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上错花轿嫁错郎(漫弹《三国演义》之九)
有部剧叫《上错花轿嫁对郎》,我没看过。看标题有点”呆萌“,估计剧情也很”呆萌“,剧中人物应该也很”呆萌“。这丰富而又美好的想象,也只有脑洞大开的编剧才写得出如此”呆萌“的剧本,把剧中人运气之好想象得让人羡慕嫉妒恨,让人血脉偾张,让人一地鼻血!只是好运气一用完,剧中的主演H奕小姐在现实生活中却过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可谓凄凄惨惨戚戚;还上什么《吐槽大会》,让狗血剧在生活中继续上演,喷出一口很浓很浓的大葱味,嘴角边仿佛还残留几根很具骚情的狗毛……然后又带一股很浓的醋酸味狠吐秦H先生“上对花轿嫁对娘”,弄得秦夫人好不光火……
所以,要聊聊现实的东西很不好办,一不小心就会得罪人,尤其是粉丝、粉条、粉皮一大堆的,定会怼得你窝心得不要不要的,要是再有人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把你扯上公堂,晕乎乎的被抹上一张花脸,那真有点六月飞雪的窦娥那个冤冤。想想看嘛,鸡毛漫天飞,狗血遍地淌,这奇葩而怪诞的风景有意思么?……所以,还是将目光聚焦到从前,让灵魂穿越到故往,打开一瓶猫台,攀扯上一位古人来大侃特侃,那才是一桩非常惬意而又安全的事。譬如陈宫——一位所谓的“正史”没怎么记载,估计其后人是谁、在那也没人知道,甚至其后人是否知道其为陈宫的后人也还是个问题。故而在他身上随意地拨弄、随意地刨根问底,估计也没人找麻烦。找对了方向,就寻找到了生活的快感,什么鸡毛、狗毛......都随它去吧,看到有毛漫天飞,俺就学学老顽童抓蜜蜂去......那么,
我开始了——
说三国、论三国,今天的漫弹就弹弹陈宫——一位仿佛很牛却牛不起来的牛人!
陈宫,字公台,吕布首席谋士。因兵败被俘不降,被曹操斩杀。
曹操刺杀董卓失败后在逃往沛国的路上,途经中牟县遇到了斯时为中牟县县令的陈宫。曹操第一次遭遇到了一生中的一次大风险。
“卓遂令遍行文书,画影图形,捉拿曹操。擒操者,赏千金,封万户侯;窝藏者同罪。”行刺工作确不是人干的活,“干活”失败的曹公瞬间成了人人都想得到的一块肥肉,也成了大多数人一夜暴富的梦想。
用利益去驱动行为,用利益去解决问题,有时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危机有时也是转机!鸡汤适当喝一点有时也是必须的。曹公“八字”生得不错,运气来时挡都挡不住,他绝对想不到此时的陈宫是他命里的一颗福星。
中牟守关军士获了曹操,擒见县令陈宫,审究中,曹操慷慨陈词——
“吾祖宗世食汉禄,若不思报国,与禽兽何异?……吾将归乡,发矫诏,召天下诸侯兴兵共诛董卓:吾之愿也。”
食汉禄而思报国,忠也!发矫诏,讨逆贼,义也!曹操的演讲打动了陈宫,县令大人心潮澎湃,亲释其缚,扶之上座,再拜曰:“公真天下义士也!”
曹操此时颇有梁山大佬宋押司的风彩,陈宫居然感动得要弃官跟曹操逃走。
卓文君与司马相如?哈哈哈!
曹操“仿佛”收获了一根很肥壮的粉条!
