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闲说“回眸一笑”
(网图。致谢!
闲说“回眸一笑”


听雪女子

“回眸一笑”这个词,出自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长篇叙事诗《长恨歌》。诗所表现的内容,大家都熟悉,这里不赘言。
敲这几个字时,开心得嘴咧着:一来,“回眸一笑”是用来形容女子的,男人不能用,若是哪个大老爷们来个“回眸一笑”,不把人吓个半死也得把人腻歪个半死——不信?男博友们可以一试,看看会不会把你周围的人笑得莫名其妙?开心于这个词的女性独享;二来,这个词太美好了,美好到没有一个女子不希望,自己也有那“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态,刷一把集千娇百媚于一身的存在感,感受一下,那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回眸一笑”是一个形态,女性的形态,女性美的形态。说到女性美的形态,那可多了去了:秀色可餐,冰清玉洁,楚楚动人,出水芙蓉,天生丽质,明眸皓齿,风华绝代,秀外慧中……话说美态如此之多,为什么单单惦记这个“回眸一笑”?
不怕被哂笑。我开始弄不懂“回眸一笑”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魅力,让一个帝王
觉得“六宫粉黛无颜色”。不就是个“回头笑”么,哪个女人不会回头?哪个女人不会笑?哪个漂亮的女人的笑不是美的?
春秋时代,卫庄公夫人庄姜,其笑是“巧笑倩兮”,她美到了什么程度?——“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 简直美得不可方物也。
战国时期,宋玉笔下的“东邻之子”,其笑是“嫣然一笑”,她又是怎么个美法?“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用现在的话说,这就是妥妥的一枚“美霸”。“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乖了个咚,堪比海伦!海伦据说是世界最美的女人,古希腊的特洛伊战争,就因她而起。
还有来自远古的传说“烽火戏诸侯”的始作俑者褒姒,“一笑倾城,再笑倾国”。
然则,这么多的美态,依我看都不抵“回眸一笑”。何以见得?不看别的,就数数,有几个人记得“巧笑倩兮”的主人是谁、“嫣然一笑”的主人是谁?又有谁不知道“回眸一笑”不是指的杨贵妃?!除了因为白居易的名气,更因为“回眸一笑百媚生”这四两拨千斤的巧妙塑造。
还别不信,庄姜们的笑,与“回眸一笑”,就是不一样。其差异在于,她们的笑,都是正面的、脸对脸的——也就是说,她们知道,对方在看着自己,那就意味着,得把最美、最灿烂的一面展示出来。
“回眸一笑”则不同。“回眸一笑”是回过头的一笑,那一笑,只是个瞬间。姑且把“回眸一笑”当做个慢镜头,这个镜头里,应该有这些成分:
“回眸”时,她并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是望着自己的背影呢,还是在低头沉思,还是在看其它的方向,还是在干别的什么,她的“回眸”,或许只是一个无意识的转身,自自然然,全无造作;同样,他也不知道她会“回眸”,更不知道她还“一笑”,当四目相对时,双方都是没有准备的——可贵就可贵在这个没准备,若有准备,就有“演”的嫌疑了。于是乎,他看到了惊喜、自然、深情、期盼、兴奋、慌乱、羞涩、娇嗔、不舍、感恩……这千般情、万般爱呀,汇成了一种无以言表的媚态,让他震撼,让他着迷,这是他在后宫其他佳丽身上所看不到的。
我阅读浅。不知道,在此之前,有没有作家表现过“回眸一笑”。白居易通过“回眸”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让“回眸一笑”之美,超越了五官的美、四肢的美、肌肤的美、身材的美、声音的美,而大放光彩,成为一个不可替代的具象。这是作家对文学的贡献。
倒是白居易之后,有很多画面,与“回眸一笑”有异曲同工之妙。
《西厢记》的“长亭送别”一折,崔莺莺与情郎张生依依惜别,难分难舍:“听得道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亭,减了玉肌:此恨谁知?”“松了金钏”“减了玉肌”显然是夸张——听到他要离开了,她的手腕立即减了一圈,人也立即瘦了一半,这种刹那间产生的悲恸欲绝的心理感受,读者却不觉得夸张,反而感到真切自然,情味浓郁,形神毕现,并予以深深的同情。这种表现手法,与“回眸一笑百媚生”,是不是如出一辙?
戏曲舞台上,角儿们上场时,经常用“回眸一笑”。尤其是武旦的上场,好一番折腾:踩着锣鼓点,迈着小碎步,背对观众,从台口一端上台,走到另一端,不转身;再走,到了另一端,还不转身;继续走,直到走到舞台前方的中间位置时,伴随着慢下来有节奏的“咚--呛”,才转身,亮相,一个满堂彩。
现代光影技术,赋予“回眸一笑”更多的可能,极大地增添了人物形象的感染力。
电影《红牡丹》,长大了的红牡丹的第一个镜头,就是“回眸一笑”。当红衣红裤的红牡丹,在大屏幕上转身的刹那,观众席上一片惊呼:太美了!看这部电影时,正值豆蔻年华。30年过去了,那个镜头,今天仍然记忆犹新。
写《长恨歌》时,白居易36岁。现在知道了,诗人能写出如此缠绵悱恻、肝肠寸断的爱情长诗,与自己的亲身经历有直接关系。他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叫湘灵。“娉婷十五胜天仙,白日姮娥旱地莲。”这是他心里的湘灵。可惜的是,他们的爱情从开始就遭到母亲的反对。由于其母亲的多次作梗,这对儿相爱了35年的恋人,终究没有走到一起。他在40岁时,被母亲以死相逼,娶了自己不爱的女人;而他的湘灵,却孤独终老。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到底是歌颂李、杨的爱情呢,还是对自己爱情的寄望?不得而知。不过,有一点却笃定“回眸一笑”的美,一定有湘灵的影子。

2021112日写于听雪书屋
闲说“回眸一笑”
只敢回头不敢笑——怕吓着人


…………………………………………………………

谢谢友友的精彩点评!(精选)

東瑞听雪老师从白居易代表作《长恨歌》中一句经典好句“回眸一笑百媚生”生发,既比较了中国历代文学典籍中描述女性极致美的绝句,让我们了解古人视角中女性之美,无异于分享了一次描述女性的文化大餐;也通过一句诗的解读,对中国古典文学高峰唐诗宋词一句空前绝后金句的分析做了精彩示范。大诗人的不少诗句都是呕心沥血得来,您从外延到内涵,从客观到主观,对「回眸」做了现读或今读,堪称穿梭古今,淋漓尽致了。是的,女性和男性不同,是上蒼給予人類的最美禮物。
沙弥一梦LQY
回眸一笑悦青瞳,比翼连枝两意通。
可叹人间犹有异,常闻邻妇吼河东。
空谷幽兰对“回眸一笑”,大多读者理解成了“笑了一下”。当然是笑了一下,不然怎么叫一笑!唯有听雪读懂了,领悟了,那是“回头笑”。如果说“一笑”是图画,那么,“回头一笑”就是视频。图画和视频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不言而喻。这就是读书的悟性,听雪具备了。
有悟性读懂了,表达得出,才叫通透。否则,茶壶里下元宵,有货倒不出,那就是空有悟性。听雪用这篇博文闲说一番,充分展示了超凡脱俗的通透才能。
听雪之所以成为听雪,就是因为悟性和通透。白居易和湘灵的故事,许多人知道。把白居易的故事和长恨歌的创作联系起来,才是听雪这种气质的表露。听雪的文章能够吸引读者,深层次的原因就在这里!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