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区的县域经济如何创新发展

2019-11-28 18:01阅读:
——江濡山在富平县政府推动经济创新发展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

[导言:我国西北地区经济发展的环境很独特,比西南、东北欠发达地区的自然条件和产业基础更差:远离经济发达的大都市、人均优质耕地很少、干冷干热气候交替、没有海岸线、生产力水平十分落后,就连接壤的邻国也基本都是些想占你便宜的穷国。西北地区仅有的几个省会城市也缺乏较强的资源聚集能力。可以说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推动西北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的三个主要因素:一是地方财政垫底,二是上级财政转移支付,三是西北地区劳动力进城务工收入反哺家乡。第三个因素的贡献最直接。在这样的大环境、大背景下,中央的很多产业扶持政策、市场循环的很多优势要素,对于西北一些欠发达地区、特别是远离省会城市的贫困县市而言,大打折扣、失效很多。现在,十四五即将开局,到底如何务实谋划和有效推动西北地区的县域经济创新发展呢?日前,产业经济学家、北京产业数据技术研究院院长、中财国远财经顾问集团公司董事长江濡山先生,在陕西富平县政府在京召集召开的富平县经济创新发展座谈会上的发言,有不少干货,现摘要分享如下。]

西北地区的县域经济如何创新发展
江濡山院长现场发言

这么多年了,第一次遇到咱们富平县县长亲自带领主要部门负责人到北京看望各位老乡,共同座谈经济创新发展问题。县长带着议题来北京布置作业,探讨家乡发展,倍感亲切。今天都是自家人,我就富平县域经济发展谈几点个人意见。我说话比较直,不妥的地方请多包涵。

第一、要顺应趋势做好县域产业创新发展的顶层设计


现在提起顶层设计,都觉得是官话套话,那是国家层面的事情,一个县搞什么顶层设计。我说的当然不是空洞的概念性的顶层设计,也不是策划一个简单的思路、模仿一个套路。而是能够真正决断富平县未来经济社会发展命运、能够改善70多万富平人民经济及文化面貌、能够推动全县产业经济转入高质量发展轨道的务实高水准的务实谋划。富平县大概73万多人,在欧美算是一个大城市,当然需要做好顶层设计,要搞清楚本地的产业发展到底在哪个行业、哪些方面有较大的成长空间。这需要正视和关注两个层面的问题:


一是要深刻认识到富平县域现在的空间产业环境、产业格局特征及相对资源优势,做好精准的产业谋划。近两年来国内外市场环境及竞争格局已经发生深刻变化,行政力量推动县域经济发展的很多传统玩法、打法已经过时了,甚至失效了,而一些欠发达地区还在照猫画虎学习已经失效的套路。因此急需要优化思路、创新策略、转入新的发展路径。比如:今年以来,我到过全国十七个开发区做实地调研,二三线城市的开发区、主题产业园区,基本上半死不活,而且很难救活,不少地方政府因此背上了很大的财政包袱。东北有些一线城市,比如长春市,有的产业园区或技术开发区都已经冰凉冰凉地。深圳市的有些科创园区也出现问题。为什么呢?因为市场环境、竞争格局及发展规律已经发生深层变化,传统的产业园区的开发思路及发展模式已经失去生命力。产业园区越来越呈现出高度集约的混合业态,并与城市人口密集区、核心商业区日益紧密地融为一体,传统模样的产业园区如何转型,已经成为当下最紧迫的课题,如果欠发达地区还在生硬呆板地按照旧的思维方式建园区、搞招商,那无异于往陷阱里跳。就我们富平县而言,连三线城市都算不上,如果没有特殊优势,没有一点绝活,怎么去玩招商?建议这方面做深入研究。当然办法是有的,至少市场还有两三年较好机遇。

