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造人补天的前世今生

2019-11-08 06:38阅读:
创世女神女娲化生万物 ,每天至少能创造出七十样东西,开世造物,因此被称为大地之母。她是古老相传的大母神。
相传女娲以泥土仿照自己抟土造人,创造并构建人类社会;又替人类立下了婚姻制度,使青年两性相互婚配,繁衍后代,因此也被传为主职姻缘与情爱的皋禖古神。
女娲是中华民族的母亲,华夏民族人文先始,福佑社稷之正神 。她慈祥地创造了生命,又勇敢地照顾生灵免受天灾,是被民间广泛而又长久崇拜的创世神和始母神 。
女娲造人究竟记载于何时?
在西亚,约4000年左右前,有人就记载了上帝在“起初”创造人类。
约过了1400多年后的东汉朝代,有个叫应劭的写了本《风俗通义》。
书中只是《皇霸·卷一》提到了《春秋》、《礼记》、《尚书》等关于“三皇”的不同说法,有伏羲、神农、燧人、祝融、女娲,应劭自己分析他们的贡献,认同《尚书大传》的说法,伏羲是人皇、神农是地皇,燧人是天皇,这三个应该是三皇,最后才是祝融、女娲。另外还在《第六卷·声音》中还提到了乐器簧的发明,应劭引用大约是由先秦时期(亦有说汉代)史官修撰的《世本》中“女娲作簧”说簧是女娲发明的。除此之外就再没有关于女娲的记载了。
据《隋书·经籍志》记载“《风俗通义》三十一卷、录一卷,应劭撰,梁三十卷”,可能因“安史之乱”遗失,到宋仁宗时,就仅存十卷,时著名科学家苏颂曾校注过《风俗通义》,他手中只有十卷,收集一些佚文编在《佚文》部分。
正是在这些佚文中,提到了“女娲抟黄土作人”,佚文是从宋太宗《太平御览·第七十八卷·皇王部三》中发现的,其中“女娲氏”条,引《风俗通》一段话:“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縆人也。”
“女娲造人”的故事,是不是真的是应劭所作?因为唐中后期的马总所编的《意林》中,记载的《风俗通》就已经残缺不全了,《宋史·艺文志》“杂家类”就记载“应劭《风俗通义》十卷。”晚清学者章学诚就认为,《风俗通义》原本就是十卷。反正现存的十卷中,都没有“女娲造人”的记录。
故此我们不禁怀疑《太平御览》中的这段“女娲造人”的故事是从哪来的。为什么是单单是“黄土”,正好和我们的肤色一致,还特地说“富贵者黄土人也,贫贱凡庸者縆人也”。
要知道宋朝自建立起,就社会矛盾比较尖锐,四川还爆发了“王小波
、李顺起义”,口号就是“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一个王朝刚建立,就爆发农民起义,实属罕见。很可能是为缓解社会矛盾,自己编造出来的,为“贫富不均”找借口,要不为什么刚到宋仁宗时,苏颂重新校注时手中就又只有十卷了,编《御览》时的《风俗通》哪去了,才几十年就不见了。毕竟宋真宗还自编过“天书封禅”的闹剧。
北宋宋承编的的《事物纪原·卷一·天地生植部》“人”条,也是用《风俗通》这段话,和《太平御览》一样。宋承大概是宋神宗时代开封人,“自博弈嬉戏之微,鱼虫飞走之类,无不考其所自来”,这个人特别喜欢考证什么是怎么来的。这本书甚至有人认为是明朝成书的,因为提到“宋朝”都用“宋朝”,而应该是“本朝”。不管怎么样,总是在《御览》之后,作者也许根本就没看到过《风俗通义》,而是直接就照抄了《御览》。
总之,我们现在能看到的关于“女娲抟黄土作人”,确切的文字,最早都已经是北宋的了。
女娲造人补天的前世今生
女娲造人的相关记载
先造人还是先补天?
