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幽远的乡村,有我童真的记忆

2020-04-10 15:04阅读:
在那幽远的乡村,有我童真的记忆
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成年后还是逃离了农村。
不知道有没有人像我一样,每次从城市回到农村,都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我的老家,地处陕南一座经济落后县的小山村,距西安说来不远不近。
说不远,是因同处一省,不到二百公里路程,如今走高速最多也就两个小时。差不多看一场电影的时间,就能从繁华聒噪的都市,回到那清幽纯朴的乡村了。
说不近,是因这段路程,毕竟有莽莽秦岭阻隔,过去坐车要走五六个小时,而这些年车程虽然一再缩短,但是回家的机会却少之又少,车程近了,心却远了。
在那幽远的乡村,有我童真的记忆

这次清明假期回去,村子里依旧冷冷清清的,街道上见不到几个人。并不是受了疫情影响,近些年一直如此——年轻人大都外出,天南海北地打工去了,只剩下一些五十往上的中老年人,和个别留守儿童。“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这些农夫农妇,个个在田间地头不辍耕作着,似乎还悠哉悠哉地。而小孩子呢,则自顾自地在家中耍。
小时候,这庄稼地全靠年轻力壮的人来种,玉米、小麦,还有各种豆类和土特产,一年到头的农活没完没了。而每到种和收的农忙季节,孩子们也会遭罪,常常不能按点吃上饭,还得去帮大人干点零活,有时候还要去人家收过的地里头,拾捡麦穗呀什么的,搞所谓的勤工俭学。无聊的童年,在那时候我却浑然不觉。
在那幽远的乡村,有我童真的记忆
如今在那集市上,城里有的水果和蔬菜,这里也基本上都有。想吃什么,也都能买到,而且有的还比城里便宜。连付钱也都是微信或者支付宝扫一扫,简直跟城里一样方便了。而且现在乡村的卫生环境,也是大为改善,不仅背街小巷都成了水泥路,还配有清洁员天天打扫,垃圾还有专门的回收箱,真个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过去,一年到头吃的大多是自产的粮食、蔬菜,要是谁家院子或园子里有果树,能结一点不像样的果子,没待成熟,早就被我们这些孩子们觊觎偷吃完了,哪还有什么新鲜的反季蔬菜,有什么美味可口的水果可吃。不光是没钱买,就是有钱也买不到你想吃的。村子里里外外的路,全是土路,一经下雨就泥泞不堪;各家各户虽然自扫门前雪,垃圾却是随便乱扔,那面貌真个是脏乱差。
在那幽远的乡村,有我童真的记忆
如今,智能手机和网络也在农村渐渐普及了。连年逾七旬的老父亲,也学会了使用微信。老人总是盼着我们儿女常回家看看,可是这几年为了自己的工作和小家,总是不能遂其所愿。现在,即使我们不回去,他也能跟我们隔空视频通话,不像过去那样光能听声不能见貌了。而且,他还喜欢看戏看剧,以前只能守着电视,如今也可以拿着手机打发时间了。
岁月如流,今非昔比。变的是环境,不变的是情怀。
在那幽远的乡村,有我童真的记忆
站在不高的山坡上,呼吸着新鲜纯净的空气,看着一望无际的田地里弓身劳作的人们,头顶上深蓝似海的天空中,朵朵白云宛若钻石镶缀其间,我的心不由得回到了那虚无缥缈又无忧无虑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