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境由心生,心源于阅历

2020-10-12 17:01阅读:

白家老六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周末,一群同事在附近民俗村游玩。刚进巷口,却见一位老奶奶双手捂着眼睛坐在门槛上。大伙一愣,老人为什么掩面而泣呢?被骗被盗?子孙不孝?孤独无依?病痛折磨?老年丧偶?……正在人们犹豫着是否上前帮忙时,只听到一小孩清脆地喊到“藏好了!”,老奶奶慢慢悠悠地放下手,颤颤歪歪地站起来跨进院里,和蔼而惊喜地喊道:“找到你了”,紧接着传来一阵苍老和稚嫩的笑声。一幅天伦之乐、其乐融融的景象硬生生让人联想成凄凉的晚景。
唏嘘感叹之余,同行的一位大姐谈起她和老公送女儿上大学返程时的情景:离火车发车还早,夫妻俩就到车站附近的玄武湖公园坐坐。想着把从未离开父母的女儿独自一人留在离家千里之外的地方,夫妻俩“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引得游玩的路人纷纷驻足。大姐感慨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看我们了?于是人们纷纷猜测:有的说:认为你遇到天大的难事了;有的说认为你遇到特别悲痛的事了;常买彩票的一同事笑嘻嘻嘻地说认为你中了五百万,喜极而泣呢;一位刚结婚的姐妹说认为你们在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遇到了对的人,无可耐何;一位经过八年业余时间抗战而终于拿到消防师证书的文科生说认为你们终于冲破重重阻碍完成了某个心愿了;我说我今年刚送女儿上了大学,理解了父母与子女渐行渐远的不舍……,嘻嘻哈哈的玩笑对“境由心生”进行很好的阐释:面对同一景象,不同的人会想到不同的情境,而每个人的阅历不同,注定有着不一样的心态和心境!
即使同一个人,随着年岁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岁月的沉淀,看待事物也会有所不同。就拿杜甫来说,面对春到花开鸟鸣,不同时期的感觉不一样。安禄山叛乱,长安沦陷,杜甫目睹了长安城一片萧条零落的景象,百感交集,在《春望》中写下了“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然而曾经写下“花溅泪鸟惊心”的杜甫在饱经离乱后卜居成都草堂,开始有了安身的处所,诗人为此感到欣慰。在春暖花开的时节,他独自沿江畔散步,情随景生,写下了《独步江畔寻芳》中的“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正是有阅历、有岁月沉淀,才有了孔子的“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才有了毛泽东的“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才有了吴均在遭贬谪时的“风烟俱净,天山共色,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原谅喧嚣——心静,风烟俱净;心阔,任意东西。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