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文:休闲伊人 每逢与好友一起闲聊,其中一位N多年前身患乳癌,切除一侧乳房,每每提到她患病之事,提及她与婆婆同一屋檐下生活的往昔,她便会说:“咱家那位孝心,无论嘛事不管有理没理都不许我吭声,都不许我与婆婆理论分辨。要不咋就能整出一身病来呢?
每每听到好友这番感慨,我都会在心里暗自思量,俺以后可得对媳妇宽容大度些,嘛事宁可自己多受点委屈吃点亏,也别跟年轻人一般见识斤斤计较,毕竟俺都活了这么大岁数,比年轻人多吃了好几十年的盐巴,嘛事多担待些凡是别忒较真,只要睁一眼闭一眼也就过去了,所以但凡遇到嘛事俺与媳妇意见不统一,俺都会以一句你看着咋办合适随你意,俺无所谓,自然嘛事即便有再大的波澜与纷争也会一笑而过。
他人仿佛一面镜子,暂且无论好友的病与婆媳同一屋檐下是否有必然连系。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生活压力过大,心情抑郁对健康而言肯定是弊大于利,俺天性使然是个多愁善感的人,是个忧患意识极强之人,所以俺时常会想,倘若媳妇不好我儿定会糟心,只有他们好我才会好,我才会开心、快乐、幸福。由此及彼,所以俺吃点小亏受点小委屈又算得了嘛呢?只要他们安好便是晴天。再则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不是说难得糊涂吗?
其实早在慧妞还很幼小时,俺就曾有过类似警醒,那年因琐事与媳妇发生一次激烈纷争,媳妇一气之下抱着女儿“离家出走”了,随后俺委派儿子追踪寻觅,自然当日傍晚俩口子抱孩而归。然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缘故吧!夜里俺做了一个梦,梦见媳妇好似精神恍惚抱着女儿远远离去,而我伸展着双手拼命呼喊着孙女,然无论我怎样呼喊也不见她们母女回头……

梦中醒来已是泪湿枕巾,辗转反侧的我在想,媳妇性格比较偏于内向,是个不忒喜善言谈之人(而今非也),而我天性使然凡是爱较真,且又心直口快,倘若因了我的刀子嘴咄咄逼人,万一导致媳妇患了产后抑郁症之类的那该如何是好?那俺岂不是做了八辈子的孽,岂不是害了儿与媳及宝贝孙女?因而至此后俺凡是话到唇边三思而行留几分,但凡得尧人处且尧人。
而今常与好友小聚闲聊,好友的话好似警世恒言,常引我沉思凝想,越发心明眼亮,时常警示我:同一屋檐下,原本生存压力就足以令我们彼此身心疲惫,何必还要相互较劲为难呢?既然有缘聚在一起,何不鱼帮水水帮鱼?布袋和尚:“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原来退步是向前。”用在婆媳相处之道上也该是很受用的吧!
俺曾无比感慨的对媳妇这样说过:“与其我们羡慕别人拥有的,还不如珍惜享受当下垂手可得的,你尽享婆媳互助的轻松与愉悦,无需操心柴米油盐酱醋茶琐事,无论你回家有多晚,不必担心俩女儿没饭吃无人照看,只要有我们俩老健在你们就背靠大树好乘凉。于我而言虽说儿子未能事业有成,我们没能跟儿沾光享受金钱富贵豪车豪宅,但我却尽享儿孙绕膝余音绕梁天伦之乐,尽享亲情温馨和谐的美满,又有谁能说这不是一种千金难买的幸福与快乐呢?”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