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时尚网红是什么体验

2017-12-06 22:09阅读:
话说,阿文在旅行的路上捡到一个神灯。灯神说,你有什么愿望,我可以满足你。阿文看了看自己土里土气的样子,又看了看同行的Momo一身时尚时尚最时尚的装扮,说,我想变成一个时尚的人。灯神说:可以。说时迟那时快,阿文的灵魂飞出了肉体……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如果说缅甸是佛塔之国,那么仰光就是佛塔之都
当我降落在缅甸仰光的时候,正是深夜,机场里大大小小的商店都关门下班了,找不到货币兑换的商店,也找不到销售手机卡的商店,口袋里只有面值最小十美元的钞票,手机在这时候也完全失去了作用。
一个当地的中年男子拿着一捆缅币过来用蹩脚的英文问我要不要换。我问他汇率多少。他跟我比划了一下,100美元换12万缅币。比正常市场兑换整整少了一万多!可是,如果我不换,打车的话,司机就连零钱都没法找给我。狠了狠心,跟他换了100美金。在打车回酒店的路上,心里直后悔自己怎么订了个夜间的航班。
当天晚上,我住在仰光河边的一个复古豪华游艇酒店里。酒店实际上是由游艇改造而成,房间里复古的摆设让我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墙上挂着的钟摆、镜子里隐藏着的航海图、上个世纪用的煤油灯……这一切都在告诉我,此刻正在时光隧道里航行。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命运的钟摆指向自由的方向
第二天一早,阳光照在仰光河上,河面泛着耀眼的光芒,此时已经是十一月底了,而这里的温度仍然和初夏时差不多。我从甲板登上了游艇的顶层,来到酒店的自助餐厅。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在游艇上层甲板上看仰光河上的日出
出现在我面前的男孩叫吉米,上身穿着红色的衬衫,下身穿着黑色修身长筒裤,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瘦瘦高高的个子,看起来有一米八几,一身黝黑而健康的皮肤,一头长发很是有型。见到我的时候,他脸上露出微笑,摘下了墨镜,我看见他深邃的眼睛和两条粗大浓黑的眉毛,以及高高挺起的鼻梁,两边耳朵还戴着耳钉,相比之下,我真是相形见绌。
他的确是个非常标准的时尚模特儿,如果我能够以他的身份打开仰光、打开缅甸,所见到和感受到的一定会是非常特别的吧!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天意,红与白的相遇,两个生命就此发生了交集
吉米很有语言天赋,他的英文非常棒,发音和词汇量都很好,甚至还会听说一些简单的中文。他告诉我,他曾经在这条复古游艇上参加过朋友举办的party,因而酒店里的人都认识他,我们用餐的时候,服务生们都纷纷向他微笑点头致意。也许是为了保持身材,他吃的少得可怜,差不多是我食量的四分之一。曾经他为了减肥而节食,胃是有记忆的,从那以后就只能装下很少的食物了。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在跟吉米聊天的时候,我登录了脸书,查看他的账号(Jame Iris),发现他在社交网络还是个红人呢,他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每条的点赞和评论都有几百上千。一个缅甸的时尚网红的日常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呢?我对他的生活愈发好奇了。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在脸书上所发布的参加时尚活动的照片
第一站,吉米要带我去的地方是他的家,那是仰光的穆斯林聚居的地方。原来,吉米出生在一个穆斯林家庭,所以他当然也是穆斯林。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每到做礼拜的时候,吉米会穿上自己民族的服装,他深邃的眼神里也许可以看见些许的悲伤
缅甸的总人口约5500万,佛教徒约占90%,而穆斯林仅占4%到8%。近些年发生的一些极端暴力事件,让恐惧和猜疑蔓延。作为缅甸目前最大的城市,仰光虽然基本上逃过了暴力的侵袭,但在今年的5月份,这里也发生了一些小冲突,加深了恐惧。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穿上缅甸的传统服装隆基,瞬间有种接地气的时尚感,吉米带我穿过穆斯林聚居的街区,走过他成长和日常行走的
据说,暴力的根源是殖民时期的遗毒。当时,印度人作为公职人员和军人来到缅甸,其中许多人都是穆斯林,这在缅甸一些极端佛教徒的心里埋下了怨恨的种子。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走在仰光街头,佛塔几乎无处不在,随处可被金光笼罩
我和吉米走在穆斯林街区,人们对我这个外来的肤色偏白的陌生人并没有感到多少好奇,人们如常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只有当吉米向他熟识的朋友打招呼的时候,他们才会向我投来注目礼,点头致意。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无论昨日冲突如何生活一切如常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的家门口正在玩耍的孩子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的家
