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辈同床,姑女六人同侍哪位皇帝

2017-03-15 06:50阅读:
在同姓不能通婚的封建理法时代,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位皇帝:他不但不顾同姓之义,还将近亲族人的两个女儿四个孙女一同纳入宫中,使“六刘之宠倾于后宫”(《晋书》),演绎了一段令人哭笑不得的荒唐事。这在中国古代众多荒唐帝王之中,也可谓独领风骚了。这个人就是十六国时期,汉国的第二任国君、昭武帝刘聪。
三辈同床,姑女六人同侍哪位皇帝
  刘聪,字玄明,一名刘载,匈奴人。生年不详,死于公元318年。他是十六国中,北方第一个政权汉国(后期更名赵,也称汉赵、前赵)的第二任国君,是开国皇帝刘渊的第四子。汉赵国到刘聪执政期时,达到鼎盛,进入匈奴最为风光的历史时期。他即位之后,便屡次攻打西晋,并最终灭亡了西晋王朝,还俘虏了晋怀帝晋愍帝,使北方各州大部分地区都纳入汉国统治之下。晋室不得不退避三舍,南下偏安。从此北方进入了长达130多年的长期分裂局面。
  刘渊打着汉室的旗号借尸还魂,最终建立起中原霸业,其实也是刘渊的睿智所在。而刘聪人如其名,完全秉承了其父的聪明才智,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超越了他的父亲。刘聪自小聪明好学,14岁已通习经史、百家之学,对《孙子兵法》尤为精熟。他还善书法、诗赋,工草隶二体,有诗百余篇、赋颂50余篇传世。并且刘聪武艺精强,15岁时开始学击剑、骑射,臂力过人,弯弓300斤,“膂力骁捷,冠绝一时”(《晋书》),可谓文武俱佳。在当时称得上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太原名士王浑就曾对其父刘渊说:“此儿寻不能测”(《晋书》),这孩子将来出息大了去了。
  刘聪年轻时,曾游历于洛阳京城,这让他视野变得更加开阔。并且刘聪为人豪爽,喜交朋友,很有人缘。一度被新兴太守郭颐看中,尊其为主簿,这是刘聪政治生涯的开始。以后的刘聪,凭借其聪明才智,逐渐飞黄腾达,一直做到骁骑别部司马、匈奴右部都尉,后又归依成都王司马颖麾下,被拜为右积弩将军。公元310年,刘渊病死,遗诏太子刘和继位,也就是刘聪的大哥。可是刘和听信谗言,想杀掉刘聪,“和···使锐、景攻聪”,结果刘聪早有准备,反“斩和于光极西室”(《晋书》),成为这场皇室之争的胜利者。刘聪称帝后,改元光兴,尊刘渊妻单氏为皇太后,其母张
氏为帝太后,刘乂为皇太帝。
  权力往往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情,也最能暴露出一个人的本性。称帝后的刘聪,很快便彰显了他不为人熟知的另一面。刘聪死后的谥号是昭武。《谥法解》中说:有仪可象,行恭可美曰昭;大志行兵,多所穷极曰武。单就治世和武功来讲,昭武二字刘聪当之无愧。然而说到他在后宫办的那些荒唐事,则又让人大跌眼镜,实在不敢恭维。
  荒淫好色几乎是封建帝王的通病,如果刘聪能够稍加节制,把他的心思用到国家治理上的话,他也许会成为名垂史册的一代明君。可惜他荒淫成性,即位后更是色欲膨胀到了不加节制的地步,给后人留下了千古笑柄。其父刘渊的皇后单氏“姿色绝丽”,于是“聪蒸焉”(《晋书》)。与父亲的皇后乱伦也就罢了,毕竟刘聪是匈奴人,而匈奴习俗“父死,妻其后母”(《史记》),也属于家常便饭,见者不怪。
  然而,最令人惊异的,刘聪还看中了太保刘殷的两个女儿,刘英和刘娥,并想立她们为左右贵嫔。刘殷本是刘聪的近亲本家,所以刘聪娶刘殷之女,自己也觉得面子上不好说,又怕引起朝廷贵族的不满,就先试探左右大臣。太宰刘延年投其所好,替他编了一套谎言。说“臣常闻太保自云周刘康公之后,与圣氏本源既殊,纳之为允”(《晋书》)。我曾听太保刘殷说,他是周刘康公之后,与圣上虽为同姓,但源出不同,于婚姻无碍。一句话:这个可以娶。
  于是刘聪便堂而皇之的将二女纳入后宫,并立刘英为后。要说更荒唐的事还在后头呐。不是在理论上已经论证了他与刘殷本源既殊了吗?好,咱接茬招呼。紧接着,刘聪“又纳殷女孙四人为贵人”(《晋书》),又把刘殷的四个孙女也照单全收了,一时间“六刘之宠倾于后宫”(《晋书》)。三辈同床,姑女六人同事一夫,实在是世间少有的景象。简直创造了中国后宫荒唐之最。
  要说如此荒诞不经、为世人所耻笑的事情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积极”因素的话,便是刘英当上皇后后,曾经成就了刘聪一段从谏如流的佳话。当时刘聪十分宠爱刘英,准备为她修建一座昭仪殿,遭到大臣陈元达的反对,刘聪大怒准备杀之。刘英听说后,急忙“密遣中常侍私敕左右停刑”,先让刽子手暂停,然后“手疏切谏”,悄悄给刘聪递了封信。说你为我修殿而杀大臣,会让天下百姓都来怨恨我。我平生最恨的就是那些败国丧家的女人,你这样我还有什么脸当皇后呢?不如赐我一死,以代替陛下的过错。说得刘聪终于回心转意,“引元达而谢之”,亲自向陈元达赔礼道歉不算,还“易逍遥园为纳贤园”(《晋书》)。将自己的逍遥园改为纳贤园,留下了匈奴史上一段君厚臣下的佳话。
  凡事需一分为二的看。应该说,刘聪的执政前期还是有些作为的。他在政治、军事等方面实施了一系列措施,使匈奴汉国达到了鼎盛。他创建的胡、汉分治的地方行政体系(其父刘渊时便有萌芽),为后来的众多少数民族政权所纷纷效仿。这种体制,在当时民族矛盾尖锐对立的时期,对于维系整个匈奴汉国的政治统治,起到了很大的积极作用。
  可惜的是,刘聪在执政后期,越来越沉湎于酒色,无视政事。他“游宴后宫,或百日不出”。整日在后宫胡闹,有时竟三个月不上朝。与“宫人宴戏,或三日不醒”(《晋书》)。这作风,基本上就是醉生梦死了。不但如此,刘聪还邀宠太监,造成了宦官专权的局面,朝政日益腐败。刘聪晚年在性格上也变得易怒多疑,喜欢听信谗言,动辄嗜杀滥杀。弄得朝中上下人心惶惶,汉国政权逐渐衰败。
微博:@我是三甲第四名,欢迎关注本博客及微信公众号:有史有终或y-s-y-z(故史开始,游移终止,静心阅读,笑谈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