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戴帽讲究多,古代皇帝的帽子都长什么样?

2019-06-11 09:22阅读:
  我国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服饰礼仪制度由来已久,有着极为丰富的内涵和完整的体系。古者,冠与服相因,故以冠名服。帽饰是穿戴在人头部的服装,古人称之为“头衣”“元服”和“首服”。
  作为全身服饰中“最高”和“最先”的部分,首服占据着重要地位,它不仅是我国古代区分官与民的重要标志,也是标识统治者官位等级的必要手段。人们通过首服“昭文章,明贵贱,辨等列,顺少长,习威仪”。《论语·冠义》中记有:“故冠而后服备,服备而后容体正、颜色齐、辞令顺。故曰:‘冠者,礼之始也。’是故古者圣王重冠。”
  传说,帽饰为黄帝所发明。一开始并不是为了防寒避暑,而是用来标识统治权力和尊贵地位,所以被官僚统治阶层普遍使用。这时的帽饰应该叫作“冠”和“冕”。之后,随着礼教等级秩序的建立,逐渐形成了一整套服饰制度。
  冠,在古代一般指贵族男子所戴的帽子。古时,男子20岁举行冠礼。冠因此成为标志男子成人的常服。不过,并不是什么样的男子都可以戴冠的。《释名》中说:“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可见,只有士以上的人才有资格戴帽子;平民百姓则没有戴帽子的权利。
  天子、诸侯以及大夫祭祀时所戴的冠,人称“冕”。冕由冠衍生。由于冕的出现,将冠分出了身份等级。《说文解字》里专门注明:“冕,大夫以上冠也。”这其中,又以帝王冠冕为尊。
  帝王的冠冕是拥有最高权力者才可以戴的帽子,大体由延、旒、缨、紞、纩、纮等组成。
  延,指头顶上那块长方板,前圆后方,寓意天圆地方。
  旒,是指悬挂在方板前后的珠玉帘,一般用五彩丝线将五彩珠玉串连而成,其标准称谓叫“玉藻”。在冕冠制度中,珠帘的根数是有讲究的,其多少是辨别身份的一大标志。根据《明史》记载,明代皇帝所戴的冕前后分别垂着12道旒,每道旒上有红黄青白黑共12颗玉珠。太子用11旒、11珠;亲王只能用9旒、9珠。
  缨,即冕板左右垂下的红绸绳。
  紞,有专门用途,是丝做成的线绳,线绳下端有个黄色棉丸,专用名词叫“黈纩”。
  纩,其实就是挂在紞头上的玉,谓之“瑱”,因为两块瑱正好位于两耳旁,所以又名“充耳”“塞耳”。
  皇冠前的十二束垂旒,人称“蔽明”,表示目不视非,有所不见。冠左右两侧的充耳,人称“塞明”,表示耳不闻邪,有所不听。这是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古训在帽子上的具体体现。
  皇帝
日常用的冲天冠,两侧有向上翘的展角,像善字,所以又称“翼善冠”。这些都表明,即使是天命神授的皇帝,也要以身作则,一身穿戴要处处表现信奉的伦理教化。
  那么,冠冕又是如何固定在头上的?用一根叫“玉笄”的东西,其实就是俗称的簪子。玉笄的两端绕颔下系朱红丝带,也就是纮。
  “冕旒”如何成了皇帝代称?
  冠冕的形制世代相传,一般各个朝代的帝王会做一定的改动和相应的规定,但大致形制不变。同时,不同的社会地位等级之间所用的冕冠也有区别,主要区别就是旒珠的材质和旒的条数。天子是白玉十二旒,“三公”、诸侯是青玉七旒,卿大夫是黑玉五旒,并以此作为等级标准。
  先秦时期,冠冕的体系已相对形成。特别是在礼乐盛兴的周朝,冠冕作为礼体系服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已渐渐成为统治阶级等级的标志,其文化象征意义渐趋明确。据文献记载,周代统治阶层所使用并被后代传承的首服主要有祭祀之用的冕和朝会之用的弁。
  至春秋战国时期,礼崩乐坏,诸侯割据,列国称雄,各国在继承周礼的同时,因各地地理与气候等的差异,又形成了各自的冠冕文化,如齐王冠、楚王的獬豸冠以及赵惠文冠等。秦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将各国的首服“收而用之,上以供至尊,下以赐百官”。他将齐王冠赐给近臣谒者,变为高山冠;灭楚后,将獬豸冠赐予执法近臣,变为执法冠;灭赵后,将赵惠文冠赐予近臣,变为武冠。秦始皇还废弃周礼,祭祀天地时不再用天子十二章以及对应的冠冕制度,而统一采用黑色服饰和冠冕。