西北地区的县域经济如何创新发展
中共陕西富平县委副书记、县长张海乾出席会议

二是要顺应未来发展趋势,做好富平县域产业高端化发展模式及路径设计。现在全球经济运行有两大特点:产能过剩和货币超量发行。在这一背景下,资本和财富越来越向少数人及少数财团集中,很多产业的循环半径缩小,越是欠发达地区越被边缘化。因此,对于西北地区多数县市而言,越来越难以吸引产业资本进入、越来越难以学习借鉴一二线城市的经验。对于富平县这样的西北地区的农业大县而言,需要顺应这一发展趋势,做好推动产业高端化发展的深入调研和谋划,要清醒地认识到传统业态的大工业、大制造产业和一般制造业处于全面萎缩状态,产能过剩规模仍然很大,这方面的招商引资要慎重,最好不要去做,而未来的发展趋势是多元消费升级驱动的多元服务业,新一代信息技术赋能各个产业领域的转型升级,新型混合业态的聚集性商业综合体与多功能小型便利店相互依存。因此,富平县的产业高端化发展应基于县委县政府的成熟思路、基于顺应未来发展趋势,做好县域产业高端化发展模式及路径设计。


还要特别提醒一点,中央已经研究出台很多推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产业政策,要吃透这些政策,研究在本地的落地模式,再好的政策喊破嗓门都没有用,关键是要结合本地实际敢于创新、落地生根。


第二、精准确定富平县未来参与经济循环的角色及产业定位


推动西北地区县域经济发展,不要好高骛远,不要动不动想钓一条大鱼、上一个有吨位、体面的产业项目。比较现实的思路和举措是:着力做好经济的内循环和外循环。内循环是指,围绕周边一个核心城市或者城市群,定位自身在产业领域的发展角色,参与中心城市的经济循环。就富平县而言,如何主动参与关中地域城市群的经济循环,是一个重要的经济命题。也就是说,富平县有什么产品可以供给关中道的西安、咸阳、铜川、渭南几个城市;又有什么消费服务产业可以吸引这些城市的消费流到富平来。这需要做专业化的精准策划和研究,然后引导和扶持企业家发展。


所谓外循环是指,本地区有什么产业及产品,可以输出到国内外更大的市场去。比如富平县的柿饼,市场消费半径及成长空间很大,早已经进入东北亚国际市场。我们县上是不是做过专题商业谋划,是否做过精细的专业化的市场调研,对于富平柿饼的终端消费者资源是否做过跟踪调查?如果这方面工作没有做到位,柿饼产业发展就会陷入盲目。比如,我问一个问题:国内柿饼消费市场每年需求规模多大,富平柿饼的相对优势在哪里、以及可扩展空间的弹性指数有多大?把这些问题研究透彻,有利于解决好两个问题:一是如何在全国做销售布局;二是如何合理把控富平柿饼的产出规模。我建议,对于富平柿饼产业的发展,要做全产业链模式研究,把各个单元模式研究透彻。当然,富平县还有琼锅糖、奶山羊两个特色产品,但这两个特色产品的产业链有硬伤,没有形成产业闭环,也需要下功夫做专题研究。

西北地区的县域经济如何创新发展
富平县政府办、发改局、商务局、工信局、文旅局局长出席会议


第三、要配置好两个资源:内部资源和外部资源


首先要配置好富平县内部资源,不仅要把富平的干部用好,还要把富平70多万人民建设家乡的热情激活,特别要把那些在外打工多年的返乡青年用好,他们见过世面、有创业热情。如果有十几万富平年轻人积极热情地投入到家乡的建设中来,那会是怎样的效果呢?但是,他们以什么方式、什么角色参与家乡的哪些建设呢?也需要做专题研究。恐怕首先要解决观念问题。举个例子,我到陕北榆林的榆阳区做过调研,榆阳区的苗丰书记采取的一个招数很有效:想办法在返乡青年中发现和培养村支部书记,而且是下恒心坚持做好几年。现在榆阳区的新农村建设、村级产权制度改革,成为全国全省的典范。总书记一再强调美丽乡村建设、生态环境建设,我们富平能不能在美丽乡村建设、村镇化改革、农村生态环境建设方面,搞出几个有可复制生命力的活灵活现的模式来。这方面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观念、思路和策略问题。很多事情需要静下心来仔细去谋划,持之以恒才会有成果。


