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闲品金庸之三七:殷离——人生若只如初见

2021-02-23 10:00阅读:

纤云涵月

看球旅游,读书写作; 以文会友,其乐融融。

关注

闲品金庸之三七:殷离——人生若只如初见
文/纤云涵月


“属于我们的往事如烟,无法再依恋,回望你的世界,一切都改变……人生若只如那次初见……只不过剩那梦中月圆。”纳兰性德的代表词作,被马海生用歌曲演绎出来,更加通俗入耳。
殷离对张无忌的爱,恰好可用这首歌来诠释。
闲品金庸之三七:殷离——人生若只如初见
那次初见多么美
世上只有女人嫌自己不够漂亮,哪有女人嫌自己太漂亮?!
殷离这个姑娘,容颜本来姣好,却因学母亲练功,竟而把自己搞成了个丑八怪。她多舛的命运,实是拜爹娘所赐。
她娘年轻时,用剧毒蜘蛛练什么“千蛛万毒手”功夫。嫁给殷野王后,生怕自己容貌日益变丑,被迫自废功夫。但是她偏又多
年不生育,终于惹得殷野王嫌弃,讨了妾,给他生了儿子。尽管后来有了她,但爹爹终究是冷落她娘儿俩了。
亲娘失宠受欺,阿离为鸣不平,一怒杀死了二娘。老爹和哥哥要除掉她,亲娘为了救她而自杀,她就此逃出家门,四处流浪。后来,金花婆婆从她爹爹掌下救其性命,她从此便跟随婆婆,居于灵蛇岛。
蛛儿跟无忌的相遇,命中注定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蝶谷医仙胡青牛见死不救,致韩千叶不治而死,金花婆婆便寻到蝴蝶谷,替丈夫问罪来了。随侍的徒儿阿离,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
闲品金庸之三七:殷离——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时,无忌在医仙门下已求医两年,寒毒依然未能得治。婆婆和阿离,见到了中毒的胡青牛,当然也见到了他身边的这个药童。
当婆婆得知无忌的义父是谢逊后,便借口替阿离作伴,要将无忌带回岛上,为他医治寒毒。实际上,她是想从这孩子口中,讨问谢三哥的下落。
可是无忌不愿意,不愿意跟陌生人去。婆婆请不动,孩子请孩子总容易些吧。于是,阿离抓住他的手腕,生拉硬拽,要他跟着走。无忌捉急之下,低头便往她右手手背上用力咬去。阿离手上吃痛,松手的同时,左手又向他脸上抓去。
两个少年这一场打架,司空见惯了的,一个咬得对方的手背血肉模糊,一个抓得对方的脸蛋血痕斑斑。
灭绝师太出现,挟倚天剑之威,金花婆婆不得不见好就收。阿离被她拉着飘然而去时,不住回头望着无忌,叫着他的名字。
她是多么想带他回到灵蛇岛,让婆婆设法治好他身上的寒毒,教他一身武功啊。然而,她得不到他的回应。
阿离的一番好心,无忌全不领情;而婆婆的用心,阿离又全不晓得!
但是,男孩的这一咬,已然留下印迹,而且永难磨灭。他咬得那么狠,让她觉得那么痛,就像一支箭,穿胸射进她的心门,从此情根深种。她永远忘不了,他叫张无忌。
人生若只如这此初见,那该多好!
再度相逢不相识
五六年后,两人重逢。
无忌被朱长龄陷害,因祸得福,练成了九阳神功,但又跌入雪山深谷。他摔断了腿骨,连日挨饿。危难之际,蛛儿出现了。她拿来食物,他的命得救了。
青春发育期容貌和嗓音的变化,让两人谁也没认出谁。无忌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叫曾阿牛。而他只当蛛儿是附近的村女。
这时,无忌二十一岁,比她大三岁。
蛛儿伶牙利嘴,口口声声喊他“丑八怪”。其实她的容颜那才叫丑陋,可是在无忌心里,这个姑娘刀子嘴豆腐心,并没多丑。
蛛儿听无忌说朱九真姑娘如何骗他,竟然替他出头,偷偷去将她杀了。而何太冲夫妇引着一帮人追来报仇时,她知道自己难敌对手,又跑到无忌跟前,问她是不是真的不嫌她丑,愿意娶她为妻。这是一个女子生死临危之际的要求,无忌不能不应诺!
然而,当蛛儿倚在无忌身上时,她口中所念的却是那个几年前咬伤自己的男孩。她万里迢迢来到西域,为的只是找寻他。