吉米最后在一处低矮的房屋前停下来,这就是他的家了。和旁边的楼房相比,这个房子实在不起眼,屋子被分为上下两层,楼上是卧室,楼下进门是客厅,再往里就是厨房。我们一进门,就看见吉米一家人都在客厅里坐着看电视。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一家
这真是一个大家庭,吉米的父母,已经离异了,现在和他们生活在一起的是他的叔叔还是舅舅,吉米把他也视为父亲。一起生活的,还有三个妹妹和一个小侄女,我没好意思问这三个妹妹是不是和他同一个父亲。此外,他还有一个已经成家的哥哥和一个姐姐。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右边的女子是吉米的姐姐马拉生(Mar Lar Sein)
提起姐姐马拉生,吉米的母亲眼里满是思念和悲伤。多年前,马拉生和丈夫到中国云南瑞丽谋生,马拉生被警察从背包里搜出了毒品,原来丈夫瞒着她在包里藏了毒品,她无法向警方证明自己的清白,于是被判刑入狱,至今已经19年。
这让我想起缅甸出生的华人导演赵德胤拍摄的电影《冰毒》里的女主人公的故事:三妹被拐卖到中国后又回到缅甸,她希望能够攒钱把孩子接回到身边,过上平静的生活。三妹找到她的表哥,开始贩起了冰毒。一次交易中,三妹被抓,骑摩托载她的男子侥幸逃脱,为了放松紧张的心情,他开始尝试吸毒,并最终因此而发疯……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电影《冰毒》海报
吉米一家只能通过电话和姐姐马拉生联系,通过哥哥每月给狱中的姐姐汇去基本的生活费。不久前,他们在电话中得知,再过一年,姐姐就可以刑满出狱了。
吉米告诉我,也许是因为姐姐的事情,母亲经常以泪洗面,心脏也出了毛病,他要想办法赚更多的钱给母亲治病。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为了帮我们跟出租车司机侃价,吉米让我们站在一边,他独自一人上去和司机讲好价格之后再叫我们上车
告别吉米的家人,走在路上我心里感到非常沉重。没想到开朗阳光、嘴角常常挂着微笑的吉米,背后的身世却这么凄凉。吉米的一家除了他和哥哥在工作赚钱意外,其他的家庭成员似乎都没有工作,不敢想象他们经济上会有多拮据。
从吉米家里出来,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沿着大桥穿过仰光河,朝着吉米毕业的学校东仰光大学奔去。这所大学距离市区约20英里,在仰光的郊区。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卖槟榔的壮汉,缅甸人爱嚼槟榔,当然也是吉米的最爱之一
东仰光大学脱胎于仰光大学。仰光大学自1920年正式成为独立的大学,不久就将迎来其百岁诞辰,它在50年前曾经是东南亚首屈一指的一流大学。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缅甸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理吴努,第三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都出自仰光大学。
1988年震惊全球的缅甸民主运动之后,仰光大学被关闭了好几年。1991年重开,但在1996年又发生动乱。这时候有关军政府将仰光大学从燕子湖畔完全迁移出去,成立了仰光东部大学及西部大学。一所历史名校彻底失去了活力和锐气。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东仰光大学校门口,我们俩这身打扮看起来还挺像大学生
出租车在东仰光大学的校门口停了下来,我下车后,发现学校的大门还真是非常简陋,后来发现不仅只大门简陋,学校里面的教学楼、教室、教学设施就更是简陋。
在校门口,我们被保安拦了下来。很奇怪,尽管都是黄皮肤,可是在缅甸不论走到哪里,我们都很容易被辨认出是外国人。保安以我们不是这所大学的学生为由,拒绝让我们入内。除非吉米能够找到他的教授,或学校的领导做担保,才能够让我们入内参观。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相比之下,我们这两个黄种人确实是太白了,很容易被认出来
于是吉米只好让我和Momo在校门口等着,他先进去找认识的教授沟通。在等待的间隙,我发现有很多出租车出入学校的大门,而保安连看也没看。我对Momo说,早知道咱们就坐在出租车里别出来,让出租车拉着我们进入校园内,还省了许多麻烦。
不一会儿,吉米坐着一辆摩托车出来了,他怕我们等得着急,跟学校教授沟通好以后,就打了一辆摩的飞奔出来了。获得准许之后,我们顺利进入了东仰光大学的校园。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学校没有人工湖,在树林里可以看到天然形成的水塘
如果要用两个词来形容这里,除了之前用过的“简陋”之外,另一个词就是“原始”,原始得略显荒凉。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虽然刚刚认识,可是吉米却将我当成了老朋友
吉米已经有几年时间没有回学校了,比起他上学的那个时候,学校现在已经有了一些变化,一些新的大楼盖了起来。在我们参观的时候,遇到几个他的校友过来打招呼,他们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了这里的老师。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东仰光大学主教学楼,可能是到了中午休息时间,在这里并没有看到很多学生
吉米在大学期间学习的是地理专业,三年当中,他每天要往返于家里和学校之间,大约15英里的路程,搭乘公交车,需要花费三个小时的时间。在大学里,他非常努力和用功,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英文成绩更是名列前茅。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东仰光大学教学楼,当中有杂草丛生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阳光洒进教室
