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四月,我的大美!
紫藤花






四月,我的大美!


听雪女子

三月的最后一天,从日历上撕下来时,我有一种解脱感。
傍晚,冒着毛毛细雨,下楼拿快递。楼下的这几株海棠,是什么时候开的花?昨天经过时,还没这么璨呢。连忙掏出手机,“啪啪啪”拍了一气,才乐颠颠到大门口的“菜鸟驿站”。感觉自己身轻如燕。
四月来了,四月来啦!四月是什么?是“人间四月天”。
一想到,不久前,还沉浸在三月的乍暖还寒的烦恼里,默默地藐视了一下自己。就像人左右不了自己的情绪,做不到每天每时每刻都心花怒放一样,老天爷管辖着四海八荒,东、西、南、北、中,情况不同,需求不一,又有那么多天zaihuo的棘手事,有疏漏之处,一视同仁得不周全,情有可原啦!阴阴晴晴、冷冷暖暖、风风雨雨、多多少少、有有无无……才正常。
四月来了就好啦!四月是传统意义的“阳春三月”,意味着天晴气朗、草木繁茂。也就是
说,像三月那样的阴风凄凄、冷暖不定,要翻篇啦。
大美在四月——大自然的美,该来的,任谁、任什么,挡也挡不住。
四月的大美,自然首美在花。
其实,花的盛宴,在三月就已经开启了——梅花、杏花、桃花、樱花、白玉兰花……这些急性子的,完全不顾凉风飕飕、春寒料峭,急吼吼得早早亮相,就像大戏上演前的暖场子,吆吆喝喝,咋咋呼呼,为的是制造声势,招揽人气,为接下来的大戏,做足铺垫。
大戏在四月,大美在四月。百花园中,百分之八九十的花,要在这个月绽放,多得数不过来,美得看不过来——西 zang 林芝的桃花,贵州毕节的杜鹃,江苏扬州的琼花,河南洛阳的牡丹花……春天,是为花而设的,花之美,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在花面前,什么样的文字,都显得苍白。
我曾经写过一篇《羞与牡丹合影》——如果女子是花,那么我这个说人话的“花”,是打死都不愿跟那个长在地上说花语的牡丹花合影的。跟人家站一块,原本的自信,被压得扁扁的,有窒息感。论形,论色,论姿,人家都是要高贵有高贵,要风姿有风姿,要绰约有绰约。再漂亮的女人,在大自然的花面前,都怯,这不是妄自菲薄。
四月的大美,更在于生长的律动。万物生灵,在春风的爱抚下,渐渐打开紧闭的心扉,合着春雨,与天地融为一体。那昂扬,那抖擞,那奋力,那鲜活,无不昭示着自身存在的价值,令人怦然心动。所以,此时,四月,勿须远行,只消停下匆忙的脚步,把望向远方的羡慕的目光收回来,往身边看一看,便会发现,美,无处不在——随便裁一角,剪一块,截一个横断面,都有叫你热血奔涌、心灵震颤的感动。


