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中的母爱

2019-05-12 10:24阅读:
暴风雨中的母爱 狂风暴雨即将来临,乌云在低沉的空中翻腾着,像一头凶猛的野兽扑向地面,闪电在云层后透露出凶狠的光,随时会以爆炸式的姿态偷袭地面上的万物。
独耳是一只流浪猫。
独耳是一只白色的田园猫。
黄鼠狼的恶作剧让它失去了一只耳朵。独耳的妈妈也是一只流浪猫,独耳出生在春天的草丛里,出生在哪里似乎并不重要,只要有妈妈的怀抱,有妈妈的乳汁,有妈妈的爱便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这份幸福留在独耳的身边太短暂了。在它满月那天,妈妈出去找食物,直到天黑妈妈也没有回来。它太饿了。弱小的它决定去找妈妈。它粉嫩的肉垫摩擦着粗糙的地面,带着尖刺的树枝穿透它的毛发,刺破了它的皮肤。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它的雪白的毛发,钻心地疼痛。它想回家,可却又迷了路,找不到回家的路的它,一直走呀走呀。它的胃里一点食物也没有了,身体里的力气也慢慢地耗尽了,快要走不动路了。它紧缩着身子躲在茂密的树丛下闭目养神,希望能省下一点力气呼吸,祈祷妈妈快快寻来。
一只坏心眼的黄鼠狼看见了独耳,故意把偷来的肉放在了它的嘴巴,在睡梦中,它闻到了肉的香气,不禁嘴巴吧唧起来,伸出舌头在嘴边绕过,它努力地睁开眼睛,希望这不是个梦。它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自己从梦中清醒过来,浑浊的眼睛朦胧地看见了那块肉,它顿时觉得身体有了力气,扑向那块肉。肉飞了起来,独耳跳了起来,又重重的地摔向了地面。黄鼠狼在一旁哈哈大笑,笑得前仰
后伏,继续挑逗着它,“小猫咪,想吃肉?快来呀。”
幼小的独耳哪里认识那是一只狡猾的黄鼠狼。饥饿的它,只想得到那块救命的肉。它拼命地追逐着,跳起,摔倒,爬起,摔倒……它累的精疲力尽,它再也没有力气爬起来了,这时黄鼠狼又把鸡肉放到了独耳的嘴边,此时的独耳身体虽然累坏了,可它的脑袋还是机智的,它故意装作一点力气也没有,等自己身体缓了几分钟,趁黄鼠狼放松警惕地时候迅速地扑向那块肉。它抓到了,它的死死身体压着那块肉,爪子死死地抱着那块肉,嘴巴死死地咬着那块肉。黄鼠狼急了,根本就夺不回那块肉了,它便恶毒地攻击独耳的身体,可独耳视那块肉如命,不论黄鼠狼怎么折磨它的身体,它就是不松开,誓死要与这块肉共存亡。黄鼠狼气得一口咬掉了独耳的一只耳朵,顿时鲜血染红了独耳稀松的毛发。这时一只黑猫路过,它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它向黄鼠狼扑去,黄鼠狼吓得撒腿就跑。
这只黑猫叫黑尔,它也是一只流浪猫,是一只五个月的雄性猫,虽然它还是只幼猫,可它身上的毛发油亮,身姿也比较雄壮。黑尔救了独耳,并照顾着独耳,与它一起长大了。它们形影不离,它们追逐在树丛中,它们像兄妹一样亲密,它们像情侣一样相爱,这是一段快乐幸福的流浪日子。
后来,独耳怀上了黑尔的孩子,黑尔对独耳照顾得更加细心。黑尔让独耳休养,独自去寻找食物。黑尔知道外面的食物都不安全,每次都要自己先尝一下,才给独耳吃。一天,黑尔找到了一块肉,它尝了一口,可这一口肉要了它的命,再也没有醒来。
黑尔死了,留下了孤独的独耳和还未出生的猫宝宝,幸福便不知了去向。
今日,独耳感觉到自己的肚皮越来沉,越来紧,它已预感到它的孩子即将来到这个世界上。它还没有给孩子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又遇到了这样糟糕的天气,它焦急且不安。
独耳拖着沉重的身子,焦急地穿过密集的树丛,狂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树木似乎在说,快走吧,这里保护不了你和孩子。
一棵高大的贞女树立在花园里,浓密的枝叶遮了半边天,像一把大伞,可这把伞只能遮挡太阳,遮挡不了狂风暴雨。一阵狂风刮过,树干一动不动,可树叶疯狂摇摆着。独耳蹲坐树下,抬头望着树桠,估算着树的高度。独耳像树下的一棵小草般渺小。独耳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股力量,它冲上树杆,爬上树桠,它稳稳地站在了树丫上,喘着粗气。在平时,爬树对于独耳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运动,可如今它,身子太沉了,稍运动一下就觉得特别的累,呼吸困难。它眺望着远处,眼睛充满了焦虑,迷茫。
独耳眼睛闪出一道光,它看大二楼的平台上有一个箱子,似乎看到了希望。它锋利的爪子紧紧地抓着粗糙的树皮,树枝越来越细,它每一步都走得特别小心,它要让自己离平台更近一点,这样才能更有把握跳上平台。现在的身体状态,敏捷度都无法与以前相比了,可为了给即将出生的猫咪一个家,它必须学会坚强,必须去冒这个险。
