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有意思的生活焉能无梦

2020-10-30 20:55阅读:

文一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若不是有梦在,感觉这一晚上没咋睡,那些梦好像是在我的自主意识下往前推进,真的是我“做”的梦。混混沌沌中点点跳到身上,我才从似梦非梦中清醒过来。
半夜醒来之后一直处于假寐状态,倒是大致完整地记住了两段梦境:……我们去杜蒙的乡下旅游,同行的还有厂领导,喻宝才、李天书也去了。我们看一户农家收割庄稼的机器,仿佛自家的生产线,很受启发。我跟喻李二人说了自己的想法,他们很赞成,接着就闲聊起来。说起骑车和远足,我说北京周边的大山都走遍了,还问“喻总你去过怀柔的大山里边吗?”喻宝才看着远处,自言自语说那里的水煮鱼做的十分地道。同事暗示我,我明白他是想让我借机靠近领导,便前往打探。那是一家很不干净的农家饭店。一个农妇气冲冲地拿着一个大大的洋葱用刀削着,居然削出一个类似古画意境的图案来!女儿看了大为高兴:“我以为到了这个名儿不是‘得’就是‘尔’的地儿啥也没有呢,没想到是一串又一串的画儿呀!”……在一家小饭馆碰上了蒋大为,他被几个人簇拥着往前走,到底是七十多岁的人了,步态显老甚至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走在一起我跟他说:“你的歌还是中年以后更好、更有特色,就如一根闪亮的金箍棒生出一层光晕,唱到高音儿也不失浑厚,特有底气——要不咋说姜还是老的辣呀!”……
例行的三永湖晨走。湖上的鸥鸟已经不多了,它们在某个区域上下翩飞,有的嘴里叼着小鱼。钓鱼老头不钓鱼了,它的金毛许是瘦得灵巧多了,平素挺老实的狗调皮地想要逮空中飞的喜鹊。
下午去湿地,穿过龙凤小镇,一派欧式风格的英伦三岛徒有其表,鲜有人住,一到晚上如同鬼城。湿地同样没人光顾,一大片风光还没建成就有了衰颓的气象——这也是全国普遍的现象,非大庆一家 有意思的生活焉能无梦

有意思的生活焉能无梦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