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北街,桃之夭夭

2019-05-13 19:02阅读:
城南北街,桃之夭夭
四月时至,桃花开了。北街有许多人家兴种桃树,于是每至四月,一出门便能见那桃花雨啊,纷纷的飘下。
我忆起初遇烩儿姑娘的时候,忆起夜颜姑娘的桃花酿,忆起逸尘的桃花糕……忆起有一个夜晚,有十几个人,一同坐于一棵百年桃树下,赏着桃花品着桃酒。那个时候呢,清余作一桃花诗歌,箜茗以落花为他所书“桃花”作点缀,栖迟以桃花为题作文章一篇,念千则是将桃花糕拼凑成“南家酒坊”四字。
那个时候呢,他们都在。
我拾起一片已落地的桃花花瓣,用一方巾裹起,再是收起。抬眸,看向前方的路,遥远而令人无望。但我信念更加坚定。
“你是要去哪儿?”忽然身后一个声音想起,回首,却见一姑娘指着我前方的树林问道。那姑娘一身桃红装扮,漫天纷飞的桃花倒成了姑娘的衬饰。我抬眸,答:“我要去找人啊。”
“去哪儿找呢?”那姑娘又问。
我踮起脚尖,随即道:“去一个喊南城的地方。”语气很是漫不经心,与心中形成反差。
“可以带上我一起吗?”姑娘再问。我疑惑了,为何她要跟着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走。心中疑惑,面上问道:“为何?这位姑娘,我们似是平生素不相识。”
那姑娘仍不放弃,笑靥如花:“小女子桃妖,桃妖的桃,桃妖的妖。现在,我们认识了。我可以跟你走了吗?”我怔然,末间遂道:“好。”
但记这日阳光明媚,姑娘笑容正好,我终是无法忘却那一言:“小女子桃妖,桃妖的桃,桃妖的妖。”
那一言,似是曾经听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