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不应该痛恨二奶、小三、渣男

2016-11-29 20:50阅读:
所有人都不应该痛恨二奶、小三、渣男
自杀女记者段丹峰与男友合影
在这个不再有大事件的年代,娱乐至死似乎成了国人共同的命运。而搞破鞋、骂二奶、小三、渣男似乎是全民消遣的标配,从年中全民声讨婚姻公敌马蓉宋喆,到一拥而上怒骂谢杏芳孕期出轨的林丹赵雅淇,再到女记者因婚前男友疑似劈腿,跳楼自杀引发的公愤,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再起,似乎每一次美满姻缘幻象的破灭都能撩动民愤,看到二奶小三渣男,恨不能群起而杀之。
然而,你们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痛恨二奶小三渣男。
人人都渴望拥有美满的婚姻爱情。却少有人懂得,美满的爱情和婚姻,需要两个人一辈子认真经营,时时刻刻丝毫不能马虎大意。
可是总有人幻想能找到一个自己所爱、也爱自己的人托付终生,一锤子买卖,以为捆绑在一起,一辈子相爱都不能变,哪怕自己作死任性、惰性大发、不思进取对方也要不离不弃。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一成不变的感情呢,人都是追求变化的,若你想把婚姻爱情变成一潭死水,并要誓死守住这种一成不变,那就等于公告天下,随时欢迎第三者插足。
在这个超前性开放、性自由、性泛滥的年代,虽然二奶、小三、渣男人人喊打,可是所有人都随时可能遭遇劈腿、背叛,你也随时可能成为二奶、小三、渣男中的一员。
尽管现实如此残酷,事实上不是我们不再相信爱情,而是不要以为爱情就是一切,一切就是爱情,不要把爱情当成陷阱,不能为了爱情就迷失自我,迷失人生的方向;不是我们不再需要从一而终的婚姻,而是不要让婚姻成了枷锁成了牢笼,成了彼此的羁绊。人的天性追求自由,所有的压制和禁锢都将唤醒人心中追求自由的冲动。
所谓成功的爱情,就是要有眼光选择正确的人,并经营好彼此在一起的生活,给对方自由,也给自己自由。对于所有人来说,不管是你自己还是对方,如果真的不爱了,那就学会放手,给自己自由,也成全别人。给自己自由,才能活出自己,成全别人,也是为了让自己如释重负。
以决绝的方式残害自己报复别人,只能鱼死网破,还将伤及无辜。昨天,当看到女记者段丹峰自杀的消息,再看她临终留在网络上的信息,着实令人惋惜。这姑娘,真不该将自
己的生命押在一段情上,情没了,就要香消玉殒,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毫无价值。她这样做,对自己,对家人,对那个人都太沉重。
再者说,就算别人犯错,何苦来惩罚自己和自己的亲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亘古不变的永恒爱情,若不能两人同心协力认真经营,爱情的小船说翻就翻。其实,无论爱情、婚姻出现什么变故,自己的人生却可以越走越宽,你本应为自己为亲人过得更好,活出自己,惩罚别人,最受伤的还是自己。
面对爱情婚姻的危机,我们非但不应该有恨,反倒应该感谢二奶、小三、渣男,正是他们让我们意识到,婚姻和爱情需要常常保鲜,否则就会变质变坏。你若不给人可乘之机,第三者便无机可乘。
爱情和婚姻的路很长很长,当第三者有机可乘的时候,我们首先要找到这个可乘之机是如何出现的,并评估弥补的可能。若是没有挽回的可能,那就你走你的人生路,我走我的阳光桥,该分手的分手,该分财产的分财产。若是有挽回的可能,那就想尽办法将二奶、小三、渣男赶走。
下面,请让蒲松龄老先生告诉我们,爱情婚姻是怎么保鲜的。
有一个叫洪大业的男人,妻子姓朱,长得美丽标致,夫妻二人感情很好。后来,洪大业又纳了个婢女为小妾,名叫宝带,宝带的姿色远不如朱氏,但洪大业却偏偏宠爱她。朱氏不平,经常为了这事和洪大业吵闹不休。洪大业虽然不敢公开睡在小妾房里,但从此后越发宠幸宝带,疏远朱氏了。
不久,洪大业迁家,和一个姓狄的布商作邻居。狄的妻子名叫恒娘,先过院来拜会朱氏。恒娘约三十多岁年纪,姿色平平,但言谈巧妙动人,朱氏十分喜欢。第二天,朱氏回访,见狄家也有一个小妾,二十多岁年纪,相貌非常漂亮。两家相邻近半年,从没听到恒娘骂过小妾一次,但布商却独独宠爱恒娘,妾房仅是虚设而已。朱氏很感奇异,一天见恒娘询问缘故,说:“我原以为男人爱妾,不过因为她是'妾'罢了,常想把'妻子'的名目换成'妾'。现在才知道不是这样。你用的什么法术?”恒娘笑着说:“唉!是你自己疏远了他,怎能怨男人呢?整天从早到晚絮絮叨叨,这不是为丛驱雀、为渊驱鱼吗?只能是愈加疏离了二人的关系。回去后,你应该放纵他,别再干涉他的行动,如果他和你套近乎,也不要理他。一个月后,我再替你想办法。”