女娲造人和补天的故事是哪个先发生的呢?肯定是先造人,有了人,女娲为了救人,才去“炼石补天”。可《风俗通义》却没有“女娲补天”的记载。
“女娲黄土造人”是东汉时出现的,而“女娲补天”的故事在西汉的《淮南子·览冥训》中就有详细的记载了,“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载;火爁焱而不灭,水浩洋而不息;猛兽食颛民,鸷鸟攫老弱。于是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杀黑龙以济冀州,积芦灰以止淫水。”
《太平御览》中“女娲氏”条,也是补天在前,造人在后。
另外《列子·黄帝》中提到“庖牺(伏羲)氏、女娲氏、神农氏、夏后氏,蛇身人面,牛首虎鼻;此有非人之状,而有大圣之德。”《汤问》也有:“物有不足,故昔者女娲氏炼五色石以补其阙;断鳌之足以立四极。其后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列子,名御寇,战国时代郑国人,《列子》又称《冲虚真经》。共八卷,相传为列子所撰,但成书于大约晋太康二年后,书中掺杂了大量魏晋时期人的思想、词语、句式,《列子》书中只提到了“补天”,根本没有“造人”的故事,可见在女娲造人的故事,在魏晋还不是特别流行。
史上是否有女娲?她都做了什么?
《山海经·大荒西经》中:“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值得注意的是,《山海经》里可没有说女娲造人,而是说女娲的肠子化成了十个神,郭璞注说:“女娲, 古神女而帝者。人面蛇身, 一日七十变。其腹化为此神。”所以不是女娲造人,而是“女娲造神”。
《楚辞·天问》中只有一句“女娲有体,孰制匠之?”也没说女娲造人。而且这两个“女娲”也未必是一个人。前面提到过的《世本》就有:“禹娶涂山氏之子,谓之女娲,是生启。”
《太平御览》中“女娲氏”条,八条引用,只有一条提到了“女娲造人”。
关于前面提到的《世本》中“女娲作簧”,东汉宋均(早于应劭一百多年)注“女娲,黃帝臣也。”汉末大才子曹植的《曹子建集·卷七》中有“三皇五帝赞”,三皇是伏羲、女娲、神农,其中《女娲赞》:“古之国君,造簧作笙。礼物未就,轩辕纂成。或云二皇,人首蛇形。神化七十,何德之灵。”也没提到女娲用黄土造人。
倒是许慎的《说文解字》说:“娲,古之神圣女,化万物者也。”
前面提过高承的《事物纪原》,写各种事物起源,其中卷三《旗旐采章部》有三样饰物的发明,是源于“女娲之女”,分别是:“簮;头*;钗”
女娲造人补天的前世今生
《钦定四库全书》
可见在应劭之前,女娲未必是神,也未必是就是一个人,也没有过造人。可能有两个女娲,一个女神,一个是氏族领袖。《淮南子·说林训》中有关于造人的论述,“黄帝主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按东汉高诱的注释,“黄帝,古天神也,始造人之时,化生阴阳;上骈、桑林,皆神名;女娲,王天下者也。七十变造化。”也没有明确说是女娲造人。从“女娲之女”看,女娲应该是母系氏族公社时的一个女性部落领袖,“阴阳、耳目、臂手”可能指的不同部落或者部落分工,“七十”是数字,“变、化”是指部落图腾变化,借指部落壮大合并,“女娲之女”可能也是女性首领。
“补天”的故事,正是反映她与自然作斗争或是调停部落冲突,在“补天”的过程中,部落不断地吸收、融合、壮大。所以,不是“女娲造人”,而是女娲造就了我们华夏部落,造就了我们中华民族,是我们民族形成初期有重要贡献的女性首领。
女娲补天是如何应运而生的?
《风俗通义》的成书大约是公元190年到196年之间。小说《三国演义》第十回,提到过应劭,“乃遣泰山太守应劭,往琅琊郡取父曹嵩。应劭死命逃脱,投袁绍去了。”
公元184年爆发的黄巾起义就是通过民间宗教。张鲁、于吉、左慈也都是这些人的代表,张鲁割据汉中,于吉的信徒刺杀了孙策,可见其势力之大。
当时社会动荡,压迫严重,人民难以生存,导致百姓思想混乱,民间多淫祀,充斥各种崇拜、禁忌,不乏装神弄鬼、蛊惑人心之徒。应劭是和黄巾军做过战的,他出于“为政之要,辩风正俗”的目的,要规范这些礼仪、习俗。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要把原来的部落领袖,变成神来“造人”了,起到以正神对邪神的目的。
“女娲造人”故事的形成时代,佛教已经传入中国100多年了,受了印度婆罗门教“梵天创世”的影响。中国神话中原本是没有“神创”的传说的。《聊斋》《西游记》《白蛇传》,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想要成人,都是自然演变,经过多少年,收天地之灵气等等,总之是个缓慢的演化过程。相反“女娲造人”是个“速成”的过程。
我们的神话中是没有一个万能神,佛教中的佛可以解万般疾苦,无所不能,女娲造人当然也不在话下。加之此后的魏晋南北朝,佛教流行,“女娲造人”的故事,自然也就被中国人所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