上错花轿嫁错郎(漫弹《三国演义》之九)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前的“百家争鸣”确实有点太闹哄哄,把一个皇皇大周朝撕扯得是四分五裂,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每天都有血腥的故事上演,弄得民众不堪其苦。所以,秦始皇来个焚个书、坑个儒也不是全无道理。凡事都必须有个核心,“术”也必须有个核心!有核心才有方向。汉武帝以来朝庭强推的“尊儒”的思想确实起了积极作用,这也算一种“疏”吧?它应该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用“堵”的方式至少高大上好几个档次——
咱庙堂的指导思想就这么回事——尊儒——且是独尊!其它诸子百家之术一边凉快去吧!国家就必须有国家的利益和导向!
陈宫应该学养深厚,是“儒术”的铁杆粉条,所以在乱世之中见到曹操这么粗壮的一条“义士”,能不激动万分?嘿嘿嘿!
好一股清流!
有首歌是这样唱的:“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
只是,天还没亮,陈宫就急吼吼地钻进了曹操的“大花轿”,要与曹大人玩一把“私奔”的游戏……
这有什么?萧何粘上高祖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县主吏掾呢,后来还不是做上了臣相?俺陈宫再怎么说也还是县令呢,未必及不上你萧何!只要跟对人,一切皆有可能!
只是,陈宫上对了花轿了么?
吕伯奢一家坏了他们的”好事“,让曹、陈二人的“奇缘”变成了“孽缘”,最终有缘无份!
上错花轿嫁错郎(漫弹《三国演义》之九)
吕伯奢是操父的结义兄弟,是曹操的长辈。见曹操来投,满心欢喜,还拟杀头猪予以招待。人家是要杀猪,曹操误以为是要杀己,于是禀承“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江湖操作,先是杀了除吕伯奢一家几口,后明知是误杀,在逃离的路上,却连同打酒回府的吕伯奢一起斩杀,来个彻底斩草除根,其狠辣的手段让陈宫这个“新媳妇”不寒而栗。陈宫责怪曹操故意杀人乃不义之举,曹操冲口而出一句千古“名言”——
宁可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上错花轿嫁错郎(漫弹《三国演义》之九)
这坐实了曹操作为奸雄存在的一大铁证,虽经千年的风雨,可怎么也洗不白。
陈宫认为自己看走了眼,曹操实为一不义之人,本欲杀之,可转念一想,杀了曹操,自己不也是一不义之人?便弃操而投东郡去了。
因“义”而跟曹操私奔,因“义”而弃曹操它往,陈宫真是个重“义”之人也!
陈宫守“义”但也一根筋,以他的个性,假设他真跟了曹操,能有多大的成就、是否及得上荀彧叔侄、程昱他们?我看很难!
上错了花轿没事,下来就是;只要没嫁错郎,及时收脚还来得及!
只是,陈宫先生,你何必才出匪窝却又上贼船,你究竟意欲何为?
他上了吕布的船!
上错花轿嫁错郎(漫弹《三国演义》之九)
这是个问题!
而且是一个相当大相当严重的问题!
吕布是谁?是被张飞骂为三姓家奴的一条见利忘义的家伙!
董卓残暴,狼戾不仁,该杀,但该你吕布亲自下手?你可是董卓的干儿子呀!弒父——孝义何在?
董卓该杀,就算你吕布亲自动手亦没有问题,那丁原呢?丁原何罪?没赤兔马、没高官厚禄给你?你觉得跟着丁原没前途你可舍他而去呀,何必害性命?
弒父!再弒父!
跟着这见利忘义、没有底线的东西,陈宫,你的“儒“道呢?
不得不说, 陈宫确是有谋略的,陈宫也自以为是有谋略的。譬如曹操围困徐州时建议吕布偷袭兖州;刘备与袁术交战时,乘隙而取徐州;下邳被围建议吕布采取城内、城外布防互为犄角之势等,都展现了他过人的智谋。只是陈宫之谋略是否因吕布不采纳而致失败而被无限夸大?就像诸葛亮北伐未成功、后人无限度夸大魏延的“子午谷奇谋”一个样?公公婆婆喜欢发言就让人家说去吧。
我个人认为子午谷奇袭之谋只是一个假设,而陈宫之谋不用假设,就算吕布完全听他的,他也绝不是曹操的对手,最多只是延缓一下吕布失败的时间而已!
