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2019-10-09 10:39阅读:
【他才是低调而超级牛逼的医生,他的观点让很多疑神疑鬼的人如释重负。他曾亲自给给李咏、傅彪诊治!他说:健康是1,其他的一切都是0;拥有健康,才会拥有未来;他还说了以下字字真言】
“最初的癌细胞就像一棵刚刚栽培的小树苗,根部还没有深入到底部,用手就可以拔除;但是当小树苗在肥沃的土囊里生根发芽长成了苍天大树,任何的干预措施都阻止不了。”
人生无常,所以要懂得防范于未然,保持心情愉悦,坚持锻炼,饮食健康,我们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纪小龙,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军解剖学组织胚胎专业委员会委员、全国抗癌协会淋巴瘤委员会委员、全国全军及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专家。每年在病理会诊中解决疑难、关键诊断1000例以上。
我是做病理研究的。
说到病理学,老百姓了解得不多。
在国外叫doctor's doctor,就是“医生的医生”。
因为我们每天干的活,都是给医院里每一个科的医生回答问题。
并不是我们有什么特殊的才能,而是我们都有一台显微镜,可以放大一千倍,可以看到病人身体里的细胞变成什么样子了,可以从本质上来认识疾病。

01
纪大夫:最好的保健就是顺其自然
我认为,最好的保健是顺其自然。
不要过分强调外因的作用,而是按照自己本身生命运动的规律,去做好每一天的事情。
小孩、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各有各的规律,各有各的自然之道。
大家都吃保健品,保健品毫无作用。男人喜欢补肾,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补肾。
男性的强壮和性能力,是由身体里的男性激素决定的,不是用什么药物、吃什么食物能够补充的。


02纪大夫:化妆品只能用作心理安慰
有的人皮肤干燥,抹一点润滑的保持水分,那是可以的。
但是想用化妆品变得年轻,今年20明年18,那你就上当了。
皮肤的黑和白,决定于皮肤里黑色素细胞产生的色素多和少。
我去美国的时候专门考察过,黑人、白人皮肤里的黑色素细胞都差不多,差在细胞产生的色素是多是少。
你以为抹了药,就能让细胞产生的色素多一点或少一点,这是做不到的。
很多化妆品抹上去之后确实有效果,但它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等于刷浆,你的黑色素细胞是永远不变的。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每个人的皮肤都有7层细胞。
如果你去做美容,磨掉3层,就像原来穿着厚衣服,看不到里面的血管,现在磨薄了,血管的红色就明显,看上去就红润了,像抛光一样。
所以你做美容以后,会又红润又光亮,显得年轻了。
不过,人的细胞替补是有次数的,假如能替补50次,你早早的就消耗掉了,等你老了,再想替补就没有了。


