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价格飞涨正在蚕食“地摊经济”,应将雁过拔毛者逐出马路

2020-06-02 09:55阅读:
地摊价格飞涨正在蚕食“地摊经济”,应将雁过拔毛者逐出马路郑州市民反映南三环某处小篷车摊位每月管理费3000元。(图片摘自网络)
最早听说地摊涨价不是在新闻里,而是在现实里。
珠三角摆摊者“用户琪琪家纺”说,疫情后地摊租金涨了2倍,还要交一个月押金约3000块。
按照“用户琪琪家纺”的描述,他是一个典型的摆地摊者,背后有一群同行,在集市或菜市场租的地摊,过年的时候就不租了,往年都是过了年回来再续租,这样过年一个月的地租就省了。
但今年因疫情原因两个月没开档,等他们回来后,那些地租的老板把租金涨了2倍。他说有摆地摊的朋友在佛山差不多的市场,疫期全部免租,而且过了年租金还降了。对比之下,一个涨租2倍,一个降租,差距好大!
地摊价格飞涨正在蚕食“地摊经济”,应将雁过拔毛者逐出马路
珠三角“用户琪琪家纺”的地摊租金疫情后涨了2倍。
看得出来,受疫情影响,疫后地摊需求大涨,带来地摊租金上涨,但不同城市对地摊管理方法不同,地摊租金价格涨跌各异,显示出对“地摊经济”的不同态度。
而今,看到人口大省河南的省会郑州出现天价地摊,隐隐感觉,突然松绑的地摊蛋糕正在被分食。
郑州“第一大夜市”健康路被指“坐地起价”!该区域综合管理人员称,一开始健康路招商的时候一个摊位每月20元摊位费,如今摊位费一个月800元。但经过实地咨询,实际情况是现在的摊位费一个月2000元—3000元不等。
除了健康路以外,还有郑州市民反映南三环的某处摊位租赁,区域类似于一个商业广场,环境干净整洁,摊位也是由一个个小篷车排列组成。市民咨询得知,一个摊位每月管理费3000元,一开始要押一付三交1.2万多元。
郑州健康路地摊租金从20元到两三千元,这样的超百倍涨幅令人瞠目结舌,严格说来是占地为王,正在蚕食“地摊经济”,比拼的是相关利益方获取马路商业资源的能力,很容易形成利益输送。
记得10年前,笔者走访美国城市和台湾夜市,看到马路市场遍地开花,即使是华盛顿、纽约闹市区,许多路口也整齐摆放着许多车载式摊位。
带领我们参观的有关人士介绍,国外和台湾等地地摊、夜市,都有准入门槛和信用管理机制。如美国马路摊档重点向伤残复退军人倾斜,台湾夜市失信经营者将失去资格。即地摊应该是政府主导的面向弱势群体等的就业渠道,而不是合法占地为王的利益瓜分!
显然,借着“地摊经济”松绑,郑州等地地摊价格飞涨,背后有一只利益之手,提前取得经营权、租赁权,然后倒手牟利,背离了放开“地摊经济”的初衷,证明个别地方“地摊经济”管理还很原始,可能把“地摊经济”的经念歪了!
有鉴于此,在松绑“地摊经济”的大背景下,各地要有配套落地政策,真正把地摊经营权配置给有需要的人,为弱势群体打通一条创业型就业通道,不给雁过拔毛者可趁之机。
2020-06-02
地摊价格飞涨正在蚕食“地摊经济”,应将雁过拔毛者逐出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