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无雪

2020-01-18 21:00阅读:
这个冬天并不讨人欢喜,期待的雪花直至冬末才悠缓而落,地上的薄雪还不出几日便已消融殆尽了,那些逝去的冬雪仅在眼前一闪而过,仿佛从未在我的世界里停留。

春天将近,或许不会再下雪了吧!即使偶尔有几片雪花飞来,也不过是些无力的点缀,更何况大地渐暖,雪终究还是留不住的。

地上的雪花跑去了哪里?春天还能看到雪的踪影吗?为什么雪来得那么晚,走得这么早呢?这是童年记忆中时常浮现的疑问。那时的我找不到答案,只好无助地望着院子里沉寂了一冬的积雪被暖春融化,憧憬来年冬天的飞雪能够如约而至。

记得有年冬天下了场特别大的雪,雪深已没过膝盖,连大人们在雪地里行走都感到吃力,却是我儿时梦中期许的冬礼。那个寒冬,有了雪的陪伴,闲暇的日子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然而,在雪来临的那一刻起,我就清楚地意识到,再厚的雪也抵挡不住春日阳光的抚慰。待到年后,这些陪同我度过整个冬日欢乐时光的白雪就会逐渐消散,再不会留下任何可以觅得的痕迹。

能否将这片雪天留住呢?哪怕只能留几片雪花也是好的。春天临近,将严冬驱散,而我渴望留一点儿属于我自己的冬天。儿时乡村的家里没有冰箱可以储存,该把雪藏在哪里才不会被春阳带走呢?

思考了许久,终于想到了办法。我找来一个玻璃瓶,抓起地上沉积的白雪将其塞进瓶内,还在家中院子的角落里挖了很深的洞,把瓶子放进去,再用沾满残雪的冰冷湿土将其掩埋。那一刻,我为自己留住了冬天而兴奋无比,当春天来临,大地的冰雪全部消融,我依然可以看到这个冬天的雪花,那该有多么奇妙啊!

那个冬天,我整日都与雪相伴,从未跟他人分享心中的秘密,在院子某处的地下,
深埋着一瓶属于我自己的冬雪。

无虑的日子在不经意间就远去了,当新年的钟声敲响,春天的脚步近了。地面的积雪开始融化成水渗入地下,那是庄稼人眼里的福祉,我却舍不得那些雪儿离开。直到山间阴暗角落里的残雪都被初春的温暖感化,整个大地上再看不到一点儿雪的踪迹,冬天已经走远了。

尽管时令已到春日,我依然清晰地记得某个冬日的午后埋藏了一瓶去年的冬雪,是时候将我珍藏的冬天打开了。雪水滋润过后的土地变得格外松软泥泞,不久就找到了那个塞满了冬天的玻璃瓶,失望即从心起,那瓶雪不知在何时悄然变成了冰水,竟还不到半瓶,全然不是我所期待的模样。

或许地下的藏雪贪恋春的暖意,也许是我挖得洞还不够深吧,心里这样想着,总算能够得到些许慰藉。之后的几年里,我依然尝试着去挽留冬天的雪花,奈何春天的步伐来得太快,我从未留住一丝冬的影子。

等到家里装了冰箱,别说冬天,哪怕是在烈日当空的盛夏,冰箱里也会结霜,看起来正如昨夜凝结的降雪,伸手触摸,也能感到雪的冰凉,却不曾带给我玩雪的乐趣,原来,比隆冬还要凛冽的冰箱里也是藏不住冬天的呀!

这些年来,随着年岁渐长,对生命的感触越深,习惯了世事的无常。不光冬天的白雪留不住,夏日的浓荫,离别的旧爱,从指尖划过的时光,还有那份纯真的美好,都成为不可触及的过往,时常在深夜的梦中浮现。

童年记忆中为留住冬天而埋藏冬雪的往事在流年中逐渐变得模糊,那些如白雪般无暇的年少岁月也已在流年中消逝了,唯有那只期盼装满冬天的玻璃瓶还在院中不可知的地底深处静候,伴随着青春的葬礼而被永久尘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