其次是配置好富平县以外的人财物资源。尽管这方面的想象及可操作空间很大,但是要尊重规律、讲究科学和精心谋划。比如,富平县到底如何做好十四五期间的产业布局、如何植入接地气、有生命力的产业项目、如何推动一二三产业的有机融合等等,需要做专业化的产业规划及项目策预案。有了靠谱可行的产业项目植入预案,就等于有了很多作业,我们就可以给各路神仙大咖“布置作业”。只有这样谋划和行动,才能把中央及省市的产业政策用活用好,才能把内部和外部资源配置到位,才能把70多万富平人民的事情办好。

第四、既要做好“面子”,更要做好“里子”


我说要做好“面子”,不是做面子工程,而是要维护和优化富平的对外形象。一方面,从社会发展角度要注重富平县对外的公众形象,无论是富平人外出,还是外来人到富平,富平县的城市环境面貌、干部的言谈举止对外留下什么印象,这很重要,需要做好扎实的基础工作;从商业角度讲,如何塑造富平县的区域品牌和产业品牌等等,需要做好精准的商业策划及运筹。我有时会遇到这样的尴尬状况:人家问我,你们富平县有什么特色,我说有柿饼、有琼锅糖,人家摇摇头说没吃过、不知道。虽然我的父母已经过世了,我每年还是回富平一两趟,看到富平的面貌发生一点变化都很高兴。但是和一些同等经济水准的县市相比,仍然有差距,特别是咱们富平干部与富平民众的融合度、信任度需要进一步密切。想想看,全县干部对富平的评价和宣传,与70多万富平民众对富平的评价和看法,哪个影响更大?今天这个活动是北京富平商会搭台,实际上是赵会长自己出钱出物扛大头,这几年搞得有声有色。如果县上给点经费支持,让富平商会把在北京创业和打工的富平人团结好,就会产生极大的正能量。这些就是面子问题,应该是一个系统工程。


我所说的“里子”,就是要把富平县70多万老百姓的事情办好办到位。归根到底,富平县是属于70多万富平人民的,富平县有不少精英,有很多得力的干部,大家都心系家乡发展。现在经济条件稍微好的家庭都搬到县城居住了,这是必然趋势。那么,在农村主要劳动力离开村庄后,第一产业如何创新发展?城乡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等问题,如何探讨出最佳破解模式?县城的公共服务、商业消费、城镇化建设等如何顺应趋势和规律创新发展,这些都是很具体、很现实的命题。埋头把这些事情做好做到位,就是县域政府最大的政治,这就是我说的里子。

第五、以专业化的视角精准策划运筹若干产业项目


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最大的成就之一是消灭了短缺经济,但随之而来的是全面的产能过剩。这意味着产业竞争日趋激烈,特别是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及移动互联的广泛应用,产业高端化发展的趋势日趋明显。在这一背景下,东南沿海地区的很多县域产业发展,已经是稀里哗啦,对于西北地区的县域而言,参与产业竞争的难度可想而知。所以,在我看来,西北地区省市县搞那么多开发区、产业园区肯定是在睁着眼睛做夹生饭。怎么办?需要引入专业团队做精准的产业项目策划设计,并提出接地气的实施方案。


首先,要做好县域产业发展的基础分析和评估;
其次,要根据发展资源要素及商业环境做精准的项目策划,并制定产业项目植入预案;
再次,对产业项目进行多角度的评估,明确产业投运主体;
最后,启动产业植入招商,先把好的机会给本地有责任担当、有能力的企业家,再对外实施精准邀约招商。


有一个原则要把握好,任何一个产业项目的植入,要考虑企业家实实在在的投资回报,如果投资人把账都算不下来,干脆就不要搞流于形式的招商。


最后,我再强调一点:如果一个地区的资源结构及资源配置条件、生产力水平存在硬伤,就不要盲目引入高大上的工业项目。