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描淡写东梓关

2018-04-15 13:31阅读:
轻描淡写东梓关
于一个飘着细雨的春日下午,不刻意的到了东梓关。
富阳籍作家郁达夫,曾在文中这样描写:“东梓关在富春江的东岸,钱塘江到富阳而一折,自此以上,为富春江,已经将东西的江流变成了南北的向道。”此地也因郁达夫同名小说而得名。
东梓关一面江水环绕,一面群山拥抱,水土肥沃,自古为富裕之乡,历史底蕴深厚。
今日东梓关再度引起大家关注,是因为建筑。不对,不全因为建筑,确切讲,是因为仿佛吴冠中笔下的一幅幅水墨江南画般的建筑,成为了建设新农村的样板。
无论是原有住房的改建,还是回迁的安置房,白墙黛瓦,矮墙小院,杭派建筑,轻描淡写的,描绘出了一幅乡村的国泰民安、现世安好的景象。
雨天,未能下车走走。
开车绕行一周,雨点滴滴答答落在车顶上,好比配了游览的背景音乐。
天籁之声中,看雨水从屋檐滴落,仿佛时光倒流,想起小时候玩得尽兴时,突然一场暴雨,被爸妈呼唤回家后,坐在家门口板凳上,扳着脚趾头,无奈的看雨水连成一条线似的接天连地的下,心中惦记着刚在和小伙伴玩跳房子的输赢,急吼吼的希望雨早点停了。
几家院门半开。小院中芭蕉新叶,经雨水洗刷后,绿得亮眼。在青砖瓦缸的角落里,生出几份古时候的诗意。感觉这样的院子里,是应该是坐着一位老人的,盘个园髻,髻上斜插着一支银的簪子,坐在一把藤椅上,一只手时不时举起来遮在额头上搭个蓬,看看雨势是大了还是小了。
可是,终于还是没有看到老人,哪怕一位。倒是有几只不同颜色的小狗,不同地点进入到镜头里来,或者是一路小跑着回家,或者是调皮的在雨里东嗅西嗅,希望逮着一只蟋蟀?不过,不是儿时乡村常见的土狗了,肥滚滚的,都是外来宠物犬。
设计师显然是有几分乡村情怀的,家家户户门前,大小不一的留了一点自留地,用毛竹片修了小
小篱笆,种几丛花、栽一面墙的爬藤植物。田园牧歌、岁月静好的感觉,忽的一下冒了出来。
村子中央,不出所料的,一口长长的池塘。微雨中,水面起了细细的波纹。像是真丝衣裙,坐起之间形成的皱褶,自然、微妙。
白墙黛瓦的马头墙,倒映在水面上,忍不住拿手框了一个架,一幅浑然天成的水墨丹青啊。
村庄外围,良田尚在。当然,已经开发成了花海。全域旅游,村村都成景点,家家都是民宿。说不好是好是坏。不过,乡愁,肯定是变得游离,找不到安放点了。
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
多留一点可待回味的东西,终归是对心灵的一丝慰藉吧。
轻描淡写东梓关 吴冠中画作,来自网络。
轻描淡写东梓关 吴冠中画作,来自网络。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
轻描淡写东梓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