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书上关于中国武术的记载:汉朝人酷爱习武,南北朝喜欢武术表演

2017-05-18 06:27阅读:
武术,中国武术、中国传统武术,通过武化流传,习武可以强身健体,二来可以防御敌人进攻。习武之人以“制止侵袭”为技术导向、引领修习者进入认识人与自然、社会客观规律的传统教化(武化)方式,是人类物质文明的导向和保障。
武术,拥有消停战事、维护和平的实力。作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的生存技能,中国传统武术伴随着中国历史与文明发展,走过了几千年的风雨历程,成为维系这个民族生存和发展的魂、和承载中华儿女基因构成的魄,止戈为武。武,是拥有维护自身安全和权益的实力。我们修习武术,是让我们从身到心、由魂而魄得到提升而充满安全感,精壮神足,具有安然自胜的实力。这是我族历代沉淀而成、安魂守魄的法宝。
武,止戈为武;术,思通造化、随通而行为术。
武术,奔跑(止通假趾,意思为奔跑)战斗(戈)的技术。是古代军事战争一种传承的技术。
武术就是军事技术,也就是古代战争技术。所以兵器被称为武器,军事被称为武事,军备也被称为武备。所以,武,本意就是拿起武器奔跑,去战争,去杀伐。所以武术即为杀伐之术。也为战争之术。
有人认为武通舞,其实牛头不对马嘴。武不通舞。舞是娱乐,是非必要的娱乐活动。而武是古代的生存技术之一。是必要的军事技能。国之大事,在戎在祀。说的就是武术的重要性。
史书上关于中国武术的记载:汉朝人酷爱习武,南北朝喜欢武术表演
“手搏”:先秦时期兴起的徒手技击
《诗经》:“建旐设旄,搏兽于敖。”
作为国术之武艺起源于何时?《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乃徵师诸侯,与蚩尤战於涿鹿之野,遂禽杀蚩尤。”这里的“禽”即擒,原始武术动作可能模仿于禽兽,华佗发明的“五禽戏”即属仿生,有学者因此认为中国传统武术在黄帝时代便已出现。
在中国最早的文字甲骨文中,“武”字的字形有和等,但都是由“止”和“戈”组成
,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释称“止戈为武”就是这么来的。不过,这个“武”字与武术之“武”毫无关系,是一种军事行为。另一个可以代表武艺的“拳”字,在甲骨文中则未发现,可见武艺与拳术在甲骨文时代并没有形成概念。但这并不能断定当时不存在武术行为,含有武术动作的“鬥(斗)”字在甲骨文已发现,写作,从字形看明显是两个人徒手相搏!
拳术在先秦时表现为“手搏”,手搏即徒手技击,包括现代格斗的成分。不用器械而徒手搏斗角力,这便是武术的本质。夏朝的末代王桀和商朝的末代王纣都曾是手搏高人,《史记·律书》记载:“夏桀、殷纣,手搏豺狼,足追四马,勇非微也。”随后的周朝,与猛兽手搏更成为一种武士风尚,被列为例行田猎中的保留项目,《诗经·小雅》里的《车攻》一诗中便称:“建旐设旄,搏兽于敖。”
赤手空拳与猛兽相搏,没有高强的武艺,谁敢拿生命开玩笑啊!有个叫冯妇的人便这么勇敢。据《孟子·尽心》:“晋人有冯妇者,善搏虎。”与兽相搏习武之风,到辽金时期仍很流行,辽圣宗耶律隆绪在一次围猎中遭遇猛虎,随行主事官员陈昭衮眼疾手快,跃跨虎背,把老虎弄死。这类搏虎高手中还有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这就是《水浒传》中的武林高手武松,在景阳冈上空手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
史书上关于中国武术的记载:汉朝人酷爱习武,南北朝喜欢武术表演
“兵技巧”:汉朝人热衷的练武之道
《汉书》:“技巧者,习手足。”
可以说,先秦时期是中国传统武术文化形态的形成时期,后世频繁的“比武”现象当时已出现。《春秋穀梁传·僖公元年》记载,鲁桓公的小儿子友便曾向莒国领军人物挐“约架”,要徒手“屏左右而相搏”。结果友不敌挐,失信使诈,用宝刀暗杀了挐,从武德上讲,友赢得一点也不光彩。
  先秦在中国武术史上的贡献之一,是“拳勇”概念的提出。《诗经·小雅》中的《巧言》一诗称:“无拳无勇,职为乱阶。”大概意思是,既没有武力,又无勇气,只能制造祸乱。春秋战国时,今山东境内的齐国最重拳勇。齐桓公出于强国的需要,曾要求地方大力举荐身手好的人。据《管子·小匡》:“于子之乡,有拳勇、股肱之力、筋骨秀出于众者,有则以告。”
