当局开始收紧政策,一连几天不停地出台补充政策,抬高落户门槛,不断完善当初脑洞大开政策的缺漏。最后的条件据说是在天津要存档、要就业、要上保险、要有租房合同或者买了房等等。
天津落户新政实施以后,还有一个重大成果就是,天津的楼市在当前出台了无数个调控政策的情况下,房价全线飙涨,销量逆势大增。
姜小新和艾晓热热闹闹地和同学、老师拍照合完影之后,才想起来爸爸妈妈和戴维、丁小香他们。他们几个人都不知道哪儿去了,于是就打电话把他们召集到体育馆的门前,继续和穿着硕士袍的她们拍照合影留念。
体育馆的大门前,姜力诧异的神情一闪而过,然后马上恢复常态。
姜力面色凝重,他装作无意识地看了一眼俞瑾。
俞瑾正自顾自地拿着手机寻着合适的背景顾影自拍。这个风韵犹存的年近百半的女人,陪他风风雨雨过了这么多年,今天却又要面对这样一个情形,又该如何是好。
因为姜力看到了丁小香和戴维在一起肩并肩地说笑着从远处走了过来。“她怎么会在这儿?她怎么会和戴维在一起?她干什么来了?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了姜力的心头,他又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个他认为不应该出现的局面。
姜小新的介绍隆重登场。
只有丁小香心里明白。所有的人都被表象所蒙蔽,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事实真相。
“爸,妈,这是丁小香,我们的好朋友,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创作型歌手,我们几个人都是她的粉丝。”姜小新说道。
丁小香神态自若、笑语盈盈地问候,“叔叔、阿姨好!”
俞瑾诧异地惊呆了!
她看看丁小香,又看看姜小新,再看看姜力,一时忘记了回应丁小香的问候。
姜力沉着地拍了拍俞瑾的肩膀,“人家孩子跟你打招呼呢。”然后抢在俞瑾反应之前,主动向丁小香伸出手意味深长地说道,“孩子,你也好啊!”
丁小香迎合着也伸出手和姜力的手百感交集地握在了一起,一股充满力量的温度从姜力宽厚的手掌里升腾而起,快速地传导进丁小香的心脏里。丁小香就像被注入一针强心剂一般,小心脏开始猛然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姜小新过去和丁小香站在一起,没心没肺地看着妈妈诧异的表情说道,“妈!怎么样,我们两个长得像吧!”
俞瑾喃喃自语道,“像,像,真是太像了!你们真的就像是亲姐妹一样!老姜,你说是不是?”姜妈把话头转向了姜力,迷茫的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直直地盯着姜力问道。
姜力面不改色,大气沉稳地回应道,“是挺像的!真是机缘巧合,让她们姊妹两个走到一起了。”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姜力追问道。
“哎呀!说来话长了,改天有时间再说吧。咱们先拍照吧。折腾了一上午了,天儿也越来越热了,我饥渴交迫的,赶紧拍完照,咱们再找个地儿歇会儿吃饭。”姜小新想着先把今天的事儿办完了,没有理会她爸妈的话茬。
姜小新、艾晓先找路过的同学帮忙,给大家拍了个集体合影,然后又和爸妈、戴维、丁小香挨个拍照合影。最后的几张照片姜小新让爸爸妈妈站在中间,她和戴维分站两边,照了一张。姜小新和爸妈的位置不变,接下来是戴维换成了艾晓,拍了一张。然后是艾晓的位置换成了丁小香,又拍了一张。
一直沉默不语、配合拍照的丁小香突然说了一句,“姜小新,咱们和爸爸一起拍个合影吧?”说着就势自然地挽住了姜力的胳膊,紧紧地贴着姜力,然后招呼姜小新站在另一边。谁都没有听出了丁小香言词里的细节之处,除了敏感多疑的俞瑾。
姜小新没心没肺地嬉笑着挽住了爸爸的另一条胳膊,让戴维给拍照。
俞瑾站在旁边看着,脸色开始变得阴晴不定,不过姜小新没有给她过多思考的机会,和爸爸拍完合影之后,马上招呼丁小香分站在姜妈身边,让戴维再给拍一张她和妈妈、丁小香的合影。
在女儿这个欢庆毕业的大好日子里,俞瑾不想多生是非,破坏了这美好的时光。于是也就压下心头的重重疑虑和几百个不愿意,还是佯装微笑配合女儿把合影拍了。
姜力度时如年,站立不安,“我公司里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们了。我先把你妈送回去,然后就去公司了。你们几个年轻人就自己玩去吧。”他看着俞瑾说,“咱们先回去吧。”
