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风尘中看君子之风小人之性

2019-06-09 22:45阅读:
历史风尘中看君子之风小人之性
历史风尘中看君子之风小人之性
历史风尘中看君子之风小人之性
文/丁峰
孔子说:“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论语·里仁)。孔子这句话中有几个关键字,怀,思念;德,仁德至善;土,安居之处,乡土之地;刑,法度;惠,恩惠,怀惠,贪利。孔子说:“君子思念仁德,小人思念乡土;君子关心法度,小人关心恩惠。”品德高尚的人怀德怀刑,考虑的是国家大事,一心为公,而普通人,怀土怀惠,只关心个人得失,目光短浅。其实细想,乡土情怀和追求生存的基本物质条件,亦无可厚非,君子也是需求的。而真正去理解这句话,应该在特定的环
境条件下看他们获取的策略。在一件件鲜活的历史事件背景下,才能深刻理解这句话的内涵。
大文豪苏轼,中土鸿儒之冠,成欧阳修之后的文坛盟主。余秋雨在《苏东坡突围》说,“他太出色、太响亮,能把四周笔墨比得十分寒伧,能把同时代的文人比得有点狼狈,引起一部分人酸溜溜的嫉恨,在这场可耻的围攻中,一些品格低劣的文人充当了急先锋。”一个是指舒亶,曾经揭发推荐自己做官的恩人,现在又揭发苏东坡。另一个是李定,当年因隐瞒父丧,司马光骂他禽兽不如(林语堂《苏东坡传》)。现在却担任着监察御史。他俩都是在王安石变法用人的特定时期窜升上去的,见风使舵,唯利是图之人。苏东坡的表章,文采奕奕,深得神宗皇上的赞赏。他俩为了阻止苏轼蒙召当权,牢牢抓住既得利益,在苏东坡的谢恩表和一些诗词中断章取义,大肆行诬蔑和弹劾之能事,企图置苏东坡于死地。后来苏东坡得于神宗的垂怜和太后荫庇,非但不死,还在京担任过一段时间的翰林学士知事诰,李定、舒亶、吕惠卿等人处理贬谪时,虽不是苏东坡能决定的,而惩处昭书都是由苏东坡起草拟定的,历史就上演了这喜剧性的一幕。
在苏东坡入狱受审期间,王安石对于在诗词中曾鲜明抨击新政弊端,反对新政的苏东坡,并没有落井下石。相反,在神宗面前,王安石却替苏东坡说了句:“安有圣世而杀才士乎?”。这个时候就看出王安石的大度和理性了,与李定、舒亶之类的宵小相比,突显了王安石惜才救人的君子之风。
新政的反动派司马光主政后,全盘否定王安石变法的政策,这是苏轼不能接受的,他为王安石辩护,他不喜欢二元对立,主张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地看待新政中的积极因素,反对废除新政中行之有效的部分,因意见分歧很大,苏东坡与司马光大吵一架。被朝云戏言,“一肚子的不合时宜。”苏东坡就是这样一位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的文人,他有鲜明的政见,不因人因势而改变,一个坦坦荡荡的君子。为了避免矛盾,苏东坡主动请退,在元祐四年,离京赴杭州,以龙图阁学士知杭州。
后来,苏东坡从荒凉长江边的黄州奉召迁汝州,特地绕道南京,拜访了已经下野的王安石,苏王的这次交往遂成一段佳话。
林语堂说,司马光与王安石虽然在政见不同,不能相与,但皆系真诚虔敬洁身自好之士。在金钱和私德上从未受人指责,二人为官为人上皆是让敬佩的谦谦君子。王安石和司马光都是在执行自己的政策,而不在谋取权利地位。给予二人极高的评价。
历史风尘中看君子之风小人之性
历史风尘中看君子之风小人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