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十五小时(来自朋友的亲身体验)

2017-08-11 08:38阅读:
惊魂十五小时(来自朋友的亲身体验) 近距离接触地震,这是人生的第一次,关于地震的逃生知识,从汶川地震开始到现在,各个社交媒体和新闻让我们对地震逃生方式烂熟于心,但却从没觉得我会遇上,没想到八月八日不但遇上了,还是7.0以上的大地震,天啊,我也算人生中奖了。地震到底什么样?现在想想真有些后怕,算得上生死时速,死里逃生。
先说说我们神助的行程:8月8日早上8点进九寨沟里游玩,导游要求下午4点出沟看《九寨千古情》,九寨美景不断尽收眼底,我们有点埋怨导游《千古情》定的太早,还没看够美景,4点不情不愿的出了沟,去看《千古情》,因为在各地的各种《情》都看过,所以觉得《九寨千古情》也不过如此,演到《汶川地震》时,剧院为了造势椅子强烈的晃动了,我觉得剧情还可以,挺感人。看完《千古情》大巴给我拉回酒店,距离沟口不出20公里远,也就是说,我在震源20公里范围内。
回到酒店晚上8.00,老妈带丫头去吃饭,我有点晕车没吃只去买了点西瓜,待她们回来洗漱完毕,9点多一些的时候,我和老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吃西瓜,小丫头在床上蹦来蹦去的玩耍,其乐融融。就在此时,突然听到巨响,就像什么断了,掉下来了,砸在地上一样,房子开始扭动,地面开始起伏,瞬间断电,一片漆黑,我和老妈同时反应过来一起喊“地震了”,我开始伸手上床拽小丫头拖到身下护住,和老妈一起蜷到床边,脑子里想着“生命黄金三角”,耳边只听到周围的东西噼哩噗噜往地上掉,大约10秒后,震动停止了,我带着老妈抱着孩子光着脚穿着睡衣跑到屋外一个空地上,外
面下雨了,我们也不觉得地凉扎脚,这时空地上聚集了很多人,大家都很惊恐,屋外有点冷,还好我跑出来的时候顺手把背包也拖出来了,里面有一条围巾,可以暂时包上老人和孩子。
光着脚丫子,有点惊魂未定的站在雨里的空地上,旁边是一老一小,老妈有点抖,我知道她害怕了,其实我也有点害怕,但是看着旁边的一老一小,我告诉自己得冷静,不能慌,她们还得指望我。这时候震动停止了,我赶紧冲进房间(万幸我住在1楼1号,离门口很近)拿了鞋子,和衣服,不敢久待,赶紧又冲出来给老人孩子套上衣服,这时的室外温度已经降到了十几度,给他们穿上鞋子和衣服,把他们安置到停车场上面的一个小广场,这时候又发生了几次震动,虽然不大,但足以惊心,观察了一下地形,高坡,离房屋有距离,空旷,还好,又等了一会,没什么余震,再次冲进房屋,拿了行李,再冲出来,这时已经10点多了,老人孩子都有点萎靡,约了另一家的一个爸爸,我俩再次冲进房子,抱了被子,毯子,枕头,每次都只敢在房子里待几秒钟,余震虽然不大,但是一直都有。抱了被子到广场上,再抬头,发现头顶有电线,这可不行,一但断了,很危险,给孩子们挪了个更安全的位置躺下,丫头和另一个般大的孩子终于睡下了。我也略略的可以喘口气了,这时候,导游来说可以到车里休息,老妈想动,被我制止了,按照学到的,地震时车里并不安全,我让大家都别动,广场上最安全,还好大家比较听劝,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好多网上被砸的车子图片都是真实的。
好容易把孩子安置睡下了,才想起拿起手机查看一下外面的情况,但是拿起来才发现所有的通信信号全部切断了,没电也没法和外界联系,耳边能听到的只有水声,此时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接下来不知道几天才能与外界联系上,水和食物在未来会紧缺,尽管抢出来的行李中有两个水杯里还有水,但未来渺茫,还是赶紧买了几瓶水备用。联系不上导游,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没有人管我们,每个人都自顾不暇,幸好还有同车的元宝一家三口和另外一个家庭,我们相互扶持,总算不是孤军奋战。我不断拿出电话与外界联系,都没有信号,很急人,也很担心,看着熟睡的丫头和元宝,心里祈祷千万别再震了。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发现我的电信手机有信号了,尽管打不了电话,但是网络可用,赶紧用微信通知大连的朋友,让她通知其他人我们很安全(万幸,我带了两个电话,移动的彻底没信号到我逃出来,电信这次很给力),通知了家人朋友,我的心放下一半,继续用手机查看外面的消息,才知道地震7.2级,震源离我住的地方不到20公里,《千古情》最后一场9:00开始,这批人正好赶上地震,剧院里疏散起来很麻烦,可能发生踩踏,天堂酒店塌了,5个人没了,救援部队已经出发,……信息涌进来时,脑子很乱,泥石流,塌方,山体滑坡,下雨,这些词一下子都蹦了出来,怎么办?坐飞机?不可能,去机场的路要经过地震源,开车出去,更不可能,还有余震,路两边都是山,滑坡是一定的,脑子里打着架,表面还得强壮镇定,和大家商讨,目前在空旷地带是最安全的。这边再看朋友圈,发现以前的学生也在九寨,赶紧联系他们,得知他们是6个人,住在沟口,离震源更近,知道他们都安全,放心了,先安抚他们,交代了注意事项,告诉他们每十分钟互通信息,保持联系,手机依然打不出去,网络信号相对稳定。就这样又安稳了半个小时,耳边开始陆陆续续有警车救护车的声音,心想出去的路可能通了,慢慢心中燃起了希望。
