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道里的陪读妈妈

2019-12-01 21:00阅读:
今年转到一楼办公,第一天上课,楼道里有个中年妇女就过来和我打招呼,我还以为家长找孩子,因为新生都不熟,所以我就告诉她可以去班主任那问问,她笑着解释,我没事,我是陪孩子的,你孩子怎么啦?孩子脑瘫,我心一沉,紧跟着问了一句,那走路怎样,她说走路没事,我说那就很好了,我也没好意思再问。
她向我打听了上一届初三的一个孩子,那个孩子也是脑瘫,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走路必须别人用力搀扶,自己无法上厕所,可是三年下来,风雨无阻,从不无故耽误上课。
每天这个孩子的妈妈骑着一辆大电动三轮车带着孩子上学,三轮车的后兜安装了一个棚子,可以遮风避雨,里面铺有被褥,有时我在楼道口遇见她,就会跑过去和孩子打招呼,可能在路上睡着了,有时像只小花猫一样,睡眼朦胧的睁开眼,于是我就夸奖一下孩子的妈妈,看来你给孩子做的小棚子太舒服了,你看孩子睡得多舒服,然后这位母亲把孩子从车上抱下来,再把孩子搀扶近教室,一天的学习就这样开始了,天天如此。
没过多久,办公室的同事开始对这位陪读妈妈赞不绝口,真是位了不起的母亲,我们眼中的不容易在她身上丝毫没有看到, 因为从未从她口中听到过一句怨言,也从未见过她有沮丧的表情,看到老师,乐呵呵的打招呼,也从不像老师诉苦,从没发现她对未来的生活悲观失望,每天的生活似乎那么平淡幸福,从他身上我看到真正的坚强乐观,有时她会拿孩子的学案或基训到办公室问问题,因为孩子行动不便,办公室的老师就告诉他,孩子有问题叫我们就过去就可以。
初一孩子小,身子轻,抱孩子还容易 ,到了初二,孩子慢慢长大,也胖了,抱她就有点吃力了,有次在卫生间碰到他,看她行动吃力,就问她怎么了,她笑着说,抱孩子愰着胳膊了,孩子太胖了,乐呵呵的又补了一句,俺孩子特别能吃,说这句话时,满脸洋溢的一种满足感。即使自己抱孩子吃力,也不舍得让孩子少吃一点,我心中涌出一种莫名的感动,同时也掺杂着一丝苦涩 。
母亲阳光,孩子也乐观,孩子学习很认真,与同学关系也很好,其他同学从不用异样的眼光看她,唯一的不足,就是孩子写字太慢,有一次我问她班主任,你看加强练字能不能锻炼写字的速度,班主任也是她的语文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体做不到啊!因为写字慢,课堂笔记作业完成就比较困难,尤其是考试,因为写字慢,会的都写不上,后来我干脆在其他孩子交卷后,等一等甚至允许他课余时间做完再交, 初三没有生物了,
偶尔见到她,只是打个招呼,问一问孩子到了初三累不累。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要毕业,初三要参加实验技能考试,我集中给孩子们指导实验,又见到了她,我告诉她可不可以申请免考,她说我问了,俺孩子体育已经免考了,其他必须亲自考,我很佩服她遇到问题,从不着急,也不觉得这种处理方式公平不公平,总是欣然接受,与她相比,我都觉得自己涵养不够,遇到不满总要说几句,有时触动了我那根愤怒的弦,暴脾气就会如同火山一样爆发,不分人不分场合,也不计后果,与她相比,我真有点自惭形秽,事实摆在眼前,孩子不能站,显微镜根本无法操作,没有用到显微镜的实验也得用解剖刀,我又担心她手不灵活,伤着咋办,可是又必须做,我只好在其它孩子做完后,单独指导她,最后选了两个实验,反复教她,考试那天,孩子的班主任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和监考老师说说,让孩子的母亲陪着进去,我进了考试区,找到带队老师说明情况,最后老师核实了情况,允许妈妈把她送进去,只能在旁边看着,孩子顺利完成了《观察种子的实验》。
暑假很快过去,开学后,我仍然忍不住问孩子的情况,班主任告诉我,她上了技校,对她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我在心里默默的祝福孩子,也祝福她的妈妈一定要一生康健。
命运把不幸降临到孩子身上,前路茫茫、 困难重重 ,母爱是人生路上披荆斩棘的一把利剑,同时也是孩子一生遮风避雨的伞。
如今这个楼道里又来了一位陪读妈妈,也衷心希望这位陪读妈妈也要坚强乐观,在人生的路上与孩子相依相伴,陪伴孩子幸福快乐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