陈宫有谋略,但过于一根筋,缺机变;而曹操,集机变、权谋、诡诈于一身,实足一根老油条!陈宫岂是曹操的对手?
诸葛亮出山辅佐刘备之前,将刘备的底“摸”得清清楚楚,故才导演了一出”三顾茅庐“的好戏。刘备能礼贤下士,可授权于一区区徐庶,诸葛亮其才、其能均在徐庶之上,刘备能不信任之?有绝对的把握取得绝对的权力方能施展远大的抱负——这是诸葛亮出山义无反顾辅佐刘备的最大缘由,我以为!若他去投奔曹操,曹营谋士满天繁星,诸葛亮有多大的机会施展抱负?我怀疑!
而陈宫投奔吕布让我想起了项羽与范增。
范增与项羽叔项梁有知遇之恩,项羽称范增为亚父,其关系之密远远超过了你陈宫与吕布了吧?
吕布是很勇,也能,可他勇得过项羽、能得过霸王?无论勇力、勇气还是军事能力,说项羽吊打吕布应该没人有半点怀疑!而你陈宫比范增如何?
凭项羽、范增关系之紧密也被刘邦撕得粉碎,陈宫、公台先生,你与吕布的实力大得过项羽、范增么?而曹操比刘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结果会如何?
我想,陈宫读过书也不应该只局限于儒家经典,刘、项之间的故事亦应该了解不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陈宫,你究竟在想什么?不懂——真的不懂!
陈宫之投奔吕布,难道是想向吕布布道,是拟向吕布进行思想和行为方式的“扶贫”?
呵呵呵!
吕布有方天画戟和赤兔马,这是当时的顶级装备,奉先得意得不要不要的;陈宫是想把控吕布,让自己手中有吕布、方天画戟和赤兔马,一流的人才、一流的装备,想以此来与曹操掰掰手腕,秀秀自己也有结实的肌肉——是么,公台?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吕布毕竟是吕布,吕布也不过是吕布!吕布、方天画戟和赤兔马,可陈宫你使不动、骑不上,呼不应呀!
人啦,没欲望是个问题,欲望脱离实际也是个问题!陈宫理想的天空阴云密布。
……下邳城破,吕布、陈宫被擒!陈宫与曹操之间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对白——
操曰:“公台别来无恙!”
宫曰:“汝心术不正,吾故弃汝!”
操曰:“吾心术不正,公又奈何独事吕布?”
宫曰:“布虽无谋,不似你诡诈奸险。”
操曰:“公自谓足智多谋,今竟何如?”
宫顾吕布曰:“恨此人不从吾言!若从吾言,未必被擒也。”
操曰:“今日之事,当如何?”
宫大声曰:“今日有死而已。”
操曰:“公如是,奈公之老母妻子何?”
宫曰:“吾闻以孝治天下者,不害人之亲;施仁政于天下者,不绝人之祀。老母妻子之存亡,亦在于明公耳。吾身既被擒,请即就戮,并无挂念。”
……
操谓从者曰:“即适公台老母妻子回许都养老。怠慢者斩。”
宫闻言,亦不开口,伸颈就刑。
上错花轿嫁错郎(漫弹《三国演义》之九)
陈宫虽为一根筋,但也不失为一硬汉!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铮铮铁骨,大义凛然,再去非议,岂为不敬?!
公台确是一条汉子!
陈宫也看透了曹操,操虽奸诈,却还要脸,算死了曹操不会为难他的老母妻子。曹操呢?为报父仇,在徐州一带恣意屠戮,留下了太多的污点和骂名,而“善待陈宫的老母妻子”就是一剂很好的去污液——
擦!擦!擦!
守道之夫,陈宫也;殉道之士,公台公!
只是,公台先生,如果岁月可以回头,让你重新选择,你是坐曹操的花轿呢还是上吕布的贼船?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