四月,我的大美!
四月新叶不输花


水杉和银杏,纷纷发了新芽。这两种树,在秋天各自美成了一道风景:一个有挺拔,一个有妖色。它们都是落叶树,秋风无情,恨不得扒树一层皮,我很怕它们光秃秃的老枝,再也发不出新芽。三月的时候,还不见一点动静,如今,它们全都披上了一层翠——真好。
桂树、女贞、广玉兰、香樟都是不落叶的长青树。冬天,它们拼尽全力,呈现重重绿意,给冬的荒凉无限生机,却把自己累到叶子发黑,叶面粗糙,无精打采,蔫了吧唧,好像一阵大风就会被连根拔起。尤其是香樟,因为这个冬天特别冷,香樟的叶子全部泛白,干得没有一片鲜色,本以为它们被冻死了,没想到,沐浴了春风春雨,包括香樟在内的所有长绿树,全部满血复活!女贞和桂树的新芽,足足有一尺长,赳赳得立满整个树冠,煞有喜感;广玉兰的叶子也变厚了、泛绿了,又现仪态万方;香樟的枝枝叉叉上,叶子顽强地钻了出来,没有比枯枝新叶更让人振奋的了——真好。
惹人怜爱的,是冬青。见惯了冬青平日里的齐齐整整,高也罢,矮也罢,都像列队的训练有素的士兵。四月的冬青,却是另一番景象:呆呆的,萌萌的,像调皮的顽童,不老实排队走路,蹦蹦跳跳,你出来我进去此时的它们,不爱绿装爱红装,把自己鲜嫩成一道彩虹——真好。
稀罕人的,是小径上长在石缝里的草。唉,此生未修行在绿化带,朝不保夕哦,随时都有被哪个多事的花工铲掉的可能。但草们并未因此而偷懒、懈怠,长着、再长着,不怕踩,不惧压,一天一个样,很快长成了一大棵,绿了一小片——真好。
小区的水池子里,水不多,定睛看,却很热闹。浮浮游游的,是数不过来的小蝌蚪,一个一个的小黑点,机灵得抖来抖去。可以想象,不久的将来,这里会有蛙声一片——卧枕听蛙,乃一大惬意,好让人期待。稍远的水面,竟然窜出来几条寸把长的黑鱼、黑色的小鱼,那个欢快劲儿,是把这里当成海了?可得乖乖地凫着,别浮出水面,免得成为在旁边溜达的大黑鸟的盘中餐。
说到鸟,必须着几笔。四月以后,鸟明显多了。在小路上穿梭,冷不丁会听到扑棱棱的声音,不用说,是脚步声惊到了它们,现在可是它们谈情说爱的大好时候。每天清晨,乐得被它们叫醒,喜欢听它们的或谈心,或吵架;在屋子里发呆、干家务,也喜欢听它们唱歌,有合唱,有独唱,有领唱,有对唱,此起彼伏,像是说着它们自己的春的故事……
四月,就是这样,目之所及,活力四射,一花一木,都撩拨心扉,激起灵魂深处对生命的尊重,对生活的热爱——或许,这才叫大美!因为这种美,不光有感官上的刺激,还有意识里的思考。
四月,让心变大了——别想多,与修行无干系。是大自然的美,平和了琐碎,填补了空虚,光亮了黯淡。
闹心?
下楼吧,跟你楼前楼后的花花草草对对话;或者干脆到郊外,听一听麦苗拔节的声音,你会与四月一起大美。


202146日写于听雪书屋


………………………………

谢谢友友精彩点评!

四月,我的大美!金华:才女新作《四月,我的大美》,抒写出了春风轻灵、春光明媚、春色多变等“四月天”这一意象,“万物生灵,在春风的爱抚下,渐渐打开紧闭的心扉,合着春雨,与天地融为一体。那昂扬,那抖擞,那奋力,那鲜活,无不昭示着自身存在的价值,令人怦然心动。”随后则分别以四月天中各种不同的具象来描写各种花卉生长的画面,才女直抒情意,概言“四个真好”——这才真正地叫“笔下生花”。
《四月,我的大美》具有丰富的想象感和意境美。全文以诸多意象为喻,书写细腻柔丽的情愫,表现出轻盈优雅之美,是令人可以不断诵读而又不断生长出新意的美篇佳作。
读其美文,我越来越感觉得到,才女的文如其人,宛如一阵清新的风,既不甜腻,也不灼热,温暖而纯净,绵软而轻柔,极富女性的细腻与深情,让人从心底感受到一种愉快和舒适。
四月,我的大美!不傻的呆瓜:读这篇散文,就像在听“人间四月天”的脉动旋律,一支沉潜的乐曲在花草树木鱼鸟间游荡,或低迴,或激越,或柔和,将那自然界精灵般的动植物描绘得如同栩栩如生的宠物,鲜活地展现在读者面前,让看似难以描摹的自然景观有了旺盛活力。
四月,我的大美!华章:郭沫若有《百花齐放》,写了100种花。听雪一口气写了几十种花木和小蝌蚪、鸟,并且走下楼来近距离地与花花草草对话。这正是作家的与众不同之处,大美四月不但要眼观耳听,更要“对话”,只有对话,才能得知春的会心之语。
四月,我的大美!沙弥一梦LQY
春风一夜入徐州,万紫千红绽树头。
休向蓬瀛寻妙境,百花纡绕自家楼
四月,我的大美!空谷幽兰:听雪的文章,选取了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人作为主体,凸显了自己在人间四月天的独特感受。选材的精当无与伦比;语句的秀美动人心扉;章法的成熟堪比大家。与《烦人的三月》相比,判若两人。字里行间洋溢着听雪的热情,读者也豁然开朗。
祝福听雪春天美好,心情长在人间四月天!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