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与枇杷

2019-11-07 14:22阅读:
每一个父亲应该都有职业,老师,医生,警察,商人……不论是哪一项工作,父亲都应该完成得十分出色。但是在小的时候我甚至会不好意思告诉小伙伴我的父亲没有职业,但是现在父亲不在了,我反而才开始理解父亲原来也是一种职业。理解他之后我又觉得他从事过很多职业,厨师、保姆、农民、工人…我觉得他做的最好的就是园林艺术家。
从小到大居住的房屋旁边都是他栽种的花草树木和我不修边幅的几株小花。牡丹、桂树、小金桔、银杏、桃树、小竹林在父亲的打点下繁茂得很,我们的小屋在它们的环绕中显得恬淡安然。
沿着家门口的小路,经过那片花圃,穿过银杏树林就到了前面的枇杷树林了。林子里大大小小的树有十余棵,都是父亲一手栽种养育的。小的时候就喜欢拎着小桶跟在爸爸后面钻进林子里摘琵笆。
爸爸在树上面,在树枝低一点的地方就摘好递给我放进桶里,高处的他就自己拎着桶上去摘,看到那种又大又黄的枇杷就给我先吃,我就负责在树下品尝。一棵树上的枇杷就能把我们的桶装满,一些小树上的枇杷就由他再生长,到了成熟好了再去摘。
回家就要理枇杷了,枝叶要修剪但是不能全部剪掉,要留一点蒂在上面,这样才容易保存。我在旁边一直不停问这问那,爸爸一边理一边回答我的问题,也不觉得烦。理好后分别装好,每个姑姑要送一些,哥哥爱吃,邻居们也要尝一尝,带一些和同学分享,最甜的都进了我的肚子,剩下一下被鸟吃过的(父亲说这种枇杷更甜)还有比较小的就留下来自己吃。安排好了我就垃圾打扫干净,在悄悄把枇杷籽种在小树旁边。爸爸总说养不活,但我记得院子前面曾经冒出过小小的枇杷苗。
后来,摘枇杷就好像是我和父亲的约定,我不在家他就懒得摘,等我回去了再一起去。每年五月份的时候我和爸爸两个人都会一起去摘枇杷,理枇杷,送枇杷。在这段时间我什么都愿意和他分享。他也愿意听然后会给我提出建议,学校里的考试,老师出糗的趣事,班级同学关系,我和那几个朋友的关系,这些都可以是我们一起度过这段时光的素材。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发生偏执,比如以后他老了是一个人住还是要跟在我身边,他总是坚持不要拖累我,说自己喜欢一个人自由生活,我却不管这些,我只想要他一直陪着我,我总是在说服他。现在想来,只要他还在,在哪里都一样,因为只有他在,家里的枇杷才会按时成熟,我也才知道家在哪里,该往何处去。
去年据说
因为多雨不熟枇杷,不曾吃到家里的枇杷,为了这事我生了好久的气,觉得再没有人会好好对待这些树了。哭过闹过还是觉得自己太无用了,没有能力自己保护好这一切。上次回家看到小路上早已荒草丛生,怕是没人愿意再去小树林摘枇杷了。
今年我再也不曾打电话询问那些枇杷的情况,路过水果店进去挑水果,店员极力推荐枇杷,我看着那又大又黄的产自某著名地区的枇杷说道:“我不爱吃枇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