风越来越狂妄,树枝摇摆不定。独耳每一步都如走在浪尖上,它匍匐着身子,压低身子,肚皮紧贴着树干,尽量保持身体的平衡。最后它在柔弱的树枝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平台跳去,。它扑了个空,它锋利的爪子划过粗糙的墙壁,发出哧哧声,身体旋转着落向地面,幸运的是后腿着地。独耳感觉到肚子的剧烈的疼痛,它忍痛定了定身子,仰头向上看去,它并不认输,它一定要爬上去,此刻雨点已经从空中往下落。
独耳再次爬上树,疼痛让它更疯狂,它更拼命,它毫不畏惧。这次它前爪抓着了平台边缘,它的身子挂在墙外,它身子地拼命往上撑,它的指尖间渗出了鲜血。它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是的,它在拼命,它是在搏命。
它成功了,它爬上去了,它赶紧钻进了箱子里。它顾不上被雨点打湿的毛发,开始为自己接生。它撕破猫宝宝的胞衣,咬断脐带,吃掉胎盘,舔干血迹,它迎来了第一个孩子,第一个孩子和黑尔长得一摸一样,毛发虽然稀稀拉拉,却油黑油黑的,它的眼睛紧闭着,鼻头粉嫩一杵一杵,嘴巴一张一合微弱地叫着。独耳将猫宝宝搂进了怀里,刚出生的猫宝宝在独耳的怀里开始寻找妈妈的乳头。此刻的独耳已筋疲力尽,可它自己还有巨大的任务,还有宝宝在它的肚子里,它闭上眼睛,稍作休息,它必须尽快让自己恢复体力,它甚至没有时间和经历来享受这短暂的幸福。
雨越下越大,仿佛从天上倾倒下来,一泄不可收拾。本以为可以安心生下宝宝的独耳此刻焦虑了起来。本以为会是安全的箱子,此刻已经开始渗水,它知道刚出生的猫宝宝是无法抵抗这般潮气的。它必须搬家,它内心焦急,且虚弱地用力生产,又有两只猫宝宝陆陆续续地出生了。刚生完猫宝宝的独耳很虚弱,可它一刻也不能休息,必须马上就要搬家,在狂风暴雨中搬家。它踉踉跄跄地站立起来,身体甚至还有些颤抖,它必须要带着宝宝离开这里,不然会被淹死的。它的双鄂用力叼起最先出生的老大,它一次只能带走一只。
独耳走出了箱子,冲进了暴雨中,大雨模糊了它的双眼,它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它无力且迷惘地往前走,它看到了一扇玻璃窗里有一双和它一样闪亮的眼睛。
那是一只被家养的波斯猫,主人叫它小雅。它安静地躺在柔软的猫窝里,它幸福地哺育着它的孩子,旁边的碗里还有主人为它煮的鱼汤,热气微微地向空中翻腾着。
独耳走近窗口,它拍打着玻璃,它的前爪不停地抓挠着,玻璃上的水滴顺着它的肉垫往下流。它叫唤着,它需要帮助。
“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独耳的凄凉的叫声闯进了小雅的耳朵里,它扭头一看,先是一惊,瞪大眼看清了窗外的独耳和它的宝宝。善良的小雅眼睛里闪着泪花,独耳那颗母爱的心,打动了它,感动着它。它用力推开窗户,它邀请三花和它的孩子进来。独耳放下猫宝宝,请求它照着它的孩子,而它还要去救其他的孩子,未等小雅问清情况便消失在雨幕中了。
当独耳再次回到平台的时候,水已经淹没了箱子,猫宝宝漂浮在水上,独耳寒冷不顾一切游向了猫宝宝。它叼起潮湿,冰冷的猫宝宝,可它们一动也不动了。
雨停了,风停了,天空出现了彩虹,天边出现了晚霞,渲染了半边天。
独耳蹲守在它的宝宝身边,不停地为它们梳理毛发,将它们搂进怀里,想用自己的身体温暖它们,它多么渴望能有奇迹出现,时间在不停地流逝,可奇迹并没有出现。
被暴风雨洗礼之后的夜空更透亮,星星在空中眨着眼睛。
独耳拖着微弱的身子再次来到小雅的窗前,眼前的世界与它隔着一层玻璃,却像隔着一个世界。小雅依旧躺在柔软的猫窝里,正为猫宝宝梳理着毛发,它眼睛里的柔光,如今晚的月光一样温柔。那个被风雨洗礼的小黑尔正安静地趴在小雅的怀里吃奶,它两只前爪在小雅的肚皮上交替地踩,贪婪地吮吸着。刚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黑尔还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看看妈妈,它唯有不停地吮吸着乳汁,让自己有长大的力量。独耳妈妈的胡须忽闪忽闪地抽动着,似乎有一丝笑意在它毛茸茸的脸上抽动着,眼睛里闪着泪光,是不舍,是欣慰。它是多么渴望为黑尔梳理毛发,多么渴望搂搂柔软的小黑尔,还没来得及好好疼爱它。小黑尔还没来得及看看自己苦难的妈妈,妈妈已经没有力量照顾它,保护它。这场风雨中活下来的唯一孩子成了独耳唯一的牵挂,幸运的小黑尔有了依靠,独耳妈妈便也安心了。
夜空中一颗流星划破夜的漆黑,无声地消失在天际。
耗尽全身力气的独耳轻得像一片落叶,它静静地趴窗前安静地睡了,在梦中,它遇见了它的丈夫黑尔和它的两个宝宝在向它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