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虹身已逝, 骚扰犹存!(关于亚青寺阿秋喇嘛的鲜为人知的事)

2016-11-04 11:41阅读:


欢迎你来到我的博客, 在我的博客中, 你读到的内容可能会让你觉得震惊, 尤其是对于藏传佛教的弟子们, 也可能会颠覆你的原有的信心, 我很抱歉 !

不幸的是我写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实发生了的, 如果它不是真实的发生在我身上, 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

现在将我这五年的经历公之于众, 为的是请大家,尤其是女众弟子,引以为戒! 不要再重蹈覆辙!

我曾经是一个对'上师'有万分信心的藏传佛教的弟子, 5年的惨痛经历及共80万元的给'上师'供养, 让我可以说, 我曾经的付出, 是大多数弟子所做不到的, 但是,一年前我决定离开!


2005年的10月份,我到石家庄,见了亚青来汉地传法的益西加措“上师”,成为了一个藏传佛教的弟子。

2006年的春节期间, 我到石家庄共修的时候,益西加措用他的意念让我知道了他的意思,当时尼克堪布也知道这事, (他有他心通),我被吓坏了,马上逃回北京,他追到北京,在我家里,第一次强暴了我,后来,我被他的种种的哄骗和承诺所诱惑,毕竟我太向往成佛,为了可以解脱,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我的身体。

当时我的想法是: 我愿意以我的一切(包括身体) 做为供养,来得到尽快的解脱,但是,我后来才知道,我是多么的愚蠢!

直到2009年,日子都是这样。我不知道其实恶梦才刚刚开始。2009年的春节,阿松活佛带这小活佛到北京协和医院看病,我在益西加措的家里无意碰到了。之后,益西加措让我一定参加去天津的放生,(我本来是不打算去的),放生回来的时候,我被安排在阿松活佛的车里,他说头痛,让我给他按摩,我当时并未在意。然而,第二天的早上,在我的家里,我被阿松活佛强暴,当时益西加措就在旁边。我被阿松活佛从他那儿要去了,之后的几天,我是以泪洗面,做出了种种的反抗,都无济于事。他们故伎重演重演,益西加措对我说:你现在不用修法,就可以成佛。

再一次,我屈服了。

2009年的8月初,我第一次去了亚青寺,去见了阿秋喇嘛。我住在益西加措在亚青的家里,见了喇嘛的第二天早上的4点多,我醒了,阿松活佛对我说,喇嘛来了。这时候,我的脑子里有一个声音:“我是喇嘛阿秋“。我突然意识到又会有什么样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果然不出所料,一种异样的感觉持续不断的传遍全身,我成了”亚青寺最大的空行母“,这是后来喇嘛的原话:”你是亚青寺最大的空行母“。

之后我回到了北京,不久,益西加措在电话中告诉我,年底会传你“托噶”(这是大圆满法中最高的法,在亚青寺,只有证悟空性的人才有资格修的) 我问,我还没有证悟空性,怎么能接“托噶”呢?然后我意识到,我梦寐以求的事情马上就要来临了,我马上就要开悟了。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然而,我又一次错了,直到现在,我连托嘎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阿秋喇嘛圆寂后,我请他的XX身离开我,(大家不要奇怪,他的圆寂, 只是肉身灭了,其实,他想干什么,依然如故。所以当有人告诉我,在亚青,有人因为他的死而哭的死去活来的时候, 我觉得真是很可笑,也很可怜),我不断的请求他不要在骚扰我了,我已经受够了,我根本不想当什么空行母, 我要自由!但是这成了一种奢望, 他好象吃定我的, 不管如何的愤怒,争辩,甚至大骂,都无济于事。 只是他把他发泄性欲的时间由我入睡前, 改成了等我入睡后。

多少次我从梦中被惊醒,知道我又一次的被他强暴, 一次又一次的以泪洗面。

(大家不要奇怪,对于有神通的人来说,墙壁,距离,都挡不住他,根本就不是问题,比他修行稍差的, 譬如他的那些大弟子,心子们,有的甚至根本观不到他, 更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结束这种恶梦般的生活。

如果你们不相信,这可以理解,有机会,可以当面问问阿松活佛,仁增旺修小活佛,普扎活佛,益西加措,他们都很清楚。 我也很好奇,当别人当面问他们的时候,他们的脸色会变吗? 会怎样答复呢?

知道这件事的还有一些人,譬如五明佛学院的XX活佛,噶托寺的XX活佛,以及亚青的一些活佛,我现在不一一列出了,等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会更详细的把一些细节写出来。



只是希望,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在其他女性的身上!珍重你们自己吧!后悔莫及的时候也许已经太晚了!
来源:lansta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