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

2019-12-02 09:04阅读:
文/墨迹Mrs
冬天的夜晚,灯光昏暗,下过小雨的公路,湿滑泥泞。
我刚从城郊的工厂下夜班,回县城出租房去。我为了多做点产量,落在了后面,等我出来,只有我一个人了。
我一个人走在公路上,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摔了。
这时,对面来了一辆货车,闪着车灯,我被灯光一晃,脚下一滑就摔倒了,我只感觉右臂着地,重重地磕在路边一块大石头上,痛得差点晕过去。
我好不容易艰难爬起来,货车已经没影了,右臂疼得很,不敢动一下,一动就钻心地痛,衣服裤子上都是泥桨。
我一瘸一拐地走到了街上,离县医院还有点远,又舍不得花钱打出租车。我刚找到工作,一贫如洗的家里,弟妹还等我寄钱回家呢!
我寻思着,就在街上找个小诊所看看,拿点药算了。走了几分钟,看到有个私人诊所还亮着灯,我就进去。有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自称医生,屋里还有一个女人在打瞌睡。我让那个医生看看我的手臂,他捏了捏肩膀,又拽了拽我的手臂,疼得我呲牙裂嘴的。
那个医生头也不抬,冷冰冰地说:“可能是脱臼了。”说完,示意我躺在一个简易病床上,在我的右肩膀处搭了一件白大褂。
我躺在那里,懵懵懂懂地看着,脑子里一片空白。这时候只见这个医生,抬起他穿皮鞋的脚,踩在我右臂的胸口处,然后使劲地拽我的右臂。他拽一下,我就惨叫一声,不但是手臂痛,他的脚踩的地方也痛彻心扉。连着拽了十几下,手臂脱臼没投上,还把胸口弄痛了,我的眼泪花花直转。我看医生累得满头大汗,也没辙,应该是医生医术有限。
唉,我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种医生。那个医生看我痛得不行,自知自己弄不好,只好说: “你这个太严重了,我这儿设备不行,你还是到县医院去吧!”
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我从诊所出来,已经快到晚上十二点钟了。我趔趔趄趄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走着,眼泪和着雨水流着,绝望的情绪像虫子噬咬着我的心……
这时,我的身后有一束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经过我的身边“咻”地一声开过去了。
小 车行进了十几米,忽然倒车开到我身边停下,摇下了车窗。我惊得退后两步,茫然地看向车内。开车的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魁伟男子,旁边坐着一个四十几岁的女子。女子笑吟吟地问我到哪里去?我像一只受惊吓的小鹿警惕地看着他们,不说话。
男子看出我的疑虑,主动介绍说: “我姓陈,旁边这个是我老婆,我们
都是县公交集团公司的职工,刚从老家办事回来。”
那个女子对我说:“小姑娘,你先上车吧,外面还下着雨,你要到哪里去,我们送你去!”
我还在犹豫,那个女子已经下车来扶我到后排坐下,女子也坐在旁边,关切地询问,看我冻得瑟瑟发抖,还把后排放的大衣给我披上。
听我说了经过,女子心疼地搂了搂我的腰,顛怪地对男子说: “你看嘛,我说这个小姑娘不对劲,肯定有事,你还不信。你开快一点,早点到医院!”
我看着他们慈祥关心的面容,听着他们暖心的话语,像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一样温暖亲切,委屈得涕泪横流,感激地说:“叔叔,阿姨,谢谢你们!”
他们微微一笑: “不用谢的,举手之劳而已!”
车子很快开到了县医院急诊科,他们帮我挂了号,又找外科诊室的值班医生,把脱臼的肩膀接上,然后开车送我回出租屋。
临走的时候,我千恩万谢,拉着女子的手:“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今天要不是你们热心帮忙,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阿姨拍拍我的手说:“没事的,谁没有遇难事的时候?遇到了,帮一帮是应该的。你要知道,这个社会还是好人多。”
阿姨的眼睛闪着温柔的光,接着说: “我们帮你,就像是在帮自己女儿一样。其实,我有个女儿和你年岁相仿,大学毕业后,也在外地工作。年纪轻轻一个人在外打拼确实不容易,但要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
阿姨遥望着远方,幽幽地说: “但愿,我的女儿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遇到困难的时候,也能有温暖的手帮助,有温柔的心相待。”
我看着小车闪着温暖的车灯远去,心里默默地说:“会的,一定会的,你们的爱心会传递,会让每一个孤独的灵魂都得到温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