  汉代不仅是中国古代首服系统形成的一个重要时期,也是历代中国首服演变和传承的基础。西汉初期,百废待兴,统治者对服饰在礼教方面的认识程度不高,服制十分混乱。文景之治时期,汉文帝提倡节俭治国,对冠冕制度并没有提出具体的要求,基本沿用秦制。直到东汉明帝刘庄时期,汉代服饰制度才算基本定型,形成了“见其服而知贵贱,望其章而知势”的社会观念。冠冕的制式成为区分等级的基本标志之一。汉代以后,只有皇帝才能戴冕有旒;于是,“冕旒”就成了皇帝的代称。
  魏晋南北朝的300多年,是中国历史上南北迁徙、民族融合的时期。北魏太和十八年(494),孝文帝自平城迁都洛阳,为加强对中原地区的统治,推行了包括“群臣皆服汉魏衣冠”在内的汉化政策。与此同时,中原地区汉族服饰特别是便服和常服,也吸收了北方民族的服饰特点。这一时期的服饰制度总体上承袭了秦汉旧制,只在一些形式上略有演变。也正是在这一时期,冠冕开始流行于民间。
  隋唐时期,伴随生产力的发展,社会风气逐渐开放。特别是在盛唐时期,帽子的特殊象征意义逐渐淡化;不过,仍作为一种地位的象征逐渐流向民间。一般的读书人和有钱商人及其子弟可以戴帽子,但依旧有区别,不同阶层有规定的样式,出现了典型的书生帽和商人帽。隋唐时期的幞头为官服;到了宋代,一般男子也可以戴这种帽子。于是,统治者又开始在冠饰上做文章,以冠饰区别等级。
  到了元代,北方游牧民族的帽子,如皮帽、毡帽等,逐渐流行于中原。元朝皇帝所戴的帽子采用珍贵皮毛制作,上面镶有珍珠与宝石。明朝建立后,恢复了汉人的冠冕制度。
  清朝统治者入主中原以后,帽子才真正流行起来,上至皇帝,下至平民,都可以戴帽子。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清朝末年。
  各朝皇帝戴什么帽?
  古代帝王、诸侯所服之冠,名目众多,装饰华贵,在不同时代,既表现为前后相继、代代沿承的延续性,又有着自己的鲜明特色。
  秦汉时期的帝王头戴帝冕。帝冕,即在冠上有覆,元表朱里,上有延板,广一尺二寸,长二尺四寸(每尺为现代的六寸);延板前后各十二旒,每旒五彩玉带,簪导朱缨,黈纩充耳,延板垂有緌带。这种帝冕从商周至秦汉一直为典型的帝王皇冠。
  汉初,中华文明进入“礼乐定,诗书成”的时代。据汉朝初年成书的《周礼·弁师》所载:“顶有延,前有旒,故曰冕旒。”《后汉志·舆服志》中对汉代君王所戴的冠冕形制有详尽的描述:“冕皆广七寸,长尺二寸,前圆后方,朱绿里,玄上,前垂四寸,后垂三寸,系白珠玉为十二旒,以其绶采色为组缨。”折算成现在的尺寸:冕板大约宽16.1厘米,长27.6厘米;前旒的长度一般为9.2厘米左右,后旒为6.9厘米左右(汉一寸约等于现代2.3厘米)。在“三公”之下,均只有前旒,无后旒。
  冕板主要为木质,前高后低,呈俯仰之状,有象征帝王勤政爱民的含义。其上的玄色(黑色)涂装象征着天;下面为纁色(浅红色),象征着大地。冕板前圆而后方,象征着古人天圆地方的宇宙观。冕冠的每一旒都贯穿了12颗彩色玉珠,分别按照朱、白、苍、黄、玄的顺次排列,以五彩绳穿着玉石,故而称为“玉藻”,象征着“五行”的相生相克以及时间的运转。在冕冠的两侧齐耳的位置有一对黄色丝棉做成的球状的装饰品——充耳。
  晋代、隋代基本沿袭了汉朝的冕旒制度。隋唐的帝冕,宽八寸,长一尺二寸,以板为之,黑表深红色里,延板无旒(后恢复饰十二旒),金饰玉簪导,主带为缨。
  《旧唐书·舆服志》中有记载:“唐制,天子衣服,有大裘之冕、衮冕、鷩冕、毳冕、绣冕、玄冕、通天冠、武弁、黑介帻、白纱帽、平巾帻、白帢,凡十二等。”《新唐书·车服志》曰:“凡天子之服十四。”比前者多“缁布冠”和“弁服”。另外,太宗又制翼善冠,总共十五等。之后,不少冠冕被废。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以后,皇帝的服装只用衮冕服、通天冠服和幞头常服三种。不同冠冕的使用场合不同,冕旒的数目也有差异。