03 纪大夫:运动应该适量
咱们可以运动,但是不能透支。
任何运动形式都有它最佳的频度和幅度,好比说心跳,正常人1分钟跳70下,你不能让它跳120下、150下,那不是最佳的运动限度。
运动的时候,不能超过身体里细胞所能够承受的限度。许多运动员都不长寿,因为他的运动强度超过了应该承受的频度和幅度。
就像蜡烛,燃烧得特别旺,生命一定很快就结束了。
我们说,平时大家心跳是70下80下,不过成年累月都是这种状态也不是好事。
如果你每个礼拜有一次或两次,让心跳达到100甚至120(最好不要超过150),你的血液加速流动,等于给房间来了一次大清扫。
一个礼拜左右彻底清理一两次,把每个角落里的废物都通过血液循环带走,有助于你身体的代谢。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04
纪大夫: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
医生的诊断有三成是误诊。如果在门诊看病,误诊率是50%。
如果你住到医院里,年轻医生看了,其它的医生也看了,大家也查访、讨论了,该做的B超、CT、化验全做完了,误诊率是30%。
人体是个很复杂的东西。
每个医生都希望手到病除,也都希望误诊率降到最低,但是再控制也控制不住。
只要当医生,没有不误诊的。
小医生小错,大医生大错,新医生新错,老医生老错,因为大医生、老医生遇到的疑难病例多啊!这是规律。
中国的误诊和国外比起来,还低一点儿。美国的误诊率是40%左右,英国的误诊率是 50%左右。我们应该正常看待误诊。
误诊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太复杂,一时说不清,但是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原则:如果在一家医院、被一个医生诊断得了什么病,你一定要征得第二家医院的核实。
这是个最简单的减少误诊的方法。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有一些不是误诊的问题。比如说脂肪肝,它不是病。
在20年前,不管哪本书上,都不会专门有这个词儿,这全是B超惹的祸。
有了超声这个仪器,把探头往你的腹部一放:哦!你是脂肪肝!这个词就叫出来了。
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我在解剖之前,先给超声科打电话,让他们推一个超声机到解剖室,在打开腹部之前超一下,看有没有脂肪肝,然后打开来验证。
有时候他们说:没有,打开一看:这不是黄的脂肪吗?有的正相反。
所以超声诊断脂肪肝是不准确的。
身体里脂肪多,你的肝脏里脂肪一定多,问题是脂肪多了,给你带来什么疾病没有?
我们做了很多解剖,没有发现一个肝脏的硬化、肝脏的损伤,是由于脂肪肝引起的。
有人说你现在是轻度脂肪肝、过两年变重度脂肪肝,然后就变肝硬化,最后是肝癌,说这样话的人没有任何证据。
还有酒精肝,都以为喝酒对肝损害最大。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酒精叫乙醇,乙醇到了肝脏,在那里分解,像剪刀一样,把两个碳的分子剪断,最终产物是水和二氧化碳,二氧化碳呼出去,水尿出去。
如果你的肝脏里都是这样的剪刀,你害怕喝酒干什么?
关键不是对肝的损伤,肝细胞死了可以再生,关键是对神经细胞的伤害。
人体里只有神经细胞是生下来多少个,一辈子都不会再增加一个,只会减少。
喝酒每喝醉一次,都要牺牲一批神经细胞。
05纪大夫:癌细胞是杀不死的
我对癌症的兴趣,从70年代上学时候就开始了,到现在已经30多年了。
开始的时候充满了幻想、充满了激情。我认为,把所有的时间精力都用来鼓捣癌症,总能鼓捣出名堂来吧!
1978年第一届招收研究生,我就直奔着癌症去了。结果搞了半天,发现原来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每个新方法一出来,我就去鼓捣一阵,最后一个个都破灭了。
我感觉最悲惨的就是:送进来一个十几岁的中学生,已经全身转移、扩散了,他还不明白,还想回去上学。
我去查房的时候,这个小朋友就问:爷爷,我什么时候能够上学啊?
我怎么回答?我如实告诉他?面对这么幼小的一个生命,我怎么能说得出来?
我如果隐瞒,等这个孩子到了最后阶段,就会知道我是在说假话,我再去看他,他还能信任我吗?
中晚期的时候,你去治疗癌细胞,想把癌细胞杀死,这个思路是错的。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那么要用什么办法呢?
我打个比方:任何癌症,就像一个种子,你的身体就是一片土壤。这个种子冒芽不冒芽,长大不长大,完全取决于土壤,而不是取决于种子。
种子再好,土壤不适合,它决不会长出来。怎么改善这个土壤?这是现在研究的课题。


06纪大夫:我们提倡健康体检
早期的癌要治好很简单,问题是怎么发现。傅彪最后也到我那里去看病,他是肝癌。
肝癌多数都经历了乙肝、丙肝,然后是肝硬化,第三步到肝癌。
细胞变成癌要5到10年!
肝脏受到攻击,1个变2个、2个变4个,像小芽冒出来一样,然后一点一点长大。
你每过半年查一次的话,它决不会长成两三公分的癌!
只要提前治,在两三公分以前,肝癌都可以手到病除。
像姚贝娜,傅彪这样的案例,如果提前诊治,不是老说工作忙,是完全有办法挽回的。
但是他找到我的时候,已经没办法控制了。他的肝脏切下来我也看到了,太晚了,不可能再活下去。
那时别人还骂我说:人家手术以后不是好好的嘛!
你怎么说人家活不长?我可以肯定他活不长。他的癌细胞像散芝麻一样,在肝脏里铺天盖地到处都是,怎么能活得长?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
有人说换肝就可以了。
癌细胞很聪明,肝癌细胞最适合生长的环境是肝脏,肝脏里面长满了,它就跑别的地方去了。
等你换了一个好肝,四面八方的肝癌细胞都回来了!没有用的!
我们有责任早期发现肿瘤、早期治疗。
如果是晚期,我建议针对生存质量去努力,减轻痛苦,延长生命。
针对晚期癌症的治疗不需要做,因为没有用。


07 纪大夫:作为医生,我给自己只能打20分
为什么?有三分之一的病医生无能为力,有三分之一的病是病人自己好的,医学只解决三分之一的病。
而这三分之一的病,我也不可能解决那么多,我能打20分就很不错了。
做医生这么多年,我有一种感慨:医生永远是无奈的,因为他每天都面临着失败。
在日常生活中留意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四大作风,八项注意,就会把健康把握在自己手中。
一个中心是健康;
两个基点是:糊涂与潇洒;
四大作风:助人为乐,知足常乐,自得其乐,天伦之乐;
八项注意:
健康四大基石:均衡的营养,适量的运动,充足的休息,积极的心态;
保健四最好:最好的医生是自己,最好的药物是时间,最好的心态是宁静,最好的运动是步行。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下方二维吗:
真名医是哲学家,纪大夫几句话让亿万人卸下精神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