刚刚想坐下来歇歇,人群又骚动了起来,有饭店工作人员跑过来告诉大家,政府通知,大家要往高处疏散,山上可能出现堰塞湖,防止泥石流,必须往高处转移。抱起孩子拖起行李,我们就开始往半山腰跑(九寨是山地,房子都是依山而建),以往最不爱爬山的我,这次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口气跑到了半山腰,但是却和元宝一家跑散了,好容易找到人群,也被元宝家找到了,心中高呼有个伴真好。这时人群又有骚动,我很气愤,本来大家都草木皆兵了,还这么没有根据的骚动,制造恐慌太不像话了,我没客气的把几个骚动的人给斥责了。然后再次查看地形,发现我们处下坡,坡上停着两台车,立马和元宝爸爸商量这个地方不安全,如果再震,上边的车必定下滑,我们更危险,必须换个更安全的位置,元宝爸爸出去找位置,我安抚着老太太和孩子,片刻元宝爸爸回来,找到了新位置,我们再次转移,这个位置相对安全,地势高,上边远处有一栋矮楼,左手边有堵矮围墙,右手边一个没盖好的房子框架,如果滑坡,至少可以躲躲,好吧,聊胜于无,就这吧。再次安置好老人和孩子,我坐下来,时间接近12点了,空气越来越冷,大概只有10度左右,我需要拿被子给孩子们,但是此时丫头已经醒了,抓着我的手不让我去,她在害怕,害怕失去我,我握着她的小手告诉她,“没事儿,有妈妈和姥姥在,你很安全,因为妈妈是超人妈妈,妈妈哪也不去。”她说:“对,我妈妈是超人妈妈。”慢慢的她又睡了。老太太也累了,我让老太太也睡下了,三个大人把两个孩子围在中间,此时逃难的人们都很安静,没有人哭喊,也没有人疯抢物资,大家都很有秩序的照顾自己和家人。依然没有人管我们。我们都是自发自救。大家陆续睡了,可我不敢睡,我很怕再次发生地震和滑坡,就这么坐着,听着动静,看着天空,拜托别泥石流,拜托别下雨,拜托别有大的余震,拜托天赶紧亮了吧……有人问我怎么还有空照相,其实真不是为了照相而照相,家里的亲人朋友,我只能用照片告诉她们我很安全,她们才能安心,这一夜注定无眠。
凌晨2点钟左右,来了一队干部模样的人,大约看到我们自救的没问题,什么也没说,急匆匆的走了。耳边依然只有水声,偶尔有警车声和救护车声,我怕自己睡了,就翻看手机,急切的想知道外面的消息,又和学生通了几次消息,得知他们也安然无恙,万幸万幸,此时的我最怕听到特殊的声音,一有响动,汗毛都竖起来了。余震每隔一段时间就发生一次,我坐在地上,感觉着大地在不断的颤抖。大约2点一刻天突然亮了一下,打闪了?不是要下雨吧,天啊,千万别下。大约2:30分,突然起风了,呼呼的有旗子飘动的声音,可是附近没有旗子啊,怎么回事?熟睡的人也起来了,大家都竖着耳朵听,我往坡上看,没什么动静,声音似乎离我们有点距离,继续听,断裂声滚石声,水声呼呼啦啦的冲进耳朵,我们虽然看不到,但是都猜测一定是山体滑坡了,万幸不在我们附近。我的手机成了周围唯一能与外界联系的工具,我便随时发布信息给大家,让大家安心。老公发来消息说预报凌晨3点还会有强烈余震,我更不敢睡了,数秒捱到天亮。3点没有发生余震,陆陆续续有熬不过的人都睡了,我还在硬挺着,不敢有丝毫懈怠。心里总有个念头--老天就爱开玩笑,你说3点震,我偏不,我就等你们松懈了再震。果然这次又被我猜中了,捱到凌晨四点,气温骤降,我呼出的气都是白的,冻得我直哆嗦,一晚上没闹动静的狗突然狂叫,还跑了出来,紧接着地又开始抖,强烈的抖,睡觉的人们几乎都是蹦起来的,好在只有两三秒,便停止了。又出了一身冷汗。
终于捱到天亮,晴空万里,谢天谢地,老天待我们不薄,没有下雨。
政府通知我们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撤离,6:30分,我们早饭都没吃,在导游和司机的带领下,一路飞奔,按照指示走东线,过绵阳,回成都。一路上仍有落石从山上滑下来,随处可见大块落石散落在路面上,救援部队,消防车,赈灾物资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挺进灾区,每过一处安置点都会看到暖心的情景,到了绵阳,我的悬着的心才落下,这时才想起来,我已经有15个小时没合眼了,成功逃出来,我困了。就这样有惊无险的15小时,把我瞬间变成了灾民成功出逃。惊慌之余我还自嘲了一下--这次地震让我发现我还真不是一般的女汉子,九寨沟的旅游绝对超值,黄龙没去成,却附加了一个彪悍的体验活动,可遇不可求的,终生难忘,就像导游小罗说的“没有遗憾,只有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