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史记》吴王刘濞

2019-11-14 19:24阅读:
  浅谈:
  吴王刘濞,是汉高祖哥哥刘仲的儿子,高祖平定天下七年后封刘仲为代王。刘濞跟随高祖攻打反叛的英布后,因担心吴地、会稽地的人没有勇士震慑,于是任命刘濞做了吴王,后来看了刘濞的面相,觉得他有反叛之相,但已经任命完了,便告诫他不要谋反。
《浅谈史记》吴王刘濞
  在孝惠帝、高后时,吴国拥有豫章郡的铜矿山,刘濞便招募天下的亡命之徒,煮海水制盐,因此国家不用征税,而国家费用充足。
  孝文帝时吴王太子入京朝见,和皇太子饮酒下棋。吴太子平素骄纵,为下棋和皇太子争执,态度不恭敬,皇太子拿起棋盘打死了他,事后把他的遗体送回吴国,刘濞又送回到长安安葬。由此吴王刘濞开始违背礼节,称病不肯入朝。
  后来吴王的使臣被查问拘禁,吴王害怕于是更积极地谋划谋反行动。皇帝后来赦免了他,并赐给他几、丈,认为他老了,可以不进京朝见。见到解除了自己的罪过,吴王谋反的事就放松了。吴王因为有铜盐的收益,百姓没有赋税,士兵也有役金,而且给价公平,每年慰问有才能的人,给平民赏赐,收留逃犯,四十多年他便能支使自己的百姓了。
  晁错做太子家令,得到太子宠信,多次怂恿太子说吴王有罪应该削减他的封地。多次上书文帝,文帝宽厚,不忍处罚,于是吴王更加骄横。
  到了景帝即位,晁错又劝说景帝削减吴王封地。景帝三年时楚王进京,晁错便借这个机会说楚王刘戊去年为薄太后服丧却在服丧的房子里偷偷淫乱,请求诛杀他。景帝赦免了楚王死罪,只是削减了东海郡处罚,随之又削减了吴的豫章郡、会稽郡,还有两年前赵王有罪,削减了他的河间郡。胶西王刘卬因为售卖爵位,削减了他六个县。
  吴王担心削减封地没有止境,想要趁机起兵发难,又想到诸
侯中没有可以谋划的人,知道胶西王勇壮好逞强斗胜,于是派中大夫应高去诱惑他,不带书信只是口头通报,应高便趁机说晁错迷惑天子正是反叛的时候,并答应在吴王得了天下后可以与他分治天下。胶西王经不住诱惑,吴王亲自做使者跟胶西王订立了盟约。
  胶西王的臣下中有人知道了计划反叛的事情,便规劝胶西王不要反叛,胶西王没有听,于是联合齐王、淄川王、胶东王、济南王、济北王准备起事。由于诸侯土地都遭到了削减,诸侯们都震惊恐惧,等到削减吴国会稽郡、豫章郡的诏书到了吴国,吴国率先作乱,其他六国便纷纷杀死了朝廷派的两千石官员,于是向西进兵。齐王后来后悔服毒自杀了,济北王的城墙损坏没有竣工,他的郎中令劫持控制了他不能发兵。胶西王为首领,和胶东王、淄川王、济南王一起率兵围攻临淄,赵王刘遂暗中派使者到匈奴商议联合事宜。
  七国反叛的书信报知天子后,天子排太尉条侯周亚夫率领三十六个将军攻打吴楚;排曲周侯郦寄攻打赵;将军栾布攻打齐;大将军窦婴驻扎在荥阳,监视齐、赵军队。
  在吴楚的反叛书信被人们得知,汉朝军队还未出动,窦婴也未出发,皇帝便召见曾做过吴相的袁盎,袁盎觉得景帝无需忧虑,在问到对策时袁盎让他屏退左右的人,晁错也到东厢回避,袁盎于是说只要杀了晁错,赦免吴楚的罪过,就能兵不染血平定叛乱,景帝听了他的意见。十多天后晁错被骗到东市,晁错穿着朝服在那被杀。袁盎作为使者来到吴国,但吴王却自称东帝不肯朝拜诏书,并胁迫袁盎做自己将军。袁盎趁夜逃脱后,跑到梁王军营返回朝廷报告。
  条侯在洛阳见到了剧孟,高兴地认为诸侯没有得到剧孟,那么荥阳以东便不值得忧虑,后来根据邓都尉的计策断绝了吴军粮道。
  吴王刚起兵的时候任命田禄伯做大将军,他认为可以率领五万人沿着长江、淮水而上,收聚淮南、长沙的军队,攻入武关,和吴王会师。但吴太子认为这件事难以委托他人,于是刘濞没有答应田禄伯的建议。
  吴国有位年轻的桓将军对吴王建议:吴国大多是步兵,适合在险要的地形作战;汉军多战车骑兵,适宜在平地作战。建议对途径的城邑不必攻下,径直离开,迅速占领洛阳的兵器库,吃敖仓的粮食,依靠山河险要命令诸侯,即使不能入关,其实大局已经决定了。
  吴王刘濞没有听桓将军的意见,一味攻打梁国。周丘是没被任用,却带着吴王的符节杀了邳县县令,一夜功夫得到三万人,到了城阳发展到十万人,听到吴王战败就率领军队返回下邳,在途中背上毒疮发作而死。
  吴王刘濞兵败后逃到东越,汉朝派人用厚利诱惑东越,东越便立刻欺骗吴王。让吴王去慰劳军队,派人刺杀了吴王,装着他的头报知了汉朝。
  吴王刘濞带头反叛,把楚军和吴军合在一起率领,联合齐、赵的军队。正月起兵作乱,三月全线溃散,只有赵国最后攻克。
  司马迁认为吴王叛乱是因为儿子被打死萌生的,晁错却因深谋远虑反而遭到了灾祸,袁盎善于权变游说,最初被宠信,最后遭受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