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忧患意识较强的人

2020-03-25 17:55阅读:
一个忧患意识较强的人油菜籽花海
总怕第二天上午煮饭时遇到停水,于是在头天晚间,无论多瞌睡都要将家里的储水缸装满水,并烧满三暖壶开水,才洗脚刷牙上床睡觉。
面缸米缸里的米面还剩很多,已各自买来一袋放在米缸面缸旁边,怕有个天灾或者路断,米面拉不进这个偏僻的小城来,​断了顿挨饿。
食用油每年在年头上就买来两大桶,四口人之家、每年吃到年尾都还剩很多,吃着没有鲜味的油做的饭,家里人埋怨他,他也只是听,也诺诺的应,并不去多解释。但还没到腊月年尾,又两大桶食用油不知在啥时候已经给扛回来,放在还没有吃完的旧油桶旁边。
家里取暖的煤,每年在盛夏时节就买了回来,码放在在一楼的柴火房里,有人问、你咋卖的这么早,他说,这山区地方,冬季一下雪路就不好走,拉煤的车一时半会拉不进来,煤就要涨价,有地方堆放就早一点买回来,再则夏天没人买煤价钱也便宜,质量也好。
每次开车出门前,一定要先在小区门外熟悉的小卖部换几十元的零钱,尤其是一元五元的居多,​一部分装在衣兜里、一部分放在车上隐蔽处,为的是出入停车场付停车费方便,不需要人家找零,也不耽搁自己的时间。微信付费虽然也好,但还要临时链接数据,得扒拉老半天,加之手机质量一般、信号差,有几回老是链接不上,后面跟了几辆车打着喇叭在催,急了一身汗才付款成功、停车场横杆抬起放行,从此也就再不用微信来付款,生怕人家笑话这人付费不利索不爽快。
出远门时,必先在包里装进当地超市的速溶咖啡十来包,冰糖若干,不是外地没有这些东西,而是怕在外地找买这些东西时由于地方陌生,一时半会​找不到。本省生产的香烟也是必备,买个几盒装进旅行包,以防在外省买不到【实际在外省确实很难买到他常抽的本省的这个牌子的烟】。虽然烟瘾不大,一天也难得抽个一支半支的,但有备无患吧。当地的茶叶,用的茶杯,无论出门到南方多么繁华之地,必须带着,不能没有了当地的东西陪着旅行。
早年看书多的缘故,随着年龄增长,眼睛视力已不太好使,更怕长时间看手机里的文章,时间大了眼睛看东西就模糊。怕出门在外地一时找不到书店,不管旅行包多拥挤,必得腾地方将床头上常读的几本旧书装进去,免得一下火车还没有找到住的吃的地方,就先到处打问书店在那条街上,讨同行人的厌烦。
一个忧患意识较强的人油菜籽花海的庄户人
到了外地、在宾馆选房间时,同行的人一般不主动去选,都歇在沙发上看手机,而等着他去选。因为他们都知道、房间不如他的意,他是不​会住的。于是到了宾馆,他必先乘电梯上楼去看选房间,路过楼层的消防通道,用手试试是不是锁着,如果在开着、就顺着台阶走下去,看能不能走到大厅,如通着,就决定住离消防通道较近的那几间房子,无论几楼都行,以防火灾地震发生时跑起来方便。当然,电梯旁边的房子是从来不住的,因为太吵,那电梯没日没夜地上来下去,闹的人心烦,故价格再优惠也不会去住。
出门需要坐短途客车时,一定得选靠窗口,玻璃上挂有铁锤子的座位,因为他怕这车有个一差二错,好敲开玻璃逃生方便,如果没有靠窗户挂铁锤的位置,他宁肯坐下一班车也行,​晚到几个小时又误不了啥,也没有人等着接站,图个安全。坐到自己认为安全的位置上,又不像其他乘客一样呼呼大睡,只是一直睁大了眼睛望着前面的路面,瞅着驾驶员开车。驾驶员用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摸索着从旁边匣子里取烟,然后放到嘴里去,又找打火机点烟,车就稍微左右摇摆不定,他就替司机和一车人担心,为司机的每一个动作捏一把汗。待人家在忙乱中完成了抽烟前的所有程序,又将目光投到车的前方去,又替开车的人看着车前面的一切,担心着万一前面街头巷道里走出来和跑出来的人,担心着从对面冲过来的每一辆摩托车,自行车,还有那放学时从学校大门里骑着自行车冲出来的孩子们。
他一面在心里暗暗地咒骂着司机开车时的三心二意,抽着烟还不时地扭过头来和旁边的女性旅客大声的聊天,​一面责备着骑自行车的孩子们不注意交通安全,同学间互相追逐打闹,随意横穿马路。这样一路担心,到得终点已是身心俱疲,眼睛和脑袋嗡嗡作响。
别人坐车是一种享受,而他坐车却成了一种对自己无形的体罚。
曾经有过一次开车错过加油站加油,导致抛锚在半路的经历,此后,每次开车前检查油表还有一格多,就非要找个加油站加满汽油才敢出门上路行驶。
有几回出门太急忘带了驾驶证,车都快到目的地了,又不顾大家反对,掉头驱车几十公里​返回家,将本子带上重新出门,坐车的人问,你把自己搞的这样吃力感觉不麻烦吗,他说,怕遇到交通警查车,没有带驾照,一时半会给人家说不清楚,不仅伤面子,还得装孙子讨没趣,划不来。
一个忧患意识较强的人繁茂的花树
也难免遇到囊中羞涩山穷水尽之时,但不到万不得已,手机绑定的银行卡里那几百元钱是万万不动的,​如果实在找不到现钱,那就只用一小部分,过了这个坎手头宽裕了,赶紧充到卡里去,生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困窘之境重现。
他说,虽然那几百元钱在平常解决不了多少问题,但至少在关键的关口可以不让自己流落街头、饿死荒野吧。
有人说他先天患有神经质的毛病,也有人说他绝对是​怕了,以前在很多事情上吃亏太多的缘故、才成了这个样子,但我认为,作为一个在人世间生存之人,凡事经常做到未雨绸缪,有备无患又有什么错呢。他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但他知道人生无常,明天和意外那个先到的道理,他也知道,在还没有尽到做人子的责任做父亲义务的年龄,就被自己由于粗心大意而造成的意外夺去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白跑了一趟,又有啥价值呢。
反正他就是这样一个忧患意识较强,对柴米油盐分外在意、又极其重视生活细节的人。
这样的人,在我们的周围又何至千千万万。


202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