朱氏听从了恒娘的建议,回家后,越发打扮宝带,让她和丈夫一块睡,一块吃。洪大业偶而应付应付朱氏,朱氏总是严加拒绝。于是,一家人都夸朱氏贤惠。这样过了一个多月,朱氏去见恒娘。恒娘喜悦地说:“好了!你回去后,别再打扮,不穿华丽衣服,不要施脂抹粉,让自己污面破衣,和家里仆役们一起劳作,一月后再来。”朱氏听了后,回家便穿起破衣服,故意让自已浑身肮脏,除了纺线织布,别的事一概不管。洪大业可怜她,有时让宝带帮她干点活,朱氏不让,总是将宝带喝开。这样过了一个月,又去见恒娘,恒娘夸奖说:“孺子真可教也!后天是上已节,我想约你一块逛春园,你要丢掉破衣,精心梳妆,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早早过来见我!”朱氏答应道:“好吧。”到了那天,朱氏照着镜子涂脂抹粉,按照恒娘的吩咐,精心梳妆。打扮完,去见恒娘,恒娘喜欢地说:“可以了。”又替朱氏挽头发,光可鉴影;衣服不时髦的地方,拆了重做;又说她的鞋样式太拙,从针线筐中翻出一双正在做着的鞋,赶完后让朱氏换上。……两人临分别,让朱氏喝了点酒,嘱咐说:“回去后见过丈夫,就早点关门睡觉。他若是叫门,不要听。叫三次门,才可让他进去一次。他想和你亲热,也不要太迁就他。半个月后,你再来。”
朱氏回家,盛妆去见丈夫。洪大业一见,露出非常惊异的样子,上上下下地凝目打量,有说有笑,不像平时。朱氏略微讲了讲游园的情况,便手托香腮,作出一副疲惰的样了。天还没黑,就起身回房中睡觉。不长时间,洪大业果然来敲门,朱氏高卧不起,洪大业只得离去。第二晚洪大业又来叫门,同样吃了闭门羹。天明,洪大业责备朱氏,朱氏说:“我一个人睡惯了,受不了别人的打扰。”日头刚一偏西,洪大业就赖在朱氏房中不走。天黑,二人灭烛上床,极尽欢爱,犹如新婚。又约下夜再相会,朱氏觉得不能太频繁,和洪大业约定三天相会一次。
大约过了半月,朱氏又去见恒娘,恒娘关上房门对她说:“从此后你丈夫只会喜欢你一个人了。但你虽然很美,却不妖媚。以你这样的姿色,再媚一点能胜过西施,更何况还不如西施的人呢!”于是让朱氏飞了个媚眼,恒娘纠正说:“不对,毛病出在眼眶上。”让朱氏笑了一下,又说:“不对,毛病在左腮上,”于是恒娘自己秋波送情,又嫣然媚笑,让朱氏模仿。朱氏一连学了几十次,才大致模仿得和恒娘一样。恒娘说:“你可以回去了,照着镜子仔细演习。我的方法就是这些了。至于床上功夫,关键在随机应变,投其所好,这不是言词所能表达的。”朱氏回去,完全按照恒娘教的去做,洪大业果然被迷得神魂颠倒,唯恐遭到朱氏拒绝,每天天不黑,便和朱氏调笑,不离开朱氏的房子半步,赶也赶不走。朱氏却更加善待宝带,每次在卧室中饮宴,都招呼宝带同榻而坐。但洪大业却觉得宝带越来越丑陋,越来越看不顺眼,经常是酒还没喝完,就让宝带走开。朱氏把丈夫骗到宝带房中,再锁上门,洪大业也是一夜不理宝带。从此后,宝带开始恨洪大业,常常对人怨骂,洪大业听说后更讨厌她,渐渐地就打骂起宝带来。宝带羞愤不堪,索性破罐子破摔,整天拖着双破鞋。头发乱蓬蓬的像柴草一样,再不成人了!
一天,恒娘问朱氏:“我的法术怎么样?”朱氏说:“妙倒是很妙,但弟子我却解不透其中奥妙。先是要放纵男人,这是为什么?”恒娘道:“你没听说过吗,人都是喜新厌旧,重难轻易?男人宠爱小妾,不一定是因为她生得美,而是刚娶进门觉得新鲜,又难得同床一次,就更增加了这种新鲜感。现在放纵他,让他尽情享受,山珍海味也有吃厌的时候,更何况还是野菜羹呢?”朱氏又问:“先毁了盛妆,又再盛妆炫耀,这又是为什么?”恒娘回答:“让他不注意你一段时间,乍见之下,则如久别重逢;忽然又见你艳妆浓抹,就像刚娶的新妇,这好比穷人突然得到肉食美味,那么再看看粗米就难以下咽了。但又不马上满足他,让他觉得那个已陈旧而我新鲜;那个容易得到而我难以得到。这就是你变妻为妾的办法了。”(来源:聊斋志异 之 恒娘 )
(文章作者李志题 转载请注明出处,微信关注:liztifeng)
推荐阅读
枪炮权力欲望是易朽的 只有自由呼吸永恒
你为何要继续在朋友圈里虚度残余人生?
你这样做父母养出不肖子女毒害自己祸害社会
谁是林丹这一次出轨最大的赢家?
识别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