俞瑾看看姜力,又逐一看了一圈戴维、艾晓和姜小新,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丁小香身上,“孩子,有空就到家里玩去,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阿姨,有机会我会去的。”丁小香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走吧!司机还在那边等着呢。”姜力轻柔地拍着俞瑾的肩膀。
回去的路上,姜力和俞瑾坐在车里,一路上谁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话。往事一幕幕又不情愿地浮现在了俞瑾的脑海里。
俞瑾看着车窗外树叶茂密的国槐树走马灯似的一棵接着一棵地闪过,让她目接不暇、心乱如麻,每一棵树都从她的身边一闪而过,每一棵都让她看不清树的模样。
姜力就深沉地坐在她的身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冤家,有多少个女人眼睛盯着他从她的身边一闪而过,数不清,也记不住。现在她和姜力都老了,还以为轻省了,玩不动了。没想到老了老了,老的都不行了,小年青的又冒了出来。
人生就像现在正如火如荼在俄罗斯举行的足球世界杯。多少个球队坚持了90分钟,就在终场前或者补时的几分钟里,却被对手灌进了决胜的一个球,千辛万苦,努力到最后,仍然是失败的结局。
俞瑾想起昨天晚上刚看的巴西对阵哥斯达黎加的那场球就是这样,弱势的哥斯达黎加玩命坚持了上下两个半场,抵住了强大的巴西队的疯狂进攻,终场时比分仍然是0:0,但是就在补时的最后8分钟里,却被巴西踢进了两个球,以0:2败北,让人扼腕长叹,坚持了满场,最后仍然不免功亏一篑,一败涂地。
该来的终究要来,你再怎么坚持也没有用。这就是你的人生!人生就是一出上帝导演的戏剧,每个人都在扮演上帝安排的一个角色,你的人生悲喜都由不得你,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幕会有什么角色出场,出场的这个角色又会怎么样影响到你!
只有上帝!只有站在苍穹之上的上帝才能决定你的人生悲喜!
“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俞瑾眼睛仍然望着窗外轻声问道。
姜力叹了口气,伸手揽住了俞瑾,“你不要多想!这么多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你和姜小新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和姜小新才是我的家庭。有你和姜小新,我才有家。这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俞瑾沉默了半晌,“哎!这么多年了!一切都已经是注定了,改变不了了。”姜妈把头靠在姜力的肩膀上,无力地说道。
姜力用力搂紧了姜妈,轻吻着姜妈的丝滑秀发,看到几根白发掺杂在姜妈乌黑浓密的头发里分外咋眼。
姜力分开黑发,揪到一根白发,使劲儿一扥拔了出来,递给姜妈。
俞瑾看着手里的白发,想象着这就是自己的人生,年轻过,折腾过,爱过,恨过,笑过,哭过……,最后折腾出满头的白发。她的每一根白发都是为姜力而白,最后满头青丝化为一头白发,爱情的火焰燃烧殆尽,留下一地灰烬,然后再打扫干净,重新开始另一个轮回。世事轮回,周而复始,结果都是走向消亡,过程却可以有所不同,所以把一切都想开吧,抛开吧,学会享受人生的过程,人生也就圆满了。
姜力还在费力地寻找着俞瑾头上的白发,然后揪住使劲儿一扥,拔出一根,递给俞瑾。又继续找到下一根,揪住使劲儿一扥,拔出来交给俞瑾。每一根白发都承载着姜力对俞瑾的愧疚,姜力觉得每一根白发都代表着他过往的一段婚外情感,拔掉了也就忘记了。以后可能还会有新的白发长出来,似乎还可以继续拔掉。直至自己也是满头白发,可男人的胡须仍然是黑色的,雄性本能的力量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才能彻底地消失。
俞瑾接过一根又一根的白发,安详温暖的情绪又重回她的内心,她倚靠着姜力宽厚的肩膀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