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老大坐牢像“住宾馆”是谁给的特权?

2020-07-06 22:39阅读:
黑老大坐牢像“住宾馆”是谁给的特权?


扫黑除恶是维护社会稳定基础,若一个社会涉黑人员过得舒心,那么必定是普通民众遭秧,原因是涉黑者都是欺压民众的恶人,若他们过得安心,说明社会治安出了问题,执法者不给力了。看一个地方执法者是否有能力,民众安居乐业,那么便看这个地方的作恶的涉黑人员是否多。若涉黑人员多,民众提心吊胆的生活着,而涉黑人员不务正业,整个欺压弱小,那么时日一久,必定会成为社会一霸。
近日,有报道:焦点访谈对山西黑老大任爱军一案进行了报道。报道披露,任爱军不仅聚众滋事,插手社会纠纷,欺压群众,而且通过多次减刑,被判无期的任爱军,最后只坐了10年牢就出狱了。此外,任爱军坐牢如“住宾馆”,开单间、设小灶、用冰箱、用电脑,还有专门储存东西的仓库,他的人可以随时来看他,别人都像是他的服务员。
看完这则报道,我有三痛,一痛当地司法人员的不作为;二痛谁给任爱军开了这样的特权;三痛在扫黑除恶中,谁还给任爱军充当“保护伞”呢?
可能诸君都知道,像任爱军这样的亡命之徒,人们之所以怕他,那是他行恶手段恶劣;而作为执法者如果也怕这样的地痞流氓,那么只会让他们肆意嚣张;历来在中国有这样一种说法:“与恶为伍亦是恶”而今恶人逍遥,善者遭秧,正说明我们的社会已经到是非颠倒,善恶不分,若长期以往,谁还会愿意当善人呢?
民众怕恶,是认为会遭到恶人的伤害;若执法者怕恶,那么社会便开始堕落了,原因为何,执法者是惩恶扬善;而如今却怕恶供恶,那么民众岂能不遭秧。
我们都知道,当前中国扫黑除恶正在进行之中,而如今黑老大坐牢如同渡假,这是向谁叫板,无法是向司法叫板,向执法者叫板;其意是你们抓我坐牢,我进去还不是照样逍遥快活吗?这样一来,世人便会效仿,人人都愿当恶人,不愿做善人,试问我们的社会还会文明起来吗?
任爱军之恶在地方横行多年,欺压民众。保护伞起着很大的作用,原因这些“保护伞”想通过任爱军这样的恶人来教训社会善人,好从中牟取利益,而今保护伞连锅端了,那么与任爱军一起团伙也绳之以法,像任爱军这
样的恶人自然也就入狱了。
但像任爱军这样的恶人入狱,当初有些人与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希望他乱咬人,于是通过种渠道来封他的口,如给他安排坐牢像渡假,“住宾馆”,享受其他坐牢之人所没有的待遇,这样有起到两种作用,一让任爱军坐牢知道,外面那一帮兄弟还会帮他的。二让他明白,只要保护伞不倒,他出狱之后一样有好日子过。可以说,对任爱军坐牢如“住宾馆”方式的行为,只要同坐一条船,方能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人像任爱军这样的黑老大之所以坐牢如同“住宾馆”,那是监督失控,事实上监督只是其一,而最要紧的是长期以来,一些地方官员为治民,需要任爱军这样的黑老大来“管理”,以恶治民,让民有所怕,但却丧失民心,殊不知,在一开始便成为千古罪人了。从某个角度来看,任爱军之恶是纵容出来,他是被一些官员推在前面的替罪羊,而那些背后保护伞,如果不是事情闹大,都会全身而退,因为他们都深知,像任爱军这种涉黑人员无法无法,迟早是要遭秧的。
一个社会有为恶之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有为恶之人,却不去整治,任其为恶;那样才是真正的可怕,从孙小果到任爱军,都说明了这一点,这个社会有他们的存在,是社会之痛;但这个社会有他们之后得不到整治,在整治他们的时候,还抱着东郭先生的“善良”来对待这样一条条恶狼,那么最后也只能成为现代版司法和黑老大之间的“东郭与狼”的故事了。
黑老大坐牢像“住宾馆”是谁给的特权?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