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历史的法国大选

2017-05-16 21:05阅读:
本文刊于联合早报名家专评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民调没有再现美国“希特对决”的尴尬,法国大选的“马勒争锋”以马克龙的胜利画上了圆满句号。
对西方建制派言,这的确是有惊无险的结局。虽然选前民调,马克龙以63%的民调超越马丽娜-勒庞,但前有特朗普逆转希拉里的先例,从法国到整个欧洲乃至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担心马克龙会被“女版特朗普”再次逆转。全世界更担忧从法兰西飞来的“黑天鹅”,会带来比英国脱欧公投更大的市场寒蝉效应,引发欧洲政治和经济的连锁反应,阻击全球孱弱的经济复苏前景。
法国选举有惊无险。马克龙也改变了法兰西的历史,作为史上最年强和最帅的总统(39岁),成为爱丽舍宫的新主人,显然要比马丽娜-勒庞更鼓舞人心。毕竟,马克龙虽然标榜自己不左不右,但他属于“体制中人”,他主张自由、支持全球化,代表开放、前进、革新的法国,堪称西方国家建制派的代表。在特朗普和勒庞合流的情势下,选前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前总统奥巴马都选择坚定地站在马克龙一边。这也凸显,马克龙胜选,不仅是法兰西、欧盟建制派的胜利,也是美国和西方世界的胜利。
前有荷兰阻击右翼政党,后有法兰西挡住民粹主义逆流,德国大选中默克尔的压力显然减轻了。因而,马克龙改变的“历史”,最重要的是在关键时刻遏住了右翼民粹主义的泛滥延烧,挫败了英国脱欧公投以及特朗普当选鼓励的欧盟脱欧主义(脱离欧盟和欧元)。
马克龙也颠覆了法兰西政治的“历史”。分析家们注意到,创建“前进党”马克龙并不能算法国政坛的主流派,他标榜的非左非右,其实也是反传统的。因为纵横法国政坛的两大力量--传统左派和传统右派,才是法国的政治主流。在第一轮选举中,传统右派候选人菲永因为老婆“空饷门”丑闻而声望大跌没有进入第二轮。从第一轮选举的态势看,法国大选已经改变了历史,传统左派和右派势力示威,极右的勒庞、极左的梅朗雄和自诩中间派的马克龙逆军突起,突显法国政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法兰西第五共和国需要变革,法国民众也呼唤新变局。
法国左翼社会党与右翼共和党等传统政党50年来首次“集体缺席”,只能呼吁民众支持马克龙。在法国建制派的选择中,挺欧派成了政治正确的唯一选择,不能不说是法兰西的政治尴尬。

但是不左不右的马克龙就一定是法国民众的“菜”?选前也出现了选情,对于受到恐怖主义和失业煎熬双重困扰的法国青年而言,他们对于勒庞和马克龙能否改变法国面临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困境都充满不确定性。因而,很多年轻人在接受采访时强调不会去投票。果如斯,政策主张不如勒庞明晰--而且勒庞拥有更多“铁票”拥趸,两个人的“战争”结果就难以预料了。
当然,结果是马克龙胜了。这也意味着, 马丽娜-勒庞还是抵挡不住来自传统左、中、右三股力量的合力夹击。由此,马丽娜-勒庞不仅未实现自己改变法兰西的历史(首位女总统),也让自己孵化的“黑天鹅”胎死壳中了。更讽刺的是,她重写15年前老勒庞冲顶法国大选的神话,也重蹈了其父憾败的覆辙。显然,法兰西只是把极右翼当做思变的棋子,并未把马丽娜-勒庞视为正确的领导人。
作为西方世界的民主共和先驱,法兰西和法国人似乎比美利坚有着更高的民主素养。法兰西大选最起码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也不会像英国那般莽撞不负责任,作为欧盟中坚和欧洲价值观的捍卫者,法兰西当之无愧。
马克龙胜了,内政外交面临不少挑战。就内政而言,极左梅朗雄和极右勒庞之所以兴风作浪,是因为法国社会经济出现了大问题。经济乏力、就业低迷、恐怖主义盛行,使得法国人对传统政治经济政策产生了不满和怀疑。德国的《汉堡晚报》甚至称法国为“欧洲病夫”--虽然极端但也说明法国社会已经染上沉疴。马克龙能够改变法国吗?5年的时间似乎太仓促了些--尤其是作为政坛“菜鸟”,马克龙要熟悉法国政情、弥合左右分歧、处理好和欧盟其他国家的关系,的确有些艰难。
但马克龙支持自由开放的价值观,强调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责任,这使法国和欧盟能够走在正常的轨道上。其全球化立场,也有助于巩固和中国等大国的经贸关系。不过,如何面对特朗普的挑战,却是马克龙不得不思考的现实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