多才多艺、高大帅气的吉米,在学校里自然也成为了女生们仰慕的对象。他在那里遇到了自己的初恋,她是学校隔壁班的女孩,也是穆斯林。有一天,他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听到她在唱歌,于是被她的歌声所吸引,他寻着歌声找到了她。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大学毕业后,那个女孩就嫁给了别人。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的毕业照
以优秀成绩大学毕业的吉米,在缅甸并没有找到他理想的工作。他说,很多缅甸公司都不雇用穆斯林,即便雇佣了,付给穆斯林的薪水也会远远少于其他族群。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电影:《再见瓦城》。阴郁的热带,女孩莲青遇见少年阿国,都是从缅甸跋涉至曼谷的偷渡客
2014年,为了找到更好的工作,吉米想方设法拿到了新加坡的工作签证,去了新加坡,在西餐厅里做服务生。在新加坡工作的两年,他把赚到的钱几乎都寄给了生活在仰光的家里,给母亲治病。2016年,他的工作签证到期了,他只好又回到了仰光。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的汉语课本,他曾经到云南学习过汉语,能够用汉语进行简单交流
曾在网上看到过一份资料,由于就业遭受歧视,许多缅甸本土的穆斯林男子为了谋取一份好工作,不仅隐瞒自己的宗教,还把胡须也刮掉,起和缅族一样的名字,日常生活习惯和佛教徒已经没有多少差别。
因为厌倦工作开始环球旅行的我,没想到在第一站缅甸,就有缘体会到工作在某些地方、某些时候,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多么幸福的权利。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东仰光大学里的学生餐厅
从东仰光大学出来后,我们回到市区,吉米带我们去了一家穆斯林餐厅。这家餐厅有点像香港的茶餐厅,除了干净美味之外,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便宜。这些好吃到原地爆炸的糕点小吃,便宜到令我们怀疑人生。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仰光的穆斯林餐厅
现在,吉米并没有一份正经的工作,时尚行业在缅甸的发展并不算热门,因此作为时尚网红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少稳定的收入,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对生活的热爱。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喜欢自拍的吉米
吉米心里有一个梦想,他想成为一名艺人。上天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又给了他难得的天赋,他对于时尚和艺术有着天生的敏感,他热爱唱歌和舞蹈。即使生活在尘埃里,他也要在尘埃里吸纳养分长成一颗热带植物,让自己活得体面和有尊严,也许时尚给了他这种尊严。他让我明白,时尚并非只是有钱人的奢侈品,即使是生活在贫困里的人,依然可以依靠他获得力量和救赎。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在玛哈班都拉广场,我们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在这个市中心的公园,形形色色的人们聚在这里,他们不同肤色,不同阶层,不同种族,不同信仰,来自世界各地,共享这片小小的绿地。吉米在草地上躺下来,看着蓝天,这一天,对于我们彼此都是一场梦,梦醒之后,我会继续上路,他的生活又将会回到正轨。也许,这一天的交集又或许会对我们彼此有些许的改变。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同一片天空同一个梦想
在广场上,我们遇到几个孩子,吉米告诉我,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童,他们把公园当成了家,每天在那里出没,不论任何时候去,都能在那里看到这几个孩子。其中有一个脸上涂满了塔纳卡(Thanakha 香楝树)粉末的男孩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吉米问我身上有没有零钱,我说有,他从我手上接过零钱去买了一串气球,然后把气球给了那个男孩。男孩接过气球,脸上露出了笑容。
吉米说,这是他见过男孩穿着最干净的一天,以前每次过来,身上都是脏兮兮的,甚至有的时候,连衣服都不穿。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男孩拿着气球脸上露出了笑容
在佛塔之都缅甸做一个穆斯林是什么体验
吉米和小男孩
我们准备要离开广场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妇女坐在广场边上,伤心地哭着,抹着眼泪,旁边另一个妇女在说着什么,也许是安慰的话,也许是无奈的话,也许是同样伤心的话。吉米说,正在哭泣着的妇女就是那个小男孩的妈妈,她每天带着孩子在广场附近乞讨。
第二天,我们在附近经过的时候,又看到了那个妇女和小男孩,她们换了一个地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