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家到故乡的散步

2019-08-14 07:57阅读:
从根根筋筋的老家,到我现在租居的小镇,大约有二十华里的路程。路也都是平平坦坦的大路,公交车一整天一整天地也都往往返返。倘是不愿就坐车太快了,想散一散心地去吹吹风、豁亮豁亮眼,或者就舒脱舒脱筋骨,也是大可以就骑辆单车去走个来回的。也就纯属放松自己、浪漫自己的大可不必怕浪废了挣钱的些些时间。
当然这样的像云一样像鱼一样的自由飘动自由游动也是需要个理由的……需要个能挂住拴住的理由的!有时候两口子过日子的相互依依,偏巧你一个人地想去走一走老路,想去看一看记忆里儿时走过的美妙之路……这时候了,就是需要个微笑的理由吧!笑笑地说了,笑笑地爱人也就应允了吧!有个好心情是多么美好的事,是像鸟一样地舒舒爽爽地游荡吧,是像不受气的花一样地兴奋地开放吧……
一个人、一个人想一个人的事,一个人浪一个人心地择一条有许多故事有许多情节的小路,像寻一首童谣地踏迹而去,岁月流水,也仿佛一声叹息,几眼寻望……旧院田舍,俨俨杂树……想起许多年前的温馨,桃花杏花美美地正旺,黄犬牝鸡在炊烟下窈窕!一步步地走,一步步地回望和相思……想起我那倔强的一辈子不甘心蜗居农村的祖父,想起我那慈祥的老微笑着的走十多里路去省亲的祖母……
想起那一路的芬芳啊,一路的春天香、秋天也香!想起那一路的芬芳啊,一路的遥遥袅袅地不辛劳的幸福……集镇说到也就到了,繁华说到也就到了!回家说回也就回了,想回也就转回了……
走一条老路,有一些个记忆的像是一只老狗,像是一只找寻记忆的狗,慢慢地、漫漫地,满眼的熟悉似乎就都老了,姗姗地熟悉的就都依稀仍然还在!遥遥的那模糊认识,是嘴角里的一丝儿笑吧,是眼角里的那丝儿暖吧……是一些个柔柔温温的地方,是一些个暖暖的村名吧!是自己给自己的那永远也忘不掉的独特记忆吧,那记忆游丝一般地若续若断、若断若续……
有些个记忆是重走一遍路就可捡拾的吧!慢慢地走,慢慢地想,慢慢地印证,也慢慢地在遥远里还原抚苏的吧……
走一些个老路,一个人心里面没着没落时了,找一个不妖精的理由,把一些个歇歇缓缓的烦恼和疲惫揪成个诗意,去走田野里的那条毛毛草草的记忆着的老路,情感潺潺流水的路……路也不是就大的车水马龙的路啊,路己悄然寂然的少有行人,两旁的庄稼树木似乎多少年了俱还都约略如此,一些个老老的住户似乎也可辨识……
一路的走去,悠悠远远的走去,田里的麦子啊豆子啊、
玉米啊荞麦啊油菜啊、苹果啊西瓜啊辣椒啊地,俱都荡荡飘飘地入了眼里来……树啊房啊牛啊羊啊、鸡呀犬呀地俱都入了眼里来……走啊看啊地,窃窃里地,一些个人啊事啊地俱都拓切着到一条路的两旁来,拓切到多少年前和多少年后的朦胧着的熟悉上来……
走一些个老路,揣揣摸摸的走一些个老路,长长的走回去,长长的走回来!把自己放在簌簌的回忆里摇啊摇地摇,轻轻地像个小孩子似的摇啊摇地摇,轻轻地、像所有的回忆都想、像所有的回忆又都不想地摇啊摇,摇成了一片叹息、一片长长的弯弯的叹息!摇成了一片叹息、浅浅的淡淡的眼望云天的叹息……
路长,长不过个斑驳的胡思乱想去……胡思乱想的再长再乱再漫了又漫,终究长不过一条路的丰满沛然去,路上的零星的琐碎的记忆,似扎了根的草木……
在一条路上一个人地走、散步、散心,一个人地就像是在傻傻地袅袅地飘荡、涤荡,轻轻柔柔地飘啊飘地飘,荡啊荡地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