  与皇帝朝服相配的首服为通天冠、缁布冠、武弁、弁服;与公服之相配之首服为黑介帻、白纱帽、平巾帻。
  自中晚唐时,冠服制度更趋简化,连衮冕和通天冠也逐渐退出了实用的领域。到唐文宗时,常服受朝已成惯例。头戴乌纱帽折上巾,身着赭黄金龙袍,腰带饰有十三环与垞尾,脚踩六合靴。这种从省简约的服饰就是帝王的常服。
  唐朝是中国金器发展的繁荣鼎盛阶段。这个时期,金器的器型与纹饰的风格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也反映在帝王的冠冕上。以晚唐帝王冠冕为例,遍布该冠的纹路属于典型的唐草纹,金冠采用的灵芝云工艺造型也是唐代所流行的,王冠整体造型吻合唐代金器炫奇斗彩、富丽浪漫、极尽奢华的时代艺术风格。冠冕为九龙环绕的圆形金冠,九条金龙的造型特点是尖嘴、身短,金冠边纹上有颗粒。皇冠整体成型以錾刻与捶揲工艺为主。
  宋代的冠服制度沿袭秦汉,在历代中最为繁复。对于冕板的尺寸、材质用木以及冕板上所裹覆的丝织品的颜色和装饰纹样等,都有详细规定。只是平时很少穿用。
  宋代皇帝在祭祀致斋的途中,大朝会、大册命以及亲耕籍田时服通天冠服。皇太子受册、谒庙和朝会,则服远游冠服。在宋代,这两种服饰严格意义上不仅仅属于朝服,而是在除祭服以外的重要场合中的礼服。此外,皇帝公服与常服首服中还有折上巾(幞头)、乌纱帽和小冠,且色彩和装饰方面更为丰富。
  明太祖朱元璋强调“复汉官之威仪”。洪武元年(1368)二月,他“诏复衣冠如唐制”。此后,又陆续制定了上至皇帝、贵族,下至庶民、乐妓的一整套服饰制度。朱元璋去掉其他冕服,只留下衮冕,并把它作为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服饰。
  从这个意义上说,明代的冕服成了君权的象征。据《明史》记载,明朝对冠冕有严格的礼制规定,皇帝冕前后各12道旒,每道旒上有赤黄青白黑共12颗玉珠。
  这套制度在其后几经变更。明洪武十六年(1383),定冕服之制。洪武二十六年(1393)及成祖永乐三年(1406)、世宗嘉靖八年(1527)每有更定。嘉靖七年(1526),定皇帝燕弁冠服。最终使得明代天子之服有六:一曰衮冕,二曰通天冠服,三曰皮弁服,四曰武弁服,五曰常服,六曰燕弁服。
  北京昌平明定陵出土的明万历皇帝冕冠,前圆后方,上覆冕板,前后缀十二流。冕板以桐木为质,长38.7厘米,宽19厘米。冕冠形制与《大明会典》中永乐三年所定《皇帝冕服》之制基本相同。
  定陵中还出土了万历皇帝所用的另外一顶冠冕——金丝翼善冠,其后上方有两条左右对称的蟠龙于顶部汇合,龙首在上方张口吐舌,双目圆睁,龙身弯曲盘绕。两龙之间有一圆形火珠,周围喷射出火焰。由于当时的工匠技艺纯熟,所编花纹不仅空档均匀,疏密一致;而且无接头,无断丝,看不到来龙去脉,有如罗纱般轻盈透明。
  清代的服饰不同于前代,具有强烈的女真族特色。在传承与吸纳了汉服饰特点的基础上,逐渐发展出自成一体的服饰制度。
  清代皇帝的冠分为朝冠、吉服冠、常服冠、行服冠、雨冠,且有冬夏之别。朝冠是举行庆典与祭祀活动时所佩戴的礼冠;吉服冠用于冬至、元旦、庆寿等活动时与吉服配套穿着;常服冠是在各种祭祀和庆典活动以及平时做事时所戴的冠饰;行服冠是在巡幸、狩猎、出征等活动时所戴的帽子;雨冠则是在朝会、祭祀、巡幸、狩猎、出征等一切聚集活动,遇到雨雪时罩在所戴冠饰上的帽子,另外,在祈雨的时候也会穿戴。
  朱砂宝顶的清朝皇帝冠冕是最为大众所熟知的一种帝王冠冕。清朝成年皇室所戴冠冕的帽顶上,均镶嵌天然野生珍珠(主要是东珠),以金为底。朝冠金佛为金质镂空累丝,底座呈两层椭圆形,每层饰行龙两条,龙首两两相对于背面,正中坐一佛,火焰式背光上饰两条行龙,绕着坐佛嵌饰15颗东珠。朝冠舍林置于朝冠背后帽沿中央,为细长椭圆形底座,座上饰金累丝行龙两条,第二层饰金累丝花叶纹,最上层饰回首大行龙一条,并嵌饰7颗东珠。
  东珠为宝中至宝,产于松花江流域,曾有“岭南北海产珠,皆不及东珠之色”的记载。一颗东珠的售价相当于外国珍珠1000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