无忌以神功借力打力,救了蛛儿的命。但两人又被灭绝师太一行,胁迫而去。途中跟武当派相遇,蛛儿要打听无忌的下落,向殷六侠道明了原委。
闲品金庸之三七:殷离——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时,无忌才知道她就是在蝴蝶谷中,抓住自己的那个少女阿离,而她心中念念不忘的情郎,居然便是自己。但是,他现在叫曾阿牛,为了义父的安全着想,他还不能将自己的真名说出来。
殷六侠说无忌早已摔入万丈深谷中,尸骨无存,蛛儿伤心得当即晕厥过去。而听说无忌的母亲便是姑母殷素素,且已死去多年时,又令她错愕万分,原来自己梦中思念的那个小子,竟是自己的表哥。
当曾阿牛阻挠灭绝师太滥杀无辜,而被她一掌打得委顿在地时,阿离急得上前相救,甚至哀求周芷若出面劝阻他,别挨剩下那两掌。因为,她能感觉到他喜欢周姑娘,肯听她的话。这个姑娘貌丑,心不坏。
殷野王现身后,无忌想跟这个未曾相认的舅舅搭话,阿离却催着他快走。父女俩相遇,她勉强一声爹爹相叫,无忌才知道她便是自己的表妹。眼见舅舅要将这个不肖女带回处死,无忌又予相拦。不料,青翼蝠王韦一笑突然劫走了阿离。
重逢是这么难,分别是这么快,两人怎能相识?她的安危,令无忌担忧;而他的身份,殷离还被蒙在鼓里。
人生若只如初见
金花婆婆再次救了蛛儿。
在灵蛇岛,婆婆要跟谢逊动手。一个是紫衫龙王,一个是金毛狮王,为了一把屠龙刀竟而翻脸。阿离知道谢逊是无忌的义父,便要劝止婆婆。
谢逊传了她一套内功心法,要她找到无忌转授于他。可是,婆婆却用金花将阿离打成重伤。无忌抱着她,伤痛不已。
一叶扁舟,随波漂流。重伤的殷离,高烧不退,迷迷糊糊中,不断自言自语:
只要无忌愿意跟她去,她宁愿废了全身武功,变回初见时的容颜,一生一世服侍他。她在西域遇到了一个少年曾阿牛,对自己很好,还说要娶自己为妻,可是她心中早已被那个狠心短命的小鬼占据了,宁愿给他守一辈子的活寡,也不愿嫁给阿牛哥。
闲品金庸之三七:殷离——人生若只如初见
张无忌听着她的梦话,泪水盈眶。为了替她治病,大家一起来到荒岛上。然而,一场变故改变了一切。
周芷若在饮食中下毒,殷离被毒倒后,还被她毁了容。剑伤让她脸上的浮肿消褪了,却更显狰狞可怖。她要死了,她还要向曾阿牛吐露心声。
无忌怎么也料不到,自己那一咬,竟然让一个少女从此对自己情定终身,宁死不悔。无忌埋了她,用木条立碑,上刻“爱妻蛛儿殷离之墓”。
少林屠狮大会后,殷离的“鬼魂”显灵,她缠住了害她的周芷若,要来索命了。芷若被吓得神魂颠倒。
一切真相大白。殷离其时并未断气,却被无忌给活埋了,幸而又堆了些树枝石块在她头上,这才得以“死后还魂”。当她从墓中爬出来时,见到这个木碑,又偷听到无忌和芷若的悄悄话,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曾阿牛便是张无忌,张无忌便是曾阿牛,自己被骗得好苦!
然而,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张无忌,却永远走不进她的内心了。因为她的心,早已许给了那个在蝴蝶谷所遇到的张无忌了——那个打她咬她倔强凶狠的张无忌,那个她记忆中的张无忌,那个她心中所想像的张无忌,却不是眼前这个长大了的,待人仁恕宽厚的真实的张无忌了。
她走了,她要寻他去,尽管她知道这一辈子只剩那梦中月圆。什么是“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就是!
事物是不断发展变化的,人都会长大的,人也都会变的。初见时的美好形象,初见时的美妙感觉,往往会尘封或者说定格在一个人一生的记忆中。现实中何尝不是这样,当你和一个人相处愈久,你也许会愈加感觉到,对方其实并不是你最初所见到或希望的样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有多好!

文:纤云涵月
注:配图来源于网络;文章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