到了汉朝,中国传统武术得到了迅速发展。汉朝为对付北方匈奴人,大力提倡民间习武,晁错便建议,“居则习民以射法,出则教民以应敌。”民间尚武之风顿起,武术理论也随之发展。据班固《汉书·艺文志》:“凡兵书五十三家,七百九十篇。”其中被视为迄今所见最早的武术著作《兵技巧》曾提出:“技巧者,习手足,便器械,积机关,以立攻守之胜者也。”《兵技巧》中有《手博》六篇,推测是当时的拳法专著,可惜具体内容已佚失。
汉朝人称手搏为卞(抃),习武时很注重力量锻炼,当时民间流行的方法有“翘关”、“扛鼎”,与刘邦争夺天下失败自刎的西楚霸王项羽便“力能扛鼎”,至今其老家宿迁民间乃流行扛鼎活动。
在东汉末乱世中,身手不凡之人都成了“英雄”,在三国迷眼中有“第一猛将”之称的吕布便擅长手搏,拳法出众。《三国志·魏书·吕布传》记载:“(董卓)拔手戟掷(吕)布,布拳捷避之。”
“拍张”:魏晋南北朝时期开始流行武术表演
《朝野佥载》:佛陀禅师“拳捷骁武。”
魏晋南北朝时,人们习武似乎更为勤奋,如今武林中人崇尚的“闻鸡起舞”就是这一时期出现的,这一时期还出现了不少武术高手。据《魏书·高祖纪下》,孝文帝拓跋宏,“少而善射,有膂力。年十余岁,能以指弹碎羊膊骨。”南朝梁武帝时名将羊侃同样武功盖世,指掌功夫了得,有一次他抓住殿前柱子,手指竟然陷进了柱子里,可见功夫之深。
后赵皇帝石勒则是拳术过人。据《晋书·石勒载记》,在未当皇帝前,石勒常挥拳与邻居李阳斗殴,但“不打不相识”,石勒当了皇帝后马上让李阳当上了“参军都尉”,他还特地举起李阳的手臂笑着说:“孤往日厌卿老拳,卿亦饱孤毒手。”
徒手单人表演性武术“拍张”也是这一时期出现的,据《齐书·王敬则传》,南朝人王敬则便擅长武术表演:“年二十余,善拍张,补刀戟左右。”这种强调表演功能的武术更多地被称为“武艺”,武林诟病的“花拳绣腿”与其难脱干系。
今天的少林拳可追溯于南北朝时,北魏孝文帝专门为来华的印度高僧佛陀禅师,在今河南嵩山建了少林寺。据唐人张鷟《朝野佥载》所记,佛陀弟子、禅师稠“拳捷骁武”,还有轻功,能“横塌壁行”,就是后来所说的奇功“飞檐走壁术”。隋末时,少林寺僧助当时为唐王的唐太宗李世民击败了对手王世充,更使少林武术火遍天下。到了唐武则天时,“武举制度”确立,鼓励“教人习武艺”,少林武术在唐朝奠定了崇高地位。
明代,少林武术已天下无敌。明谢肇淛《五杂俎·人部一》记载:“河南少林寺拳法,天下所无,其僧游方者皆敌数十人。”需要说明的是,明朝少林武术最出名的是棍术而非拳术,明朝后期少林武僧才“多攻拳而不攻棍”。
“白打”:武艺中第十八艺
《五杂俎》:“武艺十八般,而白打居一焉。”
武术开始获得最广泛的群体基础是在宋朝,武林中常说的“十八般武艺”概念就是这时出现的。宋朝人崇尚拳术,开国皇帝赵匡胤曾独创“赵家拳”。宋代流行的角抵表演中,拳术表演部分是少不了的,元胡祗遹《相扑二首》中即称:“毒手老拳毋借让”、“虎搏龙拿战两夫”。
  元明时徒手拳击之术被称为“白打”,民间俗称“打拳”,属于“十八般武艺”之一。据明谢肇淛《五杂俎·人部一》(卷五)所记:“武艺十八般,而白打居一焉。”白打在十八般武艺中位列第十八:“一,弓;二,弩;三,枪;四,刀;五,剑;六,矛;七,盾;八,斧;九,钺;十,戟;十一,鞭;十二,简;十三,槁;十四,殳;十五,叉;十六,耙头;十七,绵绳套索;十八,白打。”
中国传统武术门派到明朝时形成完整的体系和套路,明朝抗倭英雄戚继光曾亲编《纪效新书·拳经捷要篇》,详述实战功能的拳术套路:“故择其拳之善者三十二势,势势相承,遇敌制胜,变化无穷……”
传统武术流派纷呈,仅拳法便有十一家,如赵家拳、南拳、北拳、西家拳、温家钩挂拳、孙家披挂拳、张飞神拳、霸王拳、猴拳、童子拜观音神拳、九滚十八跌打挝拳等。明郑若曾《江南经略》中称:“中国武艺不可胜纪,古始以来各有专门,秘法散之四方”;“教师相传,各臻妙际”。这些拳法,到明末时总体分为“内拳”和“外拳”两大类。外拳以少林拳为代表,为攻击型武术;内拳以武当拳为典型,讲究“以柔克刚”,强调“以静制动”,清代形成的流派“太极拳”便属于内拳。
内拳虽然不提倡主动出击,但并不示弱。被奉为正宗的张松溪内家拳威力便很大,擅于“点穴”。《宁波府志·张松溪传》称:“发则所当必靡,无隙